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任晓雯谈阿丁:他希望更多写作者获得体面和尊严|《文学青年》阿丁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阿丁的画 耶茨

阿丁印象

文/任晓雯

任晓雯,小说家,出版有长篇《她们》《岛上》,短篇集《阳台上》《飞毯》。1-4届新概念大赛连获一、二等奖。《她们》获2009年华语传媒文学大奖提名奖。小说见于《人民文学》、《花城》、《钟山》、《上海文学》、《大家》、《天涯》等。随笔、评论等见于《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新世纪周刊》、《新京报》、《书城》、《南都周刊》、《南方人物周刊》、《21世纪经济报道》、纽约时报中文网等。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语、意大利语、瑞典语等。

对作家阿丁的印象,从长篇《无尾狗》开始。叙述生猛却不乏控制力,让我吃一惊。这是一位非常老练的作家了,此前我却一无所知。有些作家的生猛,只体现在作品里。莫言自述,“生活中胆小如鼠,在书中胆大包天。”阿丁的生猛,却在文字内外。

比如,他说:“那时,我已经写了五六年小说,知道做职业作家连自己都养不活,不过我不怕。”职业作家可能面临的窘迫和困顿,有过很多先例,也正在反复发生。同为写作者,深知“我不怕”三字,将咬牙承受多少重负。

又比如,他说:“国内的小说写作基本都被学院派杂志和通俗文学杂志垄断了……我要做一本和它们都不一样的杂志。”在一个互联网+的时代,创办严肃文学杂志,比当职业作家困难,因为成本更高,事务更琐碎。

一个写小说的人,本可以在使用自己的生命时,更自私一些。阿丁的志向,不仅仅是自己的写作。他希望更多写作者,“获得体面和尊严”。谢谢阿丁。


阿丁答任晓雯问

任晓雯 问:写了那么久的小说,怎么突然想起提笔作画?

阿丁:开始画画是因为一个人待久了,时间长得可怕,总不能老写小说,疲劳,画画不累,还很好玩儿,享受。且画画也是一种理想的表达方式。

任晓雯 问:你曾说,你在2010年发现,虚构写作才是你真正热爱的。那么在此之前,你是否有过小说写作的念头,是否曾经写过习作,永久地放在了抽屉里?

阿丁:其实04、05年就开始写了。有,基本都删了,没留底稿。

任晓雯 问:你认为故事是小说的本源。我曾看到顾彬批评莫言太会讲故事,他说:“大家知道,普鲁斯特与乔伊斯后的小说家不再讲故事,包括我在内。最重要的好像不是故事,而是语言。”你对这个评价,如何评价呢?

阿丁:顾彬的话如果不是被断章,如果就是他原意,我个人是不同意的。故事与语言同等重要,但故事是小说的源头,是基因,是小说血脉里的东西,切割不了的。就我的阅读范围而言,还没发现过哪篇小说完全脱离故事,而仅仅靠语言就能支撑起来。

关于阿丁:

阿丁,1972年出生,原籍保定。曾为麻醉医师,辞职后入媒体,先后在《重庆青年报》、《每日新报》、《新京报》做记者、编辑、主编。离开媒体后短暂做过出版人。现在的身份是果仁App(中短篇小说)创办者,兼主编。平日生活乏味,写字、读书、看电影,偶与朋友喝酒。最近迷上了画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阿丁 任晓雯 文学青年 小说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