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黄的老虎:温柔或疯狂的私咬|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 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温柔或疯狂的私咬|明天诗歌现场

2015-03-02明天诗歌现场明天诗歌现场

简介:金黄的老虎,本名黄洪光。生于1972年12月,四川省金堂县人。1994年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工程系,曾在中国民航飞行学院飞机驾驶系任教5年,现供职于东方航空公司。著有诗集两部《春服既成》《烟草史补遗》。论坛时代曾活跃在诗生活、诗江湖、或者、界限、早班火车、流放地、北回归线、天涯等诗歌网站。

【金黄的老虎推荐诗歌】 

春服既成

天气和暖

靠着杏树

我们摆放下椅子


我们慢慢拉话

花枝稀疏的影子

后来团上了身


新做的衣衫轻而薄

初次穿上有些凉

我挑的色是嫩黄


池馆里很安静

有时侯仿佛听见了什么

那时我们就不言语


姊姊独爱红衣

好些花落在她脸上


一头大兽追赶着父亲


一头大兽追赶着父亲

父亲竭力奔跑


我在高原看见

我也在大河看见

我在平原看见

我也在灌木丛看见


它追上了父亲

轻而容易地撕碎了他的全部

独独留着他的命

让他兜肠翻肚地喘息


由此而命名了我

那头金黄的悍兽,从此

开始追赶我


我逃向高原

我窜入大河

我隐居在平原

我结庐于灌木


在得到那一口喘息前

我始终无法停歇

城邦

我的城邦,它睡着,舒坦地伸张着手和脚。

我宠爱我的幼子。他是我40岁时,同森林里的女子所生的。他睡着的时候,我守在他的床边。那床是他母亲亲手所造。我常常一动不动地凝视他的面庞。尽管颇会花掉我一些时间,但于我却是最好的休息。

我和哲学家的争论,由来已久。他来自外邦,"战胜他"曾是以前牢固的想法。我品尝了一些艰难后,渐渐地,我察觉那已经不重要了。辩论成为我的日常劳动。

我的城邦,它睡着,舒坦地伸张着手和脚。

三条河流汇集在这里,它们缓和在我们围造的湖和沟渠中,最后平静地淌入大海。

我沿八座小山修筑了城堡,热衷四处征伐的民意慢慢消落了。石器时代,四围异常地黑和暗。满天繁星下,我把米酒斟满玉盅,这是一天辩论的结束。哲学家撩开白胡子,眯着眼睛喝下一口。

圆月之夜,我们常常溯流而上。幼子赤裸着身子,在月光下奔跑,身影穿梭在那些芦苇的白穗子后面。他带回白皙的石头,光滑圆润。见他久久摩挲,我和哲学家相视一笑。

我的城邦,它睡着,舒坦地伸张着手和脚。

它宛如我的幼子,我把我的知识尽授与之。城和子女,都由我而来,但我爱这城邦,甚过爱他们。我在河岸边立有石柱,用来记录每年的洪水。每有政令新出,我都从田间找来并不智慧的老者,向他阐释,修正直到他以为善。我依靠弱者,我敲打强者。

外部世界仍是黑暗重重,雾霭萦绕。内心也有无数景象。即使只是为了征兆祸福,辩别善恶,哲学也始终需要进一大步。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诗歌 诗人 金黄的老虎 明天诗歌现场 凤凰诗刊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