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严歌苓《护士万红》休克20年 更名《床畔》近期面世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著名作家严歌苓一贯花“笨功夫”写作,曾以香港人对作家的称呼称自己为“写稿佬”。她的最新作品《床畔》(原名《护士万红》)即将面市,而这部作品从起笔到付梓竟花了20年时间。

严歌苓称:“我拖着这部小说的手稿从美国到非洲,从非洲到亚洲,又从亚洲到欧洲。在台北居住的三年中,我再次开始写作《护士万红》,写得也很艰涩,最后还是放弃了。2009年,我们全家搬到德国柏林,我一直想把这部作品重写……直到去年,我才把这部小说的所有手稿再次翻出来,各种稿纸堆了一桌子,我推翻了之前全部的构思,重新写作了目前这部《床畔》。”

故事从1976年的西南小城讲起。19岁的万红,护校刚毕业就来到川贵深山间的一个野战医院。她的使命是护理铁道兵张谷雨连长这位“活烈士”。十几年如一日的守候,“捞政治资本、入党提干”的误解,吴医生的追求,甚至是“英雄”概念的颠覆,都没有让她动摇过离开床畔的念头。如小说中所写:医院的白铁床是艘船,“床畔的一切都在流动,流动的一切都在变化……只有两个人没变,一个是床上的张谷雨,一个是床畔的万红。万红是唯一连接床和床畔的艄公,来回摆渡在谷米哥和她以及其他所有人之间……”小说也因此更名为《床畔》。

小说的缘起是20世纪80年代初,严歌苓调任到北京铁道兵总部的创作组,成为兵部最年轻的一名专业创作员,一名“老铁”。然而这部小说并非当年采集来的故事,而是脱下军装后一直想表达的一种军人精神——英雄主义。这是一部象征主义的小说,年轻女护士坚信英雄活着,象征她坚信英雄价值观的不死。小说起笔于1994年,严歌苓的父亲去美国探亲时建议她以两个人的主观视角来写:一是女护士的视角,一是被传统医学判决为植物人的张连长的视角,两个视角都是第一人称。她写了厚厚一沓稿纸,却发现故事像个童话,缺少力量。后来再次书写时,偶然与导演张艺谋聊天时谈起这个故事,张艺谋与严歌苓的观点一致:“不应该把植物人作为其中叙事视角之一,关键不在于他是不是真的正常地活着;关键在于万红以信念去证实他活着。”

于是,这部休克了20多年的小说得以重塑,故事里的时间跨度达30年,主人公万红从特护病房床畔的少女变成了老教堂遗址留下的“最后一个嬷嬷”,使这部小说散发着诗意和神性的光芒,也有了圣女贞德一般的喻象。

著名文学出版策划人谢不周第一时间读到这部小说,为书中重扬的理想主义和奇特的故事所震撼,把它作为自己组建的知书文化传媒第一本大书出版。

著名出版人安波舜称:《床畔》超越了《追风筝的人》的道德高度,万红对英雄张连长的守护不是出于救赎,而是出于是生命的尊重和信念,与英雄无关。这是严歌苓的第一部,也是中国第一部“拯救生命、决不放弃”的道德理想主义小说,为中国文学奠定了新的高度。

【新书信息】

书名:床畔

作者:严歌苓

定价:39.00元

开本:1/32

装帧:平装

ISBN:978-7-5354-7941-9

内容简介:

《床畔》是一部可与电影《归来》原著《陆犯焉识》媲美的反思力作。

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女护士与一位“活烈士”的第四类情感:亲情之上,友情之外,爱情左右。

图书尚未出版,且男一号是植物人,小说仍被多家影视公司争夺影视版权。

1976年成昆铁路建设中一位连长为救战士负伤,成为植物人。护士万红以优异成绩被选为英雄的专职护士,一当几十年。

在教堂改成的医院里,领导和医护都把护理英雄当作光荣,后来又当作医院存在下去的资本,其实心里早就宣判了他的死刑。万红一见张谷雨就发现他们之间有着别人不能理解的神奇的默契和交流,她一直观察研究张谷雨的病情,坚信他有康复的可能。万红漂亮,有很多的追求者,军区一把刀吴医生,痴心等她十年,和她一起寻找张谷雨不只像植物一样存在的证据,然而他此生只能在心中珍藏万红的身影;大校记者追求她,帮着她到处呼吁改善张谷雨的处境,把新闻报到了全国,万红“普通天使”的称号享誉全国,而万红依然一直守护在张谷雨身边……时代变幻,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只有护士万红的信念与坚守成为绝唱。

作者简介:

严歌苓,著名旅美女作家、好莱坞专业编剧。代表作有:长篇小说《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一个女人的史诗》《扶桑》《人寰》《雌性的草地》《老师好美》等。短篇小说《天浴》《少女小渔》《女房东》等。中篇小说《金陵十三钗》《白蛇》《谁家有女初长成》等。作品被翻译成英、法、荷、西、日等多国文字。 多部作品被拍成电影或电视剧。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严歌苓 当代文学 小说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