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爱默生致惠特曼书:挽救《草叶集》的信 | 凤凰诗刊


来源: 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啊,船长,我的船长!

瓦尔特•惠特曼

啊,船长,我的船长!我们险恶的航程已经告终,

我们的船安渡过惊涛骇浪,我们寻求的奖赏已赢得手中。

港口已经不远,钟声我已听见,万千人众在欢呼呐喊,

目迎着我们的船从容返航,我们的船威严而且勇敢。

可是,心啊!心啊!心啊!

哦.殷红的血滴流泻,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哦,船长,我的船长!起来吧,请听听这钟声,

起来,——旌旗,为你招展——号角,为你长鸣。

为你.岸上挤满了人群——为你,无数花束、彩带、花环。

为你,熙攘的群众在呼唤,转动着多少殷切的脸。

这里,船长!亲爱的父亲!

你头颅下边是我的手臂!

这是甲板上的一场梦啊,

你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我们的船长不作回答,他的双唇惨白、寂静,

我的父亲不能感觉我的手臂,他已没有脉搏、没有生命,

我们的船已安全抛锚碇泊,航行已完成,已告终,

胜利的船从险恶的旅途归来,我们寻求的已赢得手中。

欢呼,哦,海岸!轰鸣,哦,洪钟!

可是,我却轻移悲伤的步履,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O Captain! My Captain!

---By Walt Whitman

O Captain! my Captain! our fearful trip is done,

The ship has weather'd every rack, the prize we sought is won,

The port is near, the bells I hear, the people all exulting,

While follow eyes the steady keel, the vessel grim and daring;

But O heart! heart! heart!

O the bleeding drops of red!

Where on the deck my Captain lies,

Fallen cold and dead.

O Captain! my Captain! rise up and hear the bells;

Rise up--for you the flag is flung--for you the bugle trills,

For you bouquets and ribbon'd wreaths--for you the shores crowding,

For you they call, the swaying mass, their eager faces turning;

Here, Captain! dear father!

This arm beneath your head;

It is some dream that on the deck

You've fallen cold and dead.

My Captain does not answer, his lips are pale and still,

My father does not feel my arm, he has no pulse nor will;

The ship is anchor'd safe and sound, its voyage closed and done;

From fearful trip the victor ship comes in with object won;

Exult, O Shores! and ring, O bells!

But I, with mournful tread,

Walk the deck my Captain lies,

Fallen cold and dead.


不管你是谁——现在握紧我的人

瓦尔特•惠特曼

不管你是谁——现在握紧我的人

少一样东西就全是白费

在你想进一步占有我之前,我要给你忠告,

我并非你想的那种人,而且相差甚远。

谁是那个将要跟随我的人呢?

谁愿意签下名字成为赢得我爱情的候选人呢?

这方法另人质疑,结果难以肯定,

更可能具有毁灭性,

你将必须放弃一切,只有我能成为你

独一无二的标准,

即使如此,你的适应期也将漫长而辛苦,

你过去全部的人生观,和对周遭生活的所有原则,

都必须抛弃,

所以马上放开我吧,免得你惹更多烦恼,

把你的手从我肩上挪开!

把我放下,然后离开我,走你自己的路。

WHOEVER YOU ARE HOLDING ME NOW IN HAND

---By Walt Whitman

Whoever you are holding me now in hand,

Without one thing all will be useless,

I give you fair warning before you attempt me further,

I am not what you supposed, but far different.

Who is he that would become my follower?

Who would sign himself a candidate for my affections?

The way is suspicious, the result uncertain,

perhaps destructive,

You would have to give up all else,I alone would expect to be your sole and exclusive standard,

Your novitiate would even then be long and exhausting,

The whole past theory of your life and all comformity to the lives around you would have to be abandon'd,

Therefore release me now before troubling yourself any further,

let go your hand from my shoulders,

Put me down and depart on your way...

【诗人简介】


瓦尔特·惠特曼(1919~1892〕美国著名的民主诗人。生于长岛一个海滨小村庄,当过邮差、排字工、乡村教师、编辑和报纸主笔。《草叶集》是他惟一的一部诗集,几度增删修订,成为美国诗歌史上最伟大的一部诗歌经典。

【爱默生与惠特曼的信】

惠特曼致爱默生(1856 年8 月)

