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单身社会》:独居令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离婚后,除了朋友唯与孤独相伴

那些离婚后搬出去自己独居的女性的生活中,朋友发挥着特殊的作用。在这个城市独居者越来越多的时代里,找一个和自己境况相似的人分享心情,也变得比以往容易。尽管离婚人士总是生活在对离群索居的恐慌中,但根据美国最大的社会行为研究GSS(综合社会调查)的研究,超过35岁的单身女性(包括离婚的以及从未曾结婚的)比起她们同龄的人们,更常从事以下活动:每周至少一次拜访一位好友,每周至少一次“不见面”地与好友联系(如打电话或发邮件),晚上与邻居们在一起度过,参加非正式的集体活动,参加特定的社会群体等。在我的采访中,离婚妇女将朋友们形容为“像家人一样”,而非仅仅是同伴,朋友是她们最可靠的社会和情感支持。

五十年前,单身女性与家庭和周围的社区格格不入,在别人眼中,她们是怪异而不正常的,即便不轻视她们,人们也常常对她们投以怜悯的目光。但今天,独居的中年女性,以及她们之中以后依然可能多年维持单身的人数如此之高,人们都将之视为理所当然。譬如,海伦就表示,当她第一次独居时,她觉得能生活在格林威治村是一种幸运,这里到处都是像她一样的女性。在过去四十多年里,海伦亲眼目睹了独居生活开始进入主流文化,她认为,“现在,独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容易,因为有许多人陪伴在你身边。”而且,这些陪伴者也很容易被找到,在互联网上,独居人士(其中包括数量惊人的中年离婚人士)正使用社交网络来认识新朋友,找到新的人生伴侣,或者与有相同兴趣的人们一起活动。当代都市充满了单身和独居人士,他们重塑社会,创造属于自己的环境,而在这些亚文化环境中,正如海伦所形容的那样,独居者“不再感到被边缘化,甚至不再感到孤单”。

孤独感是另外一个问题。无论离婚与分居的女性花了多少时间与朋友和邻居交际,他们仍然很难摆脱孤独感,至少是孤独带来的阵痛,而在某些情况下,这种孤独感带来的痛苦也会持续很久。相比那些有伴的女性,35岁以上独自生活的女性在调查中说,她们每周两次或者四次感到孤独的比例,都要高出一倍。(但我们需要谨记,这并不代表独居就导致了孤独感,有这么一种可能,那些容易感到孤独的人往往更倾向于独自居住,因为他们不善于维持亲密的关系。)海伦说:“有很多人,总是觉得很孤独,而我也是其中之一。这就像是一种疾病,每天早上我醒来,面前有成千上万的事情要做,可孤独依然像一个沉重的立方体在我心中,一个黑暗的存在。”海伦学会了如何应对这种孤独感,她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接受心理治疗,她学会了思索和写下自己的感受,而不是用以往常用的那些方式来消磨时间——混乱的男女关系、酗酒、沉迷于电视。海伦承认,花那么多时间在自己身上,是种奢侈,但她认为这很有必要,因为解决她自己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在海伦的眼中,大多数人不可避免地都会感到孤单,孤独感是人类存在的既定条件之一,她不赞成所谓独居导致孤独这样的观点。与我们调查研究中的许多其他离婚女性一样,海伦用来抵御社会失败感的方法之一,就是拒绝承认婚姻或者另一段新恋情能减轻孤独感。海伦解释说:“当想到在房间里独处时,人们都感到难以置信的恐惧感,但这种绝望会引致灾难,因为与一个不合适的人在一起生活,是这世上最令人孤独的事情。”而玛德琳则有一种许多离婚人士都赞同的理论:“当婚姻或者恋情不顺利时,你陷入孤寂。因为你不能去找你身边最亲近的人寻求帮助,因为在你的心里,他(她)就是问题的源头。于是,在这种两性关系中,你成了一座孤立的小岛,这是件令人感到非常孤单的事情。”

我们调查中采访的离婚女性都不否认,从过往的经历来看,婚姻确实有益于养育孩子、创建社区并建立强大的社会纽带。但她们也往往坚持,这些婚姻的益处是建立在女性付出代价的基础上的,而今时今日在她们的生活中,没有婚姻也很好。此外,她们也排斥将婚姻和“往日的好时光”形容为浪漫,当一对夫妻或伴侣甜蜜的关系良好时,女性失去了就业和实现自我的机会。我们可以从社会学的角度来探讨此事,但对每一个个体而言,真正需要被解答的问题是——什么样的生活令你更快乐?独居生活并非快乐无忧,但对于那些经历过失败的婚姻的人们而言,独居带来的是痛苦更少。

在离婚或分居后受到孤独困扰的并不仅仅是女性。事实上,女性对于建立和维持人际关系网络的偏好,令她们更容易在离群索居时受到孤独的影响。社会普查的结果显示,35岁以上的男性(包括离异和无婚史的单身男性),比有伴侣的男性更常进行人际交往,如每周至少一次拜访友人、晚上与邻居一起聚会、参加某个社会群体的概率更高。但所有这些活动,单身女性的参加比例都要高于单身男性,而男性唯一和女性旗鼓相当的一项,是他们感到孤独的比例。单身男性中,报告说每周至少一次感到孤单的概率是非单身男性的两倍,而每周三次或者四次感受到孤独的比例则约为三倍。

然而,独居单身人士的生活却绝非惨不忍睹。57岁的路易是一名律师兼业余乐手,他住在西伯克利区,自十五年前他的第二段婚姻失败之后,就一直独自居住,而他一直津津乐道于独居给他带来的自主权。他解释说:“当你结婚时你没有自由,你要为他人着想,不能只考虑自己,如今我可以整天坐在这里看电视,也不会有人因此唠唠叨叨,当我想要时我就可以练习我的小号,我有自己的空间,觉得怡然自得,所以一切都是我想要的样子。”路易忙碌于工作和他的爵士乐演出,在两者的间隙,他也很享受偶尔的平静时刻,他说:“我的生活够忙碌了,独自一人待着也没什么不好,我不需要每周都去参加派对。以前,我一个人时几乎不想出门,但现在,我会自己一个人去看电影,去餐馆吃中国菜,我不需要做什么计划,只是想去就去了。”

但偶尔,这种自由也会充满压迫感,路易承认:“有时,我会感到孤独。”当许多与他同龄的离婚妇女满怀热忱地计划着与同事和朋友的午餐与夜间社交活动时,路易采取了一种稍显被动的做法。他说:“我并没有花心思去安排丰富的社交活动,我很顺势而为。”但最近,他开始担心这种生活方式对他而言并不太合适,他日日夜夜地忙碌于工作、音乐、上下班和电视节目之间,但缺乏亲密的伴侣——“性,但也包括共享一个空间下的简单日常接触”——正困扰着他。“也许这只是我做事的方式,”路易坦承,“可事实上,我单身了这么久也许是我一生之中最大的失败。”尽管与许多他同时代的男士一样,路易却认为他缺乏女性的那种社交能力,他难以维系与亲友的关系,并很难结识新朋友或是找到约会的对象。当他情绪低落或觉得孤独时,他就把更多的时间花费在工作和音乐上,他说:“尽管我不想这样,但事情就是如此。”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独居 单身 社区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