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W与M》短篇 | 《文学青年》阿丁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15期:阿丁专号


《W与M》(摘自《寻欢者不知所终》)

文/阿丁

报告政府,我的名字叫M。真对不起,警官先生,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我是听一个曾经进过劳教所的邻居大哥说的,他说在里边多横的人都得管警察叫“政府”,不管是吃喝拉撒都得向政府请示,请示时他们就说“报告政府”,我要怎么怎么样。

警官先生,您问我的事儿?上次不是已经跟那位警官都交代清楚了吗?那天是那个看上去特凶的胖警官提审的我。

哎哟,真该死,我不该说您同事的坏话,该抽嘴巴。嗯,那位警官也不是对我凶,是对我所犯罪行的愤恨,有个成语叫人神共愤--我犯的事儿就属于连神仙听了都气得失去风度的那种。

您还要了解一些情况?那……好吧,其实这个事儿没什么复杂的,我知道自己犯了罪,虽然我这辈子不可能拿到毕业证了,可我毕竟曾经是个大学生,受过教育的人,法还是多少懂一点的。

您说的对,我这种人属于明知故犯,量刑的时候可能没好结果。没错,我知道那么做的后果,可以说非常清楚,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对对对,废话,我这是废话,要能控制住今天也不会坐在这儿接受您的审问了。

我的话是有点儿多了,您别生气。您当然知道,进来之后我住的是单间儿,没个说话的伴儿,而且这儿也不能随便给我们这种人提供书来看,那种孤独相信您能理解。

那个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吧,该拆线了。我在号里反复回忆,可以确定当时我的消毒措施没有任何问题,器械也都是无菌的,感染应该不会。现在我虽然在监狱里,但我总算当过实习医生,医德还是有的。而且我可以对着您帽子上的国徽发誓:让他毁容绝不是我的初衷。如果您方便的话,麻烦您告诉一下现在护理他的护士,换药的时候千万别用酒精和碘伏,消毒剂容易遗留明显的疤痕,一定要先用生理盐水冲洗创面。

您骂得对,这事确实不用我操心了,不过您……说我“黄鼠狼给鸡拜年”我不太同意,您要不信我可以向老天、向我爸妈、向我们这行的良心,向我们这行的老祖宗希波克拉底发誓,我真的不想让他的脸破相。如果您指摘我的医术不精我无话可说,但是我敢保证自己主观上绝无这种恶毒的想法,事关医德,请您务必相信我。

既然您信任我,那么好的,警官先生。我继续往下说。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阿丁 文学青年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