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黄的老虎:温柔或疯狂的私咬|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 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清康熙十一年春


晴天的样子终于在早晨现出

四下都是新明的光芒

小镜先是去阳台上站了站

看见园中樱花绚烂

地上落英缤纷

她醒悟似的想

“我得到那里走走啊。”

尔后,她轻快地下楼

继续咯噔噔地走进花园

石径上莓苔溜滑

把一个不大不小的趔趄给了她

她伸手抓住一棵半大的树

树上的宿雨哗啦啦地落下来

“全都掉进脖子里呐。”

她凉得一激灵,在唇上噙住一个笑

乖觉地转过身,翼翼地淌着步子,折了回来

她捋了捋湿漉漉的云鬓

决定到闺房里

去换一双平底的绣鞋


致HW


我应该不用担心的。亲爱的高个子

从我中年的身体内部跑出来的那个少年


一定是你率先看见

请你肯定,他不是我的替身

最初的征兆在下午:

我竟突然擅长了夸夸其谈

有时候我不禁略微困惑


你一定察觉到了:

我许多次缄默地望着你

北方的秋天沉郁而绵延

树林隐约着帝京的气息


有一阵,我们谈起槐树和花朵

我几乎想把你比喻为槐荫里的清凉

我的身体应和着下午,在慢慢开裂


在暮色之前,我还列举了悲剧多种

为这沙粒跟沙粒般的相聚

先知般地作上标记


果不其然,在T型路口,他冲了出来

在夜色里快活地喊着跑远

那一刹那,我们的手刚刚握拢

但在时间的河流里

你我很快被冲散


致尤丽娅·季莫申科


总理季莫申科

盘起金色长发出访

白色的风衣领

衬托着粉色的脸庞


格鲁吉亚的总统

萨卡什维利先生

照礼节搂住了她

他们吻了彼此的面颊

他们同乘一架直升机

到阿布哈兹山区


据说在机上

他们发生了爱情

自从克娄巴特拉死掉后

地球这个大作坊再也没有

生产出一个无与伦比的女人

能比男子有更大的力量和决心


亲爱的尤丽娅姐姐

你来自第聂伯河流域乡间

他们最早叫你天然气公主

他们以前叫你橙色公主

你的确比大多数女性更具有女人的气质


你是一个情人

你是一位母亲

你也可以称为一个女王

你也勉强算是一个战士

可是萨卡什维利

只是一个玫瑰王子


不是恺撒

连安东尼也不是

可是,我却为这个绯闻兴奋不已

我渴望在我生活的这个世纪

依然渺小低能的政治里

能多掺杂那么一点天才的暧昧关系


柳树的枝叶


大的孩子,有着名将的名字

辈分很大,但可以直唤他为黄忠

夏天,他爱在秧田里抓鳝鱼

用柳树枝串着它们

血会从它们的腮际涌出来

粘在柳叶上

腥味翻腾着另一个孩子的胃

他在岸上帮忙提着它们,一面啊啊干呕

那时侯,柳叶儿的本来的清气

他还没有捕捉到

同年春天出生的女孩子

他们喊着柳娃子,客气的时候

可以腻腻地唤做柳莺

十三岁上,他和她在雨天的屋檐下说了话

一大蓬美人蕉火红地映着,露珠在花蕊上聚积

极慢地滑进花心

隔夜,他在三十里外的学堂不得眠

趁了月色,步入小河边的柳林

捧着一丛枝叶嗅着

自那以后,他总在怀里

藏着柳树叶,在无人处隐秘地回到内心

几乎二十年后,他回到故园

黄昏的屋檐下,他遇到了她

他们一面拉着家常话,一面望进彼此的眼睛里

翌日,正午,她哆嗦着,口渴似的说着话

他抱了她,他们要了他们

她拉出他的私处,看见它颜色很重

很轻的叹息,几乎被饥渴抹掉了

她马爬着,阴埠紫黑,濡湿

她遇人不淑,已经失掉了家

很久没有男人,她出了血

他不由得眼泪扑簌,一阵悲凉

他想起了成年以来先后经历的女人

想起了当年的鳝鱼,一条条

被一只剥开青皮的柳树枝穿过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诗歌 诗人 金黄的老虎 明天诗歌现场 凤凰诗刊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