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今晚论证“蔡神仙”的不“简单” | 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整体评论】

 

谭克修 :我是在新浪微博上认识蔡根谈的,因为他那几首核潜艇、航空母舰、核导弹的诗歌。耸人听闻的标题,吸引我往下阅读。这显然是命题写作,从一个名词出发,言说逻辑靠语言符号驱动诗人想象的引擎,带着你在词语中腾云驾雾。你可能会觉得过瘾,也可能觉得无聊。轩辕轼轲也用类似的方式写过,也写过关于杀伤力武器题材的诗歌。这种无中生有的,靠词语自身的动力推进的叙述,一般只能带给我们一种看似华丽的表层结构。我把它理解为使语言凌驾于书写之上的言语中心主义。但这样的尝试是有价值的,除了体现出诗人的才华之外,也为我们的写作提供了新的尝试。

这十首诗歌里,我最喜欢的是《美丽2号》。一次世人眼里看似猥琐的嫖娼经历,被从容、张弛有度的叙述,转化为一次美妙,甚至有些令人神往的体验。从这一首诗可以看出一个诗人的能力。

 

云经立:《从1开始》是探索性作品。

周瑟瑟:经立说的对,他的探索,我觉得要正视,而不要被前面那2首短诗迷住了。

施世游:蔡根谈今晚的这些作品(花枪之名早有耳闻,似乎不该是这样水准):1小机智,2耍花招,3太常识化(即太平)。不知道是没选好,还是怎么了。总之,没读出感觉来,所选太过一般了。(仅代表个人看法,不能以越放松也不像诗好像才是所谓诗来作为真理标准,那也容易成为一种扯淡。)

张鹏远:1、简介让我失去阅读兴趣,但我还是耐心地粗略读完了;

2、诗歌文本和评论观点不一致,这让我对简单这个主题产生怀疑;

3、早期的诗,有些有文字游戏心态;

4、后来的诗放开了,不厌其烦不管不顾如入无人之境地罗嗦,这种劲头很好。

陈亚冰:花枪的诗歌一直喜欢。记得在博客选过,不过那些被我纳入少年情怀的抒情——基本是短篇的抒情。那些语言的质感和技艺娴熟,非常惊艳。

不过,大家最关注的是他的病人系列。因为他所处理的题材火爆,且处理起来也非常直接。

金黄的老虎:短的有点感觉。长的读了几遍,没读出感觉来。

三犁:看不下去呀!碎觉了,完全没感觉。

周瑟瑟:短的我们会比较适应,但长的其实里面有真东西,我是读了几遍后才找到他的丰富性的。短诗保险,但不能躺在既定的审美上,要有新写法,我们很多人都喜欢成熟的短诗,但我看他的差异性有价值。

与《在尘世》一样,这首诗(《人间已陌生》)借“人间”写出了我们的精神处境,与《在尘世》一样构成了蔡根谈对这个时代的质疑。所以我在前面评论中讲到他是一个有“批判精神”的诗人,但他不是那种非诗的介入,而是诗性的批判与怀疑,直奔向人类的终极目的。

张鹏远:里面倒是有几个规规矩矩地写了,但平庸不堪了。

李之平:他的诗歌记忆最深的是病房手记?那个长诗。关于疾病与生命的较量写的刻骨。好像那个得御鼎诗歌奖?他的诗都比较长。关于性的内容非常多。能够在一个主题做到彻底也是能事。只是我不大喜欢过于表现阴暗的,自认为比较猥琐的现实作为庞大主题来过分表述。有人说布考斯基做为有力的先例,狄兰。托马斯也有不少类似的诗,但他们写的我不感到不舒服。所以单纯为放大某种意识或主体还是有为某种目的写作,喧宾夺主之嫌。好像不接触一些丑的现实就不鞥写作一样。总之我读那些感到不愉快,这是一个读者的真实感受。若说评论自然也很抱歉了。

