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人奶》短篇 |《文学青年》阿丁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15期:阿丁专号


《人奶》(摘自短篇小说集《寻欢者不知所终》)

文/阿丁

推介:《寻欢者不知所终》一书被分为三辑:有关记忆,有关逃离,有关存在。这种设置中包含着确定的内在逻辑,它们共同暗示着阿丁文字世界中的核心命题:往日的记忆是痛苦的,它所带给我们的创伤迫使人们选择了逃离;可是逃亡中的人又注定陷入无法逃脱的存在困境。这种形而上的困境是超个体、超时间性的,它弥漫于所有的时间与世界之中,是一种关涉存在本质的、苦痛又荒诞的情绪。这种情绪最终占据了我们的全部生活。

第一辑“有关记忆”中的几篇小说主人公都是孩子或者少年,在这些基本处于原生状态的生命和简单、无辜的故事之中,阿丁向我们展示了这个世界的原初图景或者说本质秘密——残酷和痛苦。《人奶》中,受困于性萌动的陈国庆为了使用人奶治疗眼睛(也就意味着能再次看到邻家阿姨的乳房),竟带着弟弟去看电焊的火光,最终导致弟弟失明,自己也因此被父亲打成了瘸子。——李壮《疼痛而荒诞的情绪世界》


那个暑假陈国庆赢了满满两大袋子玻璃球,黄的绿的红的白的橙的蓝的,还有透明的,里面有三瓣蓝色火苗似的芯儿、一种酷似猫眼的玻璃球。

陈国庆玩这个游戏简直是天才,他把别人的球撞出老远,自己的球却只是像个打完一套拳的武林高手那样,优雅地在原地转上几转,再然后他就把球精准地送进小洞里--

就这样,根据规则,别人的球就归他所有了。

七岁的陈国庆光着膀子,泥鳅般光滑的后背在阳光下亮如小兽的皮毛,下身是洗得发白的、勉强还可以看得出是蓝色的涤卡短裤。他把两只手抄在裤衩的侧兜里,叮叮当当地在大院里走。那是他兜里的玻璃球碰撞发出的声音。

陈国庆走过一排国槐,有几个男孩在树荫下挖土。经过他们身边时,陈国庆藏在裤兜里的手挑动着玻璃球,这清脆的撞击声就像食物的香气一样向男孩们飘去。

那是几个四五岁左右的孩子,陈国庆裤兜里传出的声音对他们来说是种强烈的诱惑。几个小脑袋歪着扭着仰着晃动着,寻找着声音的来源。陈国庆满意地笑了,他弯下腰,左手从裤兜里抽出来,拳头像花一样绽开,又像花一样合拢。

那短短的一瞬,男孩们肮脏的小脸上有光芒闪过,一个胆大的孩子试图去掰陈国庆的手,另一个孩子嘴巴的速度更快,他叫着国庆哥哥国庆哥哥,弥补了手的速度的不足。随后,其它几个男孩就围住陈国庆,小鸭子似的,哥哥哥哥地叫了起来。

陈国庆把玻璃球一颗一颗放进那些沾满泥土的小掌心,男孩们每人都拥有了一件宝物,他们丢下自己的小铁锨和土坑,腼腆地,却又干脆地拒绝了陈国庆的参与请求,找了一块平整的土地玩起新的游戏。

第一个叫他国庆哥哥的男孩看见陈国庆还站在原地,就跑过来说,国庆哥哥,你玩弹球太厉害了,我们不敢跟你玩,你去找我哥他们吧。

你哥?陈国庆说,操,你哥早就不跟我玩了,我早把他赢球光了。

穿过食堂前的一片空地,陈国庆踢着一块圆滚滚的石头向前走。他把石头一脚踢远,加快了脚步,他的光脊梁受不了这无遮无挡的阳光。

陈国庆跑向食堂的天蓝色大门,门关着,他推了推,门闪开一条缝隙,凉丝丝的空气钻出来,夹杂着馒头和菜汤的味道。食堂大厅里空无一人,现在是午休时间。陈国庆掏出一粒玻璃球,从门缝里扔了进去,球在水泥地板上弹起落下,发出夸张的回响。陈国庆索性从裤兜里抓了一把球,扔进去,球们跳跃着,空旷的饭厅里响如爆豆,陈国庆把脸嵌在那道凉爽的门缝里,看着他的球欢快地蹦跳,然后掉下来,漫无目的地滚到某一个角落,就此静止。

裤兜里一个球都没了。陈国庆学着父亲的样子,拍了拍手,重新把手插进裤兜。空无一物的裤兜让他楞了一下,也就是一下,随即他就晃着小膀子离开了食堂。

于是这个夏天他告别了弹球的游戏,走向了另一个此时尚未知晓的游戏。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阿丁 文学青年 短篇小说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