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全国诗歌微信群大展·赤子诗社微信群 | 凤凰诗刊


来源:诗刊社

人参与 评论

 

赤子诗社微信群

孟子曾说过,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大人是对人的最高定义标准,大人区别于小人,大人当大学之人;大人为大德之人;写诗的大人亦或可称为大诗人,当纯洁无瑕,比于赤子。中华民族是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但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他的先进并不仅止于经济军事,更重要的是文化,文化人总是最先觉醒的人,文化人总是给我们灯盏的人,文化人总是站在背后墨守清贫却呕心沥血构建理想蓝图的人.而中国乃至世界,文化最高峰站立的永远是诗人。

在本次微信群联展中,有赤子诗人奖获得者,有赤子精神的发起、拥趸与践行者。我们推出或鼓励那些具有真性情、悲悯心、大情怀的诗人。在这个物质飞速发展,精神徘徊在乌托邦与商业街头之间的时代,我们充满了拥有精神远方的神圣感。

——赤子诗人奖发起人宁延达

参展诗人

王家新·韩文戈·晴朗李寒·李浩·施施然·陈德胜·孟醒石·梁文昆·幽燕·天岚

王家新的诗

野长城

在这里,石头获得它的份量

语言获得它的沉默

甚至连无辜的死亡也获得它的尊严了

而我们这些活人,在荒草间

在一道投来的夕光中,却显得

像几个游魂……

2012,10

在纽约

——给一个人

纽约让我有点伤感。

纽约让我知道了我终归是个异乡人。

来到纽约,我知道了我还有许多诗未写,

还有更远的路要走。

(或许正因为如此,我喜欢纽约。)

在纽约我爱在大街上漫游。

在纽约我知道了我迷失得还不够。

在纽约我爱在星巴克坐下,

来一杯咖啡,为了它的热气,

也为了自己替自己付账。

在纽约,什么也不会发生。

在纽约,有那么多美女擦肩而过。

在纽约,只有一次,也只是那么一瞬

当你裹着黑色长风衣匆匆赶来

我差点愣在那里——那是你吗?如果

(多少年前?或多少年后?)

你就是那个在我的远轮减速、靠岸

在码头上为我出现的人……

2013,11,纽约

十月之诗

当另一些诗人在另一个世界

歌咏着十月的青铜之诗,

我走进我们街头唯一的小公园;

没有遛鸟的人,没有打太极的人,没有任何人,

只有梣树在雾霾天里艰难呼吸;

玫瑰垂头丧气,让我想起蒙羞的新娘,

飘落在草地上的银杏树叶子,

则像一些死去的、不再挣扎的蝴蝶。

没有一丝风。石头也在出汗。

一丛低矮的野毛桃树缩成一团,

似乎只有它还在做梦。

这一切看上去都在某种秩序里——

以它反复的绝望的修剪声,

代替了所有清脆的鸟鸣。

2014,10,24,北京

王家新,1957年生于湖北丹江口,高中毕业后下放劳动,文革结束后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从事过教师、编辑等职,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多种诗集及译诗集。

韩文戈的诗

发光

我们发光,是因为万物把我们照亮

比如生下一百天,陌生的养父母就收留了我

给我内心储备了足够的能量

自此,一生,我都会在贵人群中与时光为伴

一些人老了,一些事远离了我

另一些人、事又来到我面前

他们发光,我们发光,万物在身边歌唱

遥远的星星呵护着我,像死去多年的亲人

它们垂下了天鹅绒的翅膀

牛粪上的花

我走在荒凉的山野

看到一棵孤零零的苹果树

正在四月的微风里开花

那些年,当它还是株幼苗

我就遇到过它

和我差不多一般大

在无人光顾的山谷

我也曾无意看到过一根甜瓜秧

它顺着敞开的山地,密集的草丛

递送枝蔓与触须

那棵苹果树、那棵甜瓜秧

都是从牛马的排泄物里长出的植物

牛马粪便里的种子

经由咀嚼,反刍,轮回,重新发芽

它们与深潭里的莲籽一样

从黑暗重新来到阳光下

我想起,我还曾在久远的黄昏

看到过一个人

他出生在马槽和预言里

他的另一些名字都与拯救有关

半夜醒来


半夜醒来,忽然闻到:

江边的丹桂花香,山坡上柠檬树丛的香气。

仿佛看到一个孩子,走下江堤,去舀水。

高过天堂的夜,低过苦难的夜,

只有一个孩子走下青石江堤,去舀月光,去舀水。

韩文戈,男,1964年生,现居石家庄。1982年发表第一首诗,1990年出版诗集《吉祥的村庄》(花山文艺出版社),2014年4月出版诗集《渐渐远去的夏天》(九州出版社)。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朱妮]

标签:诗歌微信群 赤子诗社 诗刊社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