注册

杜绿绿新作一首:生活是永恒的手艺活儿 | 凤凰诗刊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暴风雪 


> 杜绿绿


我开始担心晚年生活。

朋友,邻居们

——哪儿来的这么多认识我的人,

我丢失多少面孔中的笑意——

生活是永恒的手艺活儿,

教导我忍耐是完美必备的工具。

可我讨厌这些规矩,闭嘴吧

亲爱的爸爸,

老头儿,

我没有死,别把我关起来。

摸摸我的手

全是冰冷的骨头。

它们有硬度,有方向

它们在皮肤里肆意生长

长出刺来,

到我的心口,喉咙,我埋在心里的你看不见的时刻。


爸爸,你背我在暴风雪里走过

许多个冬天,

我藏在你的声音里,

那儿很暖,

仿佛握在手里的火炉。我现在早丢了它。

你看我也学会了失去表情的生活。

前些天傍晚,我从无人高架上疾驰而过

像是小时候追在你身后,

老头儿你扔了一颗糖在我嘴里又抢走了。

这甜,

在我舌头上住了好些年,

没有人愿意吻我。

他们害怕掉进陷阱。


吻我吧,爸爸

要么让我走得远远的,

到哪儿去不重要,

不妨告诉你我有许多个念头

去海里,去人间之外

只求别让我一个人

生活在这颗融化的糖里。

它稀释我,

解释了我体内的苦涩源头

正来自若干个被遗忘的地方。

我忘记自个儿是你女儿,

带着你的眼睛来,

从盛夏踏入这辆汽车

在高架上疾驰进入寒冬。

你喂我吃过雪爸爸,我爱你手里凝固的雪

冷漠而没有滋味

瞧瞧舌头吧,比你种下的林子更寂寞。


我咽下去整个冬季

什么也留不下。雾气,风的呼吸

穿过我手指毫不眷念。

别埋怨我,

我正在努力打着火儿,

从空无一人的高架上下来

掉进这茫茫的雪地里像个雪人

住在永恒里丧失了勇气。

爸爸,请把你女儿从无尽的白色里

捞出去,趁我还年轻,

头发乌黑,牙齿坚固

心像我们遇见过的每一场暴风雪

热烈,无惧。

像一个完整的活人来不及失去爱

与时光。


2015.2.21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杜绿绿 诗歌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