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药》147期:诗人张曙光访谈录——诗是少数优秀人的事情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诗应该在审美上给人以愉悦,这一点应该和真实几乎同等重要”

吴投文:你的诗歌中实际上包含了一些非常复杂的东西,其中可能有来自广泛阅读和翻译的综合性影响吧。你在《我的生活与写作》中说:“我在自己的写作中力求将写作中的古典主义精神与现代风格结合在一起。”我感到你的写作显得谨慎而克制,可能就和这种追求有关。你从大学时代开始写诗,至今出版的有诗集《小丑的花格外衣》、《雪或者其它》、《张曙光诗歌》以及刚出版不久的《闹鬼的房子》,数量并不是很多,除了《闹鬼的房子》这本,其他的几本篇幅都不大,薄薄的,却都很有分量。看得出你的整个写作都贯串了一种严谨的写作精神,你在具体的写作中对自己有哪些要求?请谈谈。

张曙光:写作到了一定阶段,会自然而然地形成自己的美学上的追求。加上对现实和写作的思考,这些可能决定了你去写什么和怎么写。也可能会给自己提出某些要求吧,比如写不出时不要硬写,形式要稍稍严整些,又不能过于严整,不要有太多的议论,不要卖弄学识和才气,不要写得沉闷,更要剔除一些陈腐的观念和见解,等等。但这些只是在平时去想的,在具体写每一首诗时我却是尽可能放开,去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你的审美趣味,你的阅读和平时的训练仍然会不自觉地发挥作用。

吴投文:在写作中有焦虑感吗?一个诗人在写作中要承受一些沉重的东西,有时会变得非常艰难,焦虑和压力就出现了。这大概是写作中常有的现象,我也常常体会到这一点。

张曙光:焦虑经常会有。写不出的时候焦虑,写不好时也焦虑。在刚开始写作时并不是这样,那时并不在乎写得好坏,只要能够自我表达就满意了。我喜欢那种状态,也努力回到那种状态。做一件事情沉下心去做就行了,不要把成败过于放在心上。

吴投文:我注意到,你的不少诗中写到了雪,比如《下雪的日子》、《雪中散步》、《雪的梦》、《圣诞降雪》等等。有人做了一个粗略的统计,认为你是写雪写得最多的诗人之一。这大概与你生活的环境很有关系吧。现在有诗人提倡地方主义诗歌,看重诗歌中对地方性因素的表现。你认同这个说法吗?请谈谈。

张曙光:的确,在我的诗中多次出现过雪,这就是我生活的环境,每年至少有四五个月的时间要在冰天雪地中度过。雪对于我是个很复杂的意象。打个不很恰当的比方说,像一对厌倦了的情人,但最终谁也甩不掉谁。说到地方性,我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原来我并不看重地方性,这在当时或许有一定道理,因为在诗歌获得一种世界性的眼光之前强调地方性会使诗歌变得狭隘。但现在视野打开了,在某种程度上和国外诗歌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对地方性的强调就很有必要了。它可以使诗歌更加具有当下情境,强化了诗的质地。我不太清楚地方主义的诗歌主张,在我看来,地方主义诗歌还是想通过凸显地方性以期体现一种独特的风貌,但无论如何仍然是一种写作策略。

吴投文:环境对你的创作产生了哪些影响?

张曙光:应该是多方面的。哈尔滨城市的历史只有一百多年,是伴随着中东铁路兴起的。这里没有太多的传统的历史文化因袭,一些西方现代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很早就进入到这里,所以这里的诗人在接受现代性上可能更容易些,更加具有包容性,很少有陈腐气。这里景物疏朗,也有助于人们形成简洁明快的写作风格。我想可能是这样的。

吴投文:我读过一些诗人写你的文章,都提到你是一位沉静的写作者,确实你的诗中也有一种静气,这与外界的喧嚣氛围是相抵触的。你的写作是否有计划性?请谈谈你近期的写作计划。

张曙光:也许算不上沉静,只是外界太喧嚣了。但诗坛总还是有一些人能够沉下来写作,或是做一些于诗歌有益的工作。能够成为这些人中的一员让我感到欣慰。我对诗歌有一些想法,也想做些尝试。但我的写作没有计划,我是个很随性的人,只是想写了就写。在很多时候当我写下第一个句子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后面会出现什么。我喜欢这个样子,因为总会出现一些惊喜,一些让你意想不到的东西,你会把这视为意外的收获。这也许是对写作艰辛的一种补偿吧。

吴投文:最后,请谈谈你的诗观。

张曙光:诗观最好是从一个人的诗中来认识和获取。但非要我说的话,我只能说我一方面追求一种内在的真实,这在我看来非常重要。诗人写作时应该真诚,态度诚恳。同样诗也应该在审美上给人以愉悦,这一点应该和真实几乎同等重要。还有前面提到的古典精神和现代手法,二者应该达到一种均衡。现代感也是我要强调的,一是要理解我们这个时代和人类的生存处境,站在这个时代思想文化的高度来看待一切,再就是接受新的艺术和美学上的成果,不断地在艺术上出新。我理解现代感应该由这两方面构成。在语言和风格上,我力求做到质朴些,沉稳些。要尽可能地避开典雅,让诗粗砺些,有力些。诗是什么呢?不同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而不同的理解就形成了不同的诗风。奥顿曾经说过,诗不会使任何事情发生,这是对的。但另一方面,诗对我们这个世界传情达意,教会人们看待事物的方式。诗作用于心灵,会使人的内心保持柔软。也许就是这样。

访谈人:

吴投文,1968年生,湖南郴州人。2003年毕业于武汉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出版有学术专著《沈从文的生命诗学》,发表论文与评论一百余篇,多篇被《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人大复印资料《中国现代、当代文学研究》、《文学学报》等学术期刊全文转载。另发表诗歌三百余首,出版有诗集《土地的家谱》等,有诗歌入选四十余个诗歌选本。兼职有中国新文学学会理事、湖南省作家协会理事等。

访谈嘉宾:

张曙光,1956年生于黑龙江省望奎县。诗人、翻译家,现为黑龙江大学文学院教授。在大学时开始写诗,追求坚实硬朗的诗风。著有诗集《小丑的花格外衣》、《午后的降雪》、《张曙光诗歌》、《闹鬼的房子》等,译诗集《神曲》、《切•米沃什诗选》,评论随笔集《堂•吉诃德的幽灵》等。曾获首届刘丽安诗歌奖、“诗歌与人”诗人奖及“诗建设”主奖。部分作品被译成英、西、德、日、荷兰等多种语言。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俐娇]

标签:吴投文 张曙光 诗歌 访谈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