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瑟瑟:不驯不羁方为大气|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总 策 划:谭克修

统   筹:刘一木

时   间:2015年3月30日

讨论诗人:周瑟瑟

主 持 人:孙慧峰

周瑟瑟的诗歌赏析 


《私有制》


私有制的早晨,

我拥抱朝霞,拥抱朝霞粗壮的腰身。

私有制的中午,

我制止了打鸣的公鸡,制止了它惹事生非。

私有制的夜晚,

我拒绝睡眠,拒绝睁眼说瞎话的梦境。


私有制穿着可爱的花衣,

我爱上了穿花衣。

私有制梳小辫,

我爱上了坐在梳妆台上高谈阔论,

手执一把钢牙交错的锯子。


私有制占据了我家厨房,

我围着一条围裙扮演莎士比亚。

私有制跑到我家阳台上,

我赶紧拨打110,喂喂喂有人要跳楼。


私有制制造了一场虚惊,

我额头上的冷汗是它的证据。

私有制夹起了它的花尾巴,

我脚下踩着的尾巴却是一条毒蛇。


私有制正是我精心喂养的毒蛇,

它钻到我的被子里,口里吐出美妙的蛇信子。

私有制美得如此光滑,

好像除了它,这个世界只剩下一根草绳。


私有制的睡袍,

穿在私有制的肉身上,

私有制的激情,

只发生在私有制的裤裆。


私有制的水管里冒出白花花的水柱,

私有制的庭院栽满了私有制的树苗,

其中小部分对我点头哈腰。


私有制的沐浴,

私有制的指责,

私有制的月亮照亮肮脏的小道,

而大道上的裸体却无人照料。


私有制的快言快语,

它指责你居心不良,

它笑话你脖子上的黑痣像一个强盗,

而实际上你一直围着一条好看的围巾。


私有制的谎言,

衬托了你深藏不露的舌头。

而私有制的赞美,

暴露了我内心的哈哈大笑。


一切都是私有制,

一切都是光滑的淫欲,

此刻私有制盖着一床厚被子,

把它尖尖的三角头枕在我的大腿上。


《贫困县》


贫困县在深山中,

我在北京,

彼此有话要说。


贫困县的公鸡

与北京城的公鸡,

彼此有话要说。


我有公鸡的耳朵,

听得见你朝霞似的心跳。

我有公鸡的睡眠,

梦见你的偏头痛,

梦见贫困县的小孩半夜起床

用清凉的井水洗头。


我有公鸡似的幻觉,

我看见千里之外的贫困县

铁匠举起锤子,

砸在脑溢血患者的头上。


我清醒了,

但我理解的贫困

与脑溢血患者的贫困

是相反的贫困。


小流氓的贫困

与深山里的贫困

是离题万里的贫困。


深山里公鸡的打鸣

与北京的太阳升

是两个大同小异的情景。


小混混与小女孩

是两个不同的人群。

一个停止了成长,

另一个在疯狂成长。

我欣赏贫困县的风景,

但我不欣赏贫困县的道路,

泥泞中推自行车的小伙子

迎面碰见我滑了一跤,

但他视不见,

他自行车后睁眼睡觉的公鸡,

与唤醒我的公鸡

是两只同样的公鸡。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朱妮]

标签:明天诗歌现场 周瑟瑟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