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互联网时代非典型卖书之旅


来源:文汇报

人参与 评论

一个人,要在短时间内出售收藏的1741本书,有几种方法?

26岁的康夏用了颇具创意的一种。多年来,康夏将这一整面墙的图书从西单图书大厦、亚马逊、当当、三联、万圣书园、英国水石书店陆续搬运回家。今年7月,他将赴美留学,这些书无从带走。

“我曾经想,哪怕藏品渺小,也可以像《文雅的疯狂》里,巴斯贝恩写的诸多角色一样,成为竭尽全力将爱书收入囊中纳为己有的癫狂藏书人,但今天我有了一个比巴斯贝恩说起的所有角色都更疯狂的想法。”康夏在个人公众号里写道。

这个想法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将书统统卖掉。他设定了两种方案,用户通过支付宝向他支付60元,将受到3+本随机邮寄的书。如果支付99元,就将收到7+本随机邮寄的书。这种“随机”,可根据读者简单说明的阅读兴趣,由康夏从藏书中择取。

为了形象说明,康夏举了例子:“你可能收到的书比方说已经绝版的《纽伯瑞儿童文学金牌奖》系列、中信出版社金黄色皮儿未拆封的尼尔弗格森系列、中国连环画出版社1992年出的超厚大本《张乐平连环漫画集》、傅高义全新版的《邓小平时代》、《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系列、定价298元全彩页的《泰晤士世界历史》、《民主新论》以及其他亨廷顿的新书、廖一梅印刷精美的剧作……以及很多很多很多在英国时买的狄更斯原版小说。”

推送之初,康夏担心“那么多书会不会卖不出去”。但在2个多小时之后,他的支付宝收到了超过20万元,支付宝转账记录超过3100条,微信里新的添加好友请求超过1000个,卖书帖子的阅读量超过43000人次。为此,康夏推送了一条《紧急通知:如果你是我1741本书的买主》,其中提及:“这给我的惊吓,远远大过于开心。是真的很惊吓。”

按流行的说法,康夏要为1741本藏书做一次集体的“图书漂流”,不可谓不“任性”。但事件的裂变式传播过程,也确实为“任性”提供现实依凭。某种程度上,康夏的非典型售书广受关注,恰是眼下这个去中介时代的注脚。在“你若端着,我便无感”的年月,高高在上的姿态,或者千人一面的言辞,很难动人。唯有有趣、有聊、有种、有爱的“四有青年”,才能获得大众传播意义上的认可。康夏卖书,从玩法上就足够有趣。

支付固定费用,换回定制图书。从价值上,不至于损失。从趣味上,有更多期待。

加上康夏此前的铺垫,“一整面墙的25个大书柜,强迫症式的分类从我读过的书、没有读过的书,到书籍的内容类别、高矮胖瘦,甚至于品相都逐一考虑到,还用Excel为每一本书编了码,列了一张可以通过电脑索引到基本位置的藏书单。”换言之,康夏在销售的是一座私人图书馆,卖书也由此具备了更丰富的意味。

玩法有趣,尚需专业背书。虽然不曾刻意展现,但康夏的阅读趣味在所举实例中展露无遗。1741册书,既有绝版,又有原版,既有名家大作,亦有学科专著。“每一本书,都是我喜欢过、狂热地爱过,或至少曾经为之动心过的,你收到的书籍里,绝对不会有《养生一百问》、《马云励志语录集》、《两性关系指南》、教科书这一类潦草敷衍的书。”这又为书的潜在读者划定了圈层。

康夏还强调:“也有一部分是未拆塑封的新书。读过的书几乎都十成新,品相极佳,保护相当好,和新书没有任何区别,但一部分可能会记有我当时读书的笔记,贴有阅读便利贴之类。”直接跳过书店,与卖家形成连接,表象上看,买的是书,细想来,则是一份充满惊喜的礼物。

为这份礼物,康夏还做了动情的描述:“我的一位好朋友告诉我,读过的书,放在书架上之后就会死亡,成为一具尸体,只有它被下一个人再一次读到的时候,才可能重新焕发生命。”“最后,多谢你决心收留我曾经爱过的书,让我无法拥有的那一整面墙,打碎之后仍旧可能四散在无数个不同的地点,依旧被人阅读和爱护,焕发着生命的光。”

种种话术,未必刻意为之,但形成的效果,却不言自明。移动互联网的社交与互动,充斥了太多空泛的概念,在这次卖书之旅中,却搭载了最鲜活的个体印记:有趣有爱,私人定制,病毒传播。这是康夏个人魅力的展现,亦是这个时代更为错综的可能性的小小预演。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互联网 卖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