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独居时代的崛起:属于一个人的房间


来源:经济学人

人参与 评论


“就算它是在停车库上方,你也需要一座属于自己的公寓。”海伦•格莉•布朗在其1962年的畅销书《单身女孩》宣扬道。对于这位《大都市》杂志的主编来说,独居生活的好处无穷无尽。独居可以拥有培养自我,心灵供给,熬夜工作,纵情性爱的空间。她认为,年轻女性应该不急于结婚,好好享受她们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这样才能为强力的婚姻培养好基础,同时以防下一次落单能够重返从前的生活方式。

布朗的建议曾轰动一时,现在看来也不失理智。很显然,男女双方都将建议铭记于心,迟迟结婚,快速离婚,独自生活的人数比过往多了许多。美国有逾半数的成年人单身,大概有七分之一的人独居。据市场分析公司欧睿信息咨询公司数据统计,全球独居人数已由1996年的153百万攀升至2006年的202百万人——十年间增加了33%。而这始料未及的上涨所引起的更广泛社会效应却鲜有人知道,纽约大学社会学家艾瑞克• 克兰纳伯格写道。他的新书“走向独居”一书向我们全面诠释了有关独居生活的诱惑和冒险。

有人将独居人数的上涨视为公民社会衰退的象征,克兰伯格对此并不赞同。他在书中写道,现在婚姻并不再是通往成熟的唯一途径,独居的渴望是非常理智的。青年人将独居视为成熟的仪式,安定之前的自我成长。文化上对独居的接受让妇女得以从不良婚姻,压抑家庭解放出来,确保她们能有足够空间重返公民生活,而且随着人们寿命延长,年老者多无伴,许多人希望尽可能保持独立。几乎每位独居者更享受现在的生活,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加入独居的队伍当中。

独居生活并不意味着形单影只。(“没有人愿意独自打保龄球。”克兰伯格戏语道。)克兰伯格在书中罗列种种例子,表明独居的人比群居的同龄人更加活跃于社交。“通信革命”让更多人体验到由居家舒适感带来的社交愉悦,享受到和众多单身族一起在酒吧、咖啡馆和餐馆同欢这一种兴盛的公共文化。如今,城市官员热切希望职业单身族能够在当地定居。众所周知,职业单身族不仅勤于工作也乐于享受,这样就可以大大促进当地的文化和经济。

对于年轻人和富有的人来说,独居是很容易的,而对于长者,体弱多病或者穷人来说相对较难。克兰伯格正是在写作一本关于1995年芝加哥致命热浪的书而关注到独居现象的。当年,有成百的人在房子里孤独地死去,邻里朋友并不相知。独居的热潮很容易演变会社会孤立,特别是对于男人。因为男人并不如女人那样会创造和维持社会连接。其他令人担忧的原因还包括孤独感,歧视(在工作场所,免税代码等等)和工作狂。作为快速增长的群体,曾经的单身青年逐渐老去,开始埋怨很少有其他体面的,支付得起的变老方式傍他们逝去。

克林伯格想必非常渴望到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生活。 这些国家拥有慷慨的社会福利,而公共的城市设计允许许多人可以一起享受独居生活。他积极呼吁“政治上进行勇敢的首创改良”——诸如提供老百姓支付得起的房屋和辅助生活设备。“我们将需要这些。”他补充说道“因为将来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将过上独居的生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俐娇]

标签:独居 单身 一个人 《单身社会》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