亲爱的朋友和导师,我谨送给你这三十二首诗,因为我无法满足于只寄给你任何一般的东西来表示我对你的来信的感谢。你在寄给我上述那封来信之前所读到的《草叶集》初版是十二首诗——我印了一千本,很快就卖掉了;现在这三十二首我已经制版,将印几千册。我非常喜欢写诗。我已经为自己安排旁的工作来面对面地与人民和合众国相接触,让他们听听一种粗野的美国语言、;但是我终生的工作是做诗。我要继续下去直到做满一百首,然后是几百首——也许一千首。我的方向是明确的。再过几年,我的诗集将每年销售一万或两万册一很可能还要多。我何必操之过急或加以迁就呢?在诗或讲演中我说一句两句已经应当说的话,坚持同多数人在一起,同那无数的普通人齐步前进,给每一个男人和女人提醒一点什么。老师,我是个有完整信念的人。老师,我们从许多个世纪、等级制、英雄主义和传说中走过来,不是为了今天在这个国家停顿下来嘛。有时我想,如果要停顿的话,也是为了聚集十倍的动力而那样做的。好比自然,始终不屈不挠、不可抵抗而泰然自若地前进,美国也是如此。让一切都服从吧。它门自己的后代已经到来;刚好成熟了,明确了,在数量和能力上都够了,有了自己的语言,有了公开抓住他们所有的一切的强健手腕。他们恢复已被遗忘得太久的个性,他们的影子投射在职业中、书本中、大城市中和贸易中;他们已踏上国会大厦的台阶;他们扩大,成为一批更高大、更强壮、更坦率、更加民主的、无法无天的、绝对属于合众国本土的、长得很可爱的、更完全的、无畏的、洒脱而老练的、满脸胡须的新人。

美国通过强大的英语遗产继承过来的现成的文学作品——全部丰富的传说、诗歌、历史、哲学、戏剧、经典、翻译,已经并且还继续在为另一种显然很重要的文学作好准备,那种文学将是我们自己的,有强大感染力的,新鲜的,朝气蓬勃的,将显示那充分成长起来了的男性和女性的身体——将提出事物的现代意义,将长得美丽、耐久,与美国相称,与一切家庭感情相称,与曾经一同作为男孩和女孩以及曾经与我们的父母在一起的那些父母的无可比拟的同感相称。

美国,即使是无可奈何也罢,又还能出现什么别的情况呢?那支巨大的英语潮流,那么可爱,那么不容争辩的,已给这里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益处,它本身也还会被人们满怀赞赏和感激地谈起的。可是美国为此而付出的代价已经更刚强一些;可是我往往觉得日暮或下午较晚时的声音更加不小了。到处需要报偿;一个国家从来也不会无偿地向别的国家提供必需品。

国家和一切时代,整个文学部有共同的显著特点,正如我们各个时代的人都有共同的人类特性一样。美国将保持粗旷而开阔。目前应当做的是从祖先摆脱开来,走向男人和女人——同样也走向联邦性质的美国;因为美国各个州的联盟对于它们的生命的重要性并不亚于身体各个部分的结合对于这些部分本身的重要。一个深思的人了解人民比他们了解自己更容易一些。

整体的国土,整体的诗人!美国诗人和文学家正从旧的传统中自由地走出来,就像我们的政治已经走出来那样,他们不承认背后有任何东西比今天他们的东西更优越——只乐于承认合众国的男人们和女人们的茁壮的活生生的体态、性的神圣、女性与男性完全相适应的情况、整个合众国、自由与平等、真实的物品、各种职业、机械、曼哈顿的年青小伙子们、习惯、本能、行话、威斯康辛、佐治亚、高贵的南部心脏、热血、完全当家作主的精神、煽动叛乱的精神、西部人、土生土长的观念、用以观物的眼睛、各种成品的完美标本、自由的狂暴劲头、加利福尼亚、金钱、电报、自由贸易、铁和铁矿、毫不犹豫地承认那些美妙的不可抵抗的黑人诗歌、滨海各州的轮船、以及其他不可抵抗的美妙诗歌、后面拖着一列列车厢走遍内地各州的火车头。

附:爱默生致惠特曼书

亲爱的先生:

对于才华横溢的《草叶集》,我不是看不见它的价值的。我认为它是美国至今所能贡献的最了不起的聪明才智的菁华。我在读它的时候,感到十分愉快,伟大的力量总是使我们感到愉快的。我一向认为,我们似乎处于贫脊枯竭的状态,好象过多的雕凿,或者过多的迂缓气质正把我们西方的智慧变得迟钝而平庸,《草叶集》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为您的自由和勇敢的思想而高兴。我为它感到非常高兴。我发现美妙无比的事物,正象应该表现的那样,表现得无比美妙。我还发现那种大胆的处理,它使我们感到十分高兴,恐怕只有深刻的理解力,才能够启发它。

在一个伟大事业开头的时候,为了这样良好的开端,我恭贺您。这个开端将来一定会有广阔的前景。我揉揉眼睛,想看看这道阳光是不是幻觉;但是这本书给我的实感又是明确无疑的。它的最大优点就是加强和鼓舞人们的信心。

直到昨天晚上,我在一家报纸上看见本书的广告时,我才相信真有此书,而且能在邮局里买到。我很想会见使我受到教益的人,并想定下一个任务,去访问纽约,向您致敬。

R.W. 爱默生1885年7月21日于马萨诸塞州康科特市

注:爱默生(1803―1882),美国哲学家、诗人、散文家。1855年,美国诗人惠特曼的诗集《草叶集》初出版时,并未受人留神。《纽约论坛报》刊出爱默生写给惠特曼的来信后,《草叶集》销路大增,并广受念叨。

[责任编辑:朱妮]

标签:惠特曼 草叶集 爱默生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