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Nature杂志科幻小说选集》:写小说是不是搞科学?


来源:晶报

人参与 评论


《Nature杂志科幻小说选集》[英]亨利·吉 编

穆蕴秋、江晓原 译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5年2月版

英国《自然》杂志(Nature)创刊于1869年,在当今学术界,它被视为“世界顶级科学杂志”,在众多的学术期刊中绝对算得上是“高大上”,世界上许多重要的科学发现首次面世,都是以研究成果的形式发表在它上面。然而,即便在学术领域很多人并不清楚,它创刊不久,就开始刊登一些科幻作品并一直延续至今。2005年,欧洲科幻学会还将“最佳科幻出版刊物(Best Science Fiction Publisher)”奖项颁给了《自然》杂志。

“世界顶级科学杂志”《自然》,为何也会刊载与学术不太沾边的科幻作品?渊源何在?内容涉及哪些方面?作者群体有何特点?这本《Nature 杂志科幻小说选集》,为这些问题提供了部分答案。

这本小说集英文原著的编者,正是《自然》“未来”专栏的现任主持人亨利·吉(Henry Gee)先生。小说原版是100篇,译本收录了其中的66篇。译者穆蕴秋博士和江晓原教授,近年来在“对科幻作品的科学史研究”方面颇有建树。他们从内容方面对66篇对作品进行了重新归类,分为:未来世界·反乌托邦、机器人·人工智能、脑科学、克隆技术、永生·吸血鬼、植物保护主义、环境·核电污染、地外文明、时空旅行·多重宇宙、未来世界·科技展望共计十大类。译者还在卷首做了长篇导读,审视了《自然》杂志与科幻的百年渊源。

从《自然》“未来”专栏的名称不难理解,未来世界无疑是科幻作品所探讨的重中之重。中译本收录的66篇小说中,关于未来世界内容中有31篇,几乎是一半的篇幅。按译者归类,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反乌托邦,基本方式是通过表现黑暗、荒诞的未来世界,探讨科学技术被过度滥用的可能后果;二是科技展望,包括对科技发展的未来展望及人类进化、世界不确定性等问题的哲学思考。如《2054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一文的副标题为“基因变体盛会”,通过各种变体人物形象的塑造,揭示基因技术被滥用的可能后果。而《快乐旅行》一文的副标题是“解决交通拥堵的办法”,通过揭示城市的道路拓宽、导航系统、CTC系统(中央交通控制电脑)都无法最终解决城市的交通拥堵问题,最终的解决方案只能是,禁止汽车驶入城市,重新骑上自行车往返。尽管作者对解决城市的交通问题可能显得太过悲观,但具有嘲讽意味的是,他提出一些方案在当今中国的一些大城市正在上演,汽车限行、车牌限购已经成为新常态。

在机器人·人工智能、脑科学、克隆技术、永生·吸血鬼、植物保护主义、环境·核电污染等类别中,小说的主题既有对科学技术发展对社会影响的荒诞想象思考,也有对植物具有情感问题的大胆演绎,和新技术下对环境保护问题的隐忧。如《超级赛事》一文中,对机器人通过模拟明星运动员的技术水准来运行程序,不仅可以再现那些早先的明星像球王贝利这样的人物,也可以造出女版的大卫·贝克汉姆和迈克尔·乔丹。而当这种机器人体育运动的博彩出现时,人类体育竞赛就要终结。《爸爸的小失误》的作者是阿什利·佩莱格里诺,她发表作品时还是一位11岁的小女孩,作品通过描述与做科学家爸爸的对话,探讨了西方争论已久的“植物是否具有情感?”问题。《切尔诺贝利的玫瑰》、《乔治岛独立共和国》这两篇小说的主题,都是核电污染问题,揭示了现实中人们对核污染问题的隐忧。

地外文明、时空旅行都是科幻作品探讨的传统主题,小说集中自然也会有所体现。如《火山冰下的秘密》一文,其主题就是对火星存在智慧生命的想象,作者还大胆推测:“人类并不像过去认为的那样是宇宙中的唯一,我们身处的世界其实遍布其他生命形态和意识形式”。《被拒绝的感情》这篇小说,采用了虚拟评论的形式,表面上是对一部有关地外文明作品的评论,实际上这部作品并不存在,只不过作者借题发挥,阐释了他本人对地外文明探索中存在的若干难题的哲学思考。《隐身人》一文,则想象多维间穿越旅行乐趣:“想想亿万个宇宙中存在着多少个世界!无论数目多么庞大,使用我的盒子,你可以大约十分钟内从一个宇宙尽头走到下一个宇宙尽头。”

从历史的视角审视,《自然》杂志与科幻结缘绝不是偶然因素导致,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它与生俱来的传统。 1869年天文学家诺曼洛克耶(N.Lockyer)成为《自然》杂志的首任主编,他在这一职位上呆了50年之久。除了专职进行太阳物理学前沿问题研究,他还对科学史有着浓厚的兴趣,在《自然》发表了很多与科学史相关的文章。《自然》杂志最早的科幻源头就可以追溯到洛克耶在1878年为凡尔纳英文版科幻小说集撰写的书评。洛克耶认为凡尔纳科幻小说最具价值的地方,在于能够准确地向青少年提供科学知识。《自然》杂志的第二任主编格里高利(R.Gregory)同样对科幻保持浓厚的兴趣,他和英国著名的科幻作家威尔斯(H.G. Wells)是伦敦科学师范学院的同学,一直保持着友谊。格里高利不仅在《自然》杂志上为威尔斯的四部科幻小说撰写过书评,还发表过大量对科学技术反思的文章。

小说集英文原著的编者亨利·吉在开篇《怀念未来》的序言中指出:“未来”专栏开设,一方面得益于《自然》杂志自成立之初一直延续下来的宽松愉快的氛围,也得益于它愿意进行一些新的尝试。1999年11月4日,“未来”专栏正式与读者见面后,效果很好,许多科学界人士也成了这个专栏的铁杆粉丝。为了获得好的作品,主持人决定对所有怀有兴趣的人士敞开大门。作者可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专职科幻作家,既有像克拉克(A.C.Clarke)这样的科幻界元老,也有像文奇(V.Vinge)这样的中青代科幻作家;第二类是写作科幻的科学人士,如生物学家科恩(J.Cohen)和数学家斯图尔特(I.Stewart);第三类是业余科幻作家,如前面提到的那位11岁的小女孩。而“未来”专栏成功开设,在作者看来应该归结为源于《自然》的精神:勇敢探索前人未至的领域。凭心而论,小说集中的作品并非篇篇精彩,但从探讨的主题和创作的目的来分析,绝对不能说是平庸。对科学技术发展的反思、对未来世界的想象和推测,以一种娱乐的形式通过《自然》杂志这个影响巨大的学术媒介传递给公众,从《自然》的办刊宗旨来说,也是非常自然的事:原来写小说也是搞科学!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科幻小说 《自然》杂志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