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耶路撒冷:三千年的未竟冲突


来源:作者博客

人参与 评论


耶路撒冷是一座复杂的城市,它既是当今世界最受欢迎的三大宗教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基本教义派的圣地,又是不同文明冲突的战略角斗场,是无神论与有神论交锋对峙的前线,是世俗瞩目的焦点,是惑人阴谋与网络神话的发生地,更是24小时新闻时代里全世界摄像机聚焦的耀眼舞台。宗教、政治和媒体兴趣相互滋养,使今天的耶路撒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频繁地暴露在世人的目光之下。这样的一座城,它的历史该如何描述,它的诞生、毁灭、疯狂、冷静,又将以一种怎样的形式展示?或许,这一切,都可以在西蒙•蒙蒂菲奥里的《耶路撒冷三千年》找到答案。

神圣与世俗的纠合

耶路撒冷既是上帝许诺给犹太人的家园,也同样是欧洲、非洲与亚洲的交界,在夹缝中的犹太人与耶路撒冷就成为了欧亚非帝国征战的战场。耶路撒冷这颗明珠,也成为了帝国显示荣耀的象征。 

犹太人也曾经拥有过令人自豪的历史,在摩西带领犹太人离开埃及后,他带领着族人建立起了自己的国家。经过数代人的努力,耶路撒冷也成为烜赫一时的城邦。特别是在所罗门王时期,他花了7年时间建造圣殿,花了13年时间建造自己的宫殿,后者要更大一些。所罗门王通过扩充旧城墙来加固摩利亚山,此后,“锡安”这个名字既用来形容原来的城堡,也用来形容新的圣殿山。

但随后,犹太人所建立的王国,就被巴比伦沦陷,犹太人也被劫掠,直到波斯人挺进巴比伦,犹太人才获得了解救。居鲁士不仅将犹地亚的流亡者送回家,保障他们的权利和律法一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这样做的统治者——还把耶路撒冷还给他们并提出重建圣殿。居鲁士委派末代国王的儿子设巴萨统治耶路撒冷,并把圣殿的器皿交还给他。

然后,日益强大的马其顿又将波斯取而代之,亚历山大大帝建立了马其顿帝国。他将希腊文化带到了世界各地,包括耶路撒冷。在此之后,罗马帝国取代了马其顿的地位,再次成为了耶路撒冷的主人,正是奥古斯都将犹太人王国的领土扩展为包括今以色列、约旦、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大片土地。在此之后,耶路撒冷还将经历来自东方帝国的洗礼,包括倭马亚王朝、阿拔斯王朝、法蒂玛王朝、萨拉丁王朝以及蒙古铁骑。最后,这片土地落入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掌握之中。  

事实上,耶路撒冷不仅仅是犹太人的家园,更是耶稣受难之地,因此这里成为了犹太教与基督教爱恨交织的地方。在此之后,它又成为了伊斯兰世界的胜地,在18世纪后,欧洲人对于耶路撒冷日渐的狂热,让这座城市染上了狂热的宗教氛围。

在这本书里,我们将见证耶路撒冷相继被不同宗教所掌控: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在君士坦丁大帝将基督教定立为国家之后,基督教就与罗马帝国的荣耀结合在了一起。不过,当罗马帝国衰落后,东方的伊斯兰世界也必将取而代之。 

在随后的岁月里,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争斗,都围绕着耶路撒冷这座城市展开,大多数时候是由伊斯兰的帝国控制着这座城市,但是欧洲人也组织过十字军东征短暂地占领过这座基督之城。屠杀与信仰成为了家常便饭,这座城市的居民也注定不得安宁。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17世纪,欧洲现代国家的兴起,作为新世界的主人,他们毕将重新塑造世界,以及曾经的帝国明珠——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这座城市,既保留了作为帝国荣耀,又是宗教信仰之城,这种复杂的关系,让这座城市承担着超出他所成能够承受的一切。如果说,征服者只是将其作为战利品的话,那么作为天国之城的耶路撒冷,就是宗教信仰者们仰慕的天城,要用血与火来捍卫的城市。

