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黄的老虎:温柔或疯狂的私咬|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 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在以欢快和乐生为基调的世代


在以欢快和乐生为基调的世代

他引诱了她

她自有一番趣意盎然的推辞

等到内心的火焰彻底升腾起来

她脱掉了衣服

完全地赤裸


在剧烈玩耍的时节

在充满情欲的颤抖中

他充分获得了完成一个伟大的造型艺术作品的灵感


他,一个罗马人(不输希腊人,远胜中国人)

终于把对女性腰身的荡人心怀之美

在石膏上得到了彻底抒发

你几乎能听到它(不,她)像甜美细浪发出沙沙的声响


不必具体知道那个世代的诗人

如何赞美和形容女性美色的细节

我知道他们肯定常常有无能为力的扼腕之叹


2007.4.22


家山有石


家山有石,色白。其质松碎,故名泡砂。

家父常取之铺地窖,或者以为苗圃培土。

某年少时,曾心血来潮,取之遍洒于庭院。

其貌若大雪,令人踌躇满志。

立有间,叔至。余慨然曰,皎皎乎宫阙矣。

叔哂。少倾,彼农夫,竟言凌烟阁之类人、情、事。

明日,天雨,皎皎遂不存。

——晨起忽忆此事,先有厚喜,后有薄悲。

2007.11.25

(本文摘自关注该公众号:明天诗歌现场)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诗歌 诗人 金黄的老虎 明天诗歌现场 凤凰诗刊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