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单身社会》:独居令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瑞典:独居先驱社会,社会隔离不是问题

以瑞典为例,那里47%左右的家庭人口是独居者(而在美国这个数字只有28%),或者更典型的例子是斯德哥尔摩,那里独居人口的比例达到了惊人的60%。和美国一样,个人主义和自力更生的精神在瑞典有着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但当我前往瑞典,去研究为何如今这么多瑞典人选择独居生活时,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并不是瑞典的社会隔离或孤立问题,反而是作为一个国家,瑞典对于集体主义的坚持不懈。

几十年来,现代社会的学者,尤其是家庭学者纷纷来到瑞典,研究那些也可能在自己身旁出现的社会发展趋势。20世纪80年代,美国社会学家大卫·波普诺就指出,在“远离核心家庭形式上”瑞典已经“领先于世界”。波普诺特别指出,瑞典的结婚率下降而非婚同居率上涨,同时,家庭形式正在解体,无论离婚还是非婚同居的分居情况都比以往更为常见。他同时也呼吁人们关注另一令人讶异的社会变革:1960年至1980年间,在年轻人的带领下,独居人口增加了一倍多。他质疑,当人类普遍的社会群体经验无法再为生活提供保障时,人们将何去何从。波普诺忧虑独居的崛起可能会改变社会关系的质量与特性,进而导致更多的孤独和社会异常,但同时他也承认,这似乎并不太可能:“这并不代表瑞典人的成年生活中没有亲密的关系,或者说他们都是厌世的,有证据表明,成年瑞典人对于在生活中和他人形成亲密的两人关系并不排斥,与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的人一样,甚至更为活跃一些。瑞典人也并不缺乏亲密的社交关系,即便这种社交接触,多发生在他们的家庭环境之外。”

瑞典社会生活的最繁茂之地便是斯德哥尔摩,斯得哥尔摩不仅是一个繁华都市,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独居人口城市。在2010年一个阴雨潮湿的秋日里,我抵达了这座城市,但糟糕的天气缺丝毫没有削弱斯得哥尔摩的魅力——街道、水路(毕竟,这座城市还被称之为欧洲北部的威尼斯)、公园、餐馆和咖啡馆都热闹非凡。除了拥挤的人群,这座城市的魅力也彰显于功能强大的住宅楼宇,包括二战前的复合建筑,如今已经改建成为适合大批单身人士共同居住的住宅,还有那些战后建立的高层建筑,即便看起来不那么有吸引力,也依然营造出更为充足、体面的适合单身居住的空间。

这些建筑并不是由追逐利益的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它们的设计初衷是为了满足特定人群的需求,尤其是那些独居人士的需求。例如,在20世纪30年代,一群现代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女权主义者就一起构思设计了一种集体住宅,专门为单身女性(年轻的以及年老的)提供私人空间的新式住宅建筑,同时也为她们提供各种服务,诸如烹饪、清扫和照顾孩子等。由建筑师斯文•马克路易斯设计的“集体楼”,在社会公益领袖、1982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阿尔瓦•米达尔的支持下,在1935年向单身女性和单身母亲敞开了大门。该建筑位于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昆舍尔门区,里面有一间餐厅(餐厅还配备了小型升降机系统,能将饭菜送到每一个单元)、一个公用厨房、一间洗衣房(配备了将脏衣物送往楼下付费洗衣房的传送带),以及一个托儿所。“集体楼”获得了超越想象的巨大成功,在这栋57间单位住宅里的房间(包括18间一居室、35间两居室、和4个“豪华套房”),一直供不应求。幸好,同一地区还有几栋类似的建筑楼为单身母亲以及其他不同年龄的单身男女提供服务。尽管“集体楼”里的有些服务项目已经取消了,但马克路易斯和米达尔创立的餐厅和面包房依然广受欢迎,在我支付了有关费用之后,工作人员很高兴地向我展示了依然运行良好的电梯送餐服务。

1965至1974年间,瑞典开始发展更为积极进取的“一百万”住房项目。在社会民主党的领导下,政府投入兴建了大约100万套全新的住宅楼,并拆除了大约35万栋旧楼,新建的住宅中包括高层的公寓大楼,其中许多密集地分布在城市近郊地区,以及其他一些分散于城市各处的不太显眼的小型建筑物。社会民主党发起该项计划,源自于过去20年间离开农村和小镇生活的大量城市移民现象,而瑞典的城市缺乏足够的住房来容纳这些移民。社会规划者们认为,此类大规模的建设项目将巩固瑞典作为一个超现代国家的地位,在这里,瑞典国民受益于国家的集体繁荣,并享受着由此带来的权利。 而独自生活的机会,正是这些权利中的一项。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独居 单身 社区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