陈亚冰:短的很隽永,长的快感。一直觉得花枪永远是摇滚的心理年龄。读着心疼。除了病人,医院系列。

苏省:哪怕是起先的两首短诗,也是充满了实验性。实验都是有危险性的。

庞华坚:我觉得花枪以现代技巧演绎古典忧伤,可算一绝。

周瑟瑟:蔡根谈的跨度确实很大,但一个生长的诗人必须这样对自己下狠手,能从淡定与隐逸的诗歌风尚中跑出来的诗更值得欣赏。

明人:短的有点感觉。长的读了几遍,没读出感觉来。

谭克修:蔡根谈的这两首短诗倒是符合诗人自己推崇的简单原则。但简单的诗歌,更要求微言大义,如果缺少了简单之外的东西,读起来会觉得有些简陋了。

微雨含烟:前面的二首和后面的几首综合一下就好了,短的内容稍显空旷,缺少一些荡气回肠的感觉,长的又拖沓,使主题涣散。关联词用得多了些,前面的短诗虽然言简意赅,但语言略显陈旧,缺少冲击力。像《从1开始》这样的实验我觉得不做要好,缺少实际内容,有炫技的嫌疑。

陈亚冰:对了,花枪还有一个要点出来。就是近来的诗歌,带有诗经四字的短句。读着爽。

龚纯/青蛙:我也觉得前面的短诗,简陋一些,也不够新鲜与惊异感。

周瑟瑟:要呈现简单之上的丰富性更难,后面的几首他似乎在这一方向走得远。

苏省:但是大家仔细看后面有关性的几首,无一不是有重重矛盾和悖论存在的。

戈多:很平庸的。整体上。

Necro:短的不错,看到后面长诗的时候我正在吃一碗炸酱面,粗略扫了一下,感觉还是炸酱面吸引了我。

李之平:就是不大喜欢那些。短的比较中意。

周瑟瑟:不要强行批,首先要理解诗人的前因后果,包括他的变化,以至他为何选这些作品,我主张在批评上达成共识,但没有找到批评的要点时,我愿意更多的理解。

苏省:相对而言,数字那首和全家福那首我比较否决。

周瑟瑟:如果说《在尘世》与《人间已陌生》是隐藏的疼痛,这首《全家福》则直接写出了人世的痛。经历过丧失亲人的人会格处感受到此诗的痛楚。

微雨含烟:美丽2号涵盖量大,就是拖沓,不精干,像一个人穿了太多衣服,要扒掉好多层才看得到里面的肌肤,这首还是很喜欢的。

周瑟瑟:性是外在的,内在抗议与意象的建设,更吸引我理解你的精神处境的艰难。

施世游:同意整体平庸,加个限定语:同意所选这些作品整体平庸的说法。

谭克修:《全家福》属于四平八稳的作品。

小溪:这些好像只是简单地叙述一些生活里的一些故事。没有触动心灵的东西!

弥赛亚:文字实验有成效。更看重绵密的气韵。

周瑟瑟:但性容易写滑,蔡根谈有所控制,他的实验性我喜欢。《全家福》写得太老实,没有跳出来,确实不好。

Necro:全家福略闲啰嗦。武器系列,人称代词用得多,伤害了语言质感。

素青:没有太多让我获得阅读快感的句子,诗人理智得可怕。诗歌难道不是得意忘形之际或痛彻心扉之时喷薄而出的吗?反正我不能理解。譬如“全家福”,给人的印象不深。

郎启波:花枪、唐煜然、蔡根谈…署名马甲的变化和其诗歌的路子是一样的。他一直在探索适合自己的以及不适合自己的写作路子。毫不疑问,这是一个有才华的家伙,但他试图让自己的诗歌有更丰富外表和内涵的时候,未能真正进入从容境地,甚至写作的时候也是犹豫的,在试图摆脱受意识形态压迫的语境却深陷此语境之中。他未能摆脱这一语境的桎梏,在试图冲破和表达自己的时候,总陷入其中欲罢不能。这是今晚这些诗歌一个整体感受。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明天诗歌现场 诗人 诗歌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