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马未都:一塌清风,古诗文中的床 | 凤凰副刊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拔步床

我们中国人发明的最伟大的一种床叫拔步床,在架子床的基础上外面设浅廊,廊像一间房子吧,这是中国人发明的最伟大的床。拔步床的出现主要在中国最富庶的明代晚期的江南地区,北方非常罕见,南方非常多见。

为什么叫拔步床呢?有几个说法,一个说法就跟八仙桌似的,八步,有人告诉我是的跨八步才能上床,我见过最大的顶多三步就上床了,就是说得很夸张,但是有一种比较小的八步床,南方人也习惯叫六步床,四步床,它是指的尺寸。古书上对八步床的记载大约都写"拔",拔萝卜的"拔",拔步,拔是什么意思呢?是抬腿、拔步上床,所以这个床在苏州也叫"踏步床",踏上去一步。

关于拔步床的记载就非常非常多。它使用非常方便,前面浅廊里面可以设马桶,过去我们是没有卫生间的,使用马桶就可以不出这个床,另一侧设梳妆台,早上起来可以直接梳妆打扮了,所以非常方便。拔步床前面这个位置,这个位置看到吗?它也是木头的,这个位置叫"地平",记住这个名词,很重要。《金瓶梅》19回的时候,西门庆心中大怒,叫李瓶儿脱了衣服,跪在地平上。如果你不了解这个床,你觉得这西门庆太不尽人理,让她跪在地上,他其实还是留有余地,没有让她彻底地跪在地上,跪在地平上。地平也是木头的。所以你了解了床的结构,了解了专用名词的时候你就能有一个更深刻的理解。

拔步床是一个非常贵重的家具,《金瓶梅》上的记载特别详细,特别有意思。西门庆娶第三房的时候,孟玉楼,那个媒人就跟他说,孟玉楼是个寡妇,她手里有点钱,有两张南京拔步床。这什么意思呢?有点像今天说,就是说她手上有点钱,还要俩德国产的奔驰,是这意思,就是它是一个巨大的财产。在她的财产构成中,什么都没说,她说还有那么四五箱衣服说得比较虚。点得清清楚楚的说有两张南京拔步床。南京是我们江苏地区非常重要的一个城市了,那时候的商业非常繁华,所以当时南京产的拔步床就跟今天说的德国产的奔驰一样,非常重要,产地和名称。

《金瓶梅》第九回的时候,西门庆用十六两银子就买了一个黑漆欢门描金床,买完了以后他顺手买了两个丫鬟,你就知道这个价值的比例了,这床花了多少钱?花了16两银子。买了两个丫鬟,一个5两,一个6两。你知道这个床有多贵了吧?两个丫鬟,其中一个是上灶丫鬟,就是可以炒炒菜,能到厨房帮帮忙,就是还有点技巧的丫鬟是六两,剩下那五两。两个丫鬟不顶这床钱,就是一个床是三个丫鬟的价钱。我们可以想象,当时买一个人的终身才需要五六两银子,买这样一张床呢,需要16两银子,但可惜是潘金莲嫌这床不好,然后呢到了后来《金瓶梅》29回有这么一段描述,就是因为李瓶儿屋里有一张好的拔步床啊,潘金莲就闹,所以说娶媳妇娶多了也是很麻烦的事情,西门庆成天地去摆平这些事,他旋即用了60两银子又买了一张叫螺钿敞厅床,就是拔步床,它有围栏什么,它有很详尽的一个描述。60两银子是非常大的价钱了。

明代晚期,架子床和拔步床风靡中国江南。当时中国人的睡觉的习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睡眠质量有所提高,就是因为架子床和拔步床的出现,保证了私密性、舒适性和安全性。

我们都非常希望自己是睡在一个大的卧室,但你这个卧室是有度的,你比如说我有个20平米30平米甚至50平米,都还比较舒服,当你的卧室成500平米的时候,你立刻就不舒服了。你不信,你想想,你有一500平米的卧室,通高8米,你躺在床上跟躺地上没区别了,你顿时就不舒服了嘛。

明代的房屋非常大,我看到的很多明代的房屋,屋里通高六、七米。所以尤其它过去的房屋比如有燕子都可以飞进来,南方的燕子直接都可以飞进来,直接就飞屋里,再有就是有耗子啊这些小动物,人有不安全感。所以当他有了架子床和拔步床以后,有了顶以后,他睡觉就非常地舒服了,安全感增加了,私密感增加了。这就是拔步床和架子床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好处。

明代的架子床和拔步床的骤增,也反映在很多书上。比如《天水冰山录》中记载:嘉靖年间严嵩被抄家,从他家里抄出很多家具。他一共被抄了多少床呢?640件。这严嵩弄640件床,要搁今天就是他想开宾馆,对吧?开一五星级的宾馆差不多就是五六百张床。他就是用这么多床。其中它这个床,它是分类的。我给大家念念:螺钿雕彩漆大八步床52张,雕嵌大理石床8张,彩漆雕漆八步中床(就是中号的)145张,榉木刻诗画中床1张,描金穿藤雕花凉床130张,山字屏风并梳背小凉床138张,素漆花雕木凉床40张,各式大小新旧木床126,一共640张床。

所谓山字屏风就是指屏风中间是高起来的,两边一层比一层低,就叫山字屏。

我们无法想象,一个人他就是一贪官,他也犯不着搁这么多床,就是因为这床是一份财产,床在当时的社会地位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高,是一个人家里最重要的财产。

我们今天的财产的构成非常复杂,说你可能看着这人穿得破破烂烂,干什么,他可能持有巨额股票,过去没这事,你这人有没有钱,一进家,外头看你等房子,一进门,看你的家具就知道你有没有钱。今天不是这样,所以今天的财产的构成跟古代有很大很大的差距。

《闲情偶寄》与床

清代小说家,戏剧家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说"人生百年,所历之时,日居其半,夜居其半,日间所处之地,或堂或庑,或舟或车,总无一定之在,而夜间所处则只有一床,是床也者,乃我半生相共之物,较之结发糟糠,犹分先后者也。人之待物,其最厚者,当莫过于此。"

这话写得非常动感情,他就是说,人生活了一辈子,你反正白天是一半,晚上是一半,那么你白天的地方说不准你在哪儿,他说你"或堂或庑",就是你要不然在屋里,要不然你在走廊里,白天你"或舟或车",就是你要不然坐船,那时候没飞机,要有飞机也写上了,你不定在哪儿呢,但是晚上,你肯定睡床上,那么他说这个床乃我相共之物,就是比我的老婆说起来还有个先后,它比我老婆来得还早呢,所以"人之待物,其最厚者,当莫过于此。"就是你对它应该重视啊,应该有情感啊,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如果想使自己的生活好一些呢,好好地去置一张床,床是我们一生中非常重要的东西,尤其中国的床代表了我们文化中的精髓。

我们去故宫参观,你注意看床了以后你再看看皇帝的宝座,皇帝的宝座不是一个椅子的样子,是一个床形,这是为什么呢?我们下一讲讲中国的椅具。

(本文节选自马未都《马未都说收藏·家具篇》/中华书局/2008-3)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马未都 收藏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