历史延续的冲突

历史的混乱和冲突还在延续。“耶路撒冷”在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中,均是“和平之城”之意,可是和平却总是远避于它。时至今日,巴以冲突还未能平息。历史上,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矛盾由来已久,加上11世纪初期到13世纪末,西欧国家先后在罗马天主教教皇的授意下,以收复失地为口号,发动了8次十字军东征,企图摧毁伊斯兰教在耶路撒冷的统治,可均告失败,造成了穆斯林和基督教之间的矛盾深化。

到19世纪初,英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巴勒斯坦成为英国的托管地,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托管地的首府。锡安主义即犹太人复兴主义首先被英国所利用,它宣称将帮助犹太人建立自己的国家,回到耶路撒冷。但由于英军无法控制巴勒斯坦局势,最终宣布从巴勒斯坦撤走,并将这一问题提交联合国,联合国决议通过在巴基斯坦分别建立犹太人国家和阿拉伯国家,将耶路撒冷国际托管,使它成为像梵蒂冈那样的神权国家。可是这一切又失败了,因为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矛盾似乎是生而存在。多次谈判总是以失败告终,犹太复国组织发动战争,抢占了所谓的中立地带,于1948年建立自己的以色列国,进一步加剧了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矛盾。

不断的战火使得这座上帝之城伤痕累累,破败不堪。如今,这里的街道狭窄、肮脏凌乱,百姓生活极度困窘。与此相反,这里的官员们肆意勒索朝圣者,为了求得更多收入,苛政对待平民,残暴行径令人发指;妓院遍布;宗教斗争此起披伏,互相残杀,永不停歇。所有这一切都与神圣无关,甚至辱没其名。“软弱的容易受欺负、富有的容易受嫉妒。”这就是真实的耶路撒冷。即使是高贵的欧洲国家的达官贵人行至于此,也很快被这种社会风气所影响,极速融入这种生活。

一部最广泛的历史

历史通常被描述成一系列的激烈变化与暴力更迭,但作者在这本书中想展示的是:耶路撒冷是一座具有连续性和共存性的城市,是一座有着混血人群和混合性建筑的兼容并包的大都市,这里的人们不符合各大宗教传说和后来的民族主义叙述的狭隘分类。

在耶路撒冷不仅有相对的两方,还有许多相互连结、相互重叠的文化和不同层次的忠诚——它是一个由阿拉伯正统派、阿拉伯穆斯林、塞法尔迪犹太人、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哈雷迪犹太人、世俗犹太人、亚美尼亚东正教徒、格鲁吉亚人、塞尔维亚人、俄国人、科普特人、新教徒、埃塞俄比亚人、拉丁人等等组成的多姿多彩、千变万化的万花筒。某个个体经常忠诚于不同的身份,耶路撒冷每个土层的沙石都能找到对应人群。

在这本书中,作者按时间顺序,通过男男女女——士兵和先知、诗人和国王、农民和乐师——还有塑造耶路撒冷的那些家族的生活来讲述这个故事。虽然这样的书写方式,在大部分读者看来会显得很琐碎,甚至没有系统性。但在我看来,这是把这座城市写活并展示其复杂的、意想不到的真相怎样成为这段历史之结果的最好方法。只有按时间顺序展开叙述,才能抵制住透过现在所痴迷的事物来重塑过去的诱惑。因为每种变化都是对先前变化的反应,因此按时间顺序记事是搞清这种发展演变的最好方法,也最能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是耶路撒冷?——并展示人们为什么会如此行事。

为了达到给每一个普通读者书写最广泛意义上的耶路撒冷历史,作者西蒙•蒙蒂菲奥里广泛阅读了古代与现代的一手文献,同专家、教授、考古学家、家族人物和政治家进行了私人探讨并无数次拜访耶路撒冷、圣迹和考古发掘现场的基础上进行综合创作的结果。但他并非想让此书成为有关耶路撒冷方方面面的百科全书,更不是每座建筑物中的每处壁龛、每个柱顶和每座拱门的旅游指南。   

该书的主干部分结束于1967年,因为“六日战争”基本上确定了今天的形势,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该书的《后记》部分大致概括了迄今为止的政治发展,以对三大圣地典型清晨的详尽描述收尾。耶路撒冷三千年,在区区600多页的书本中实在难以道尽,何况这座城市的形势始终在不断变化,我们只好且行且看且珍惜。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媛]

标签:耶路撒冷 冲突 文化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