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谭克修:谈论南方诗歌时,我能谈些什么 | 凤凰诗刊


来源:作家网

人参与 评论

首届福清诗歌节研讨会举行

6月21日下午,首届福清诗歌节研讨会在创元千禧大酒店三楼大会议厅隆重举行。研讨会的主题是“全球语境与地方主义视域中的南方诗歌”。谢冕、杨匡汉、舒婷、陈仲义、俞兆平、燎原、耿占春、谭五昌、吕德安、谭克修、龚学敏、李自国、汤养宗、顾北、安琪、张德明、程一身、庄伟杰、刘波、江非、徐俊国、李宏伟、江离、熊焱、大枪、查曙明、巴客、老皮、康城、李斌、陈功、江少英、王晓平、不雨、朱必圣、林忠成、李龙年、谢宜兴、俞昌雄、詹昌政、连占斗、卢辉、陈言、薛希惠、雷米、何若渔、崖虎、程剑平、刘正智、高盖、沈国徐、关子、陈志传、柯秀贤、衣沙贝、苏勤、艾茜等来自全国及福建本土的近百名诗人、诗歌评论家出席。

由于参与人数众多,研讨会分上下半场举行。研讨会上半场为诗歌批评家专场。由诗歌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新诗研究中心主任谭五昌主持,谢冕、陈仲义、杨匡汉、燎原、耿占春、庄伟杰、张德明、程一身、江少英等批评家先后发言,他们对“全球化语境”、“地方主义”、“南方诗歌”三个核心概念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围绕个人经验、地域经验、南方经验、人类经验之间的复杂关系展开对话。主持人谭五昌认为,随着我们的写作置身于全球化语境之中,为了凸显中国诗人的文化身份及其诗歌写作的有效性,对本土审美文化经验的挖掘与强化成为每一个中国诗人无可回避的艺术伦理。这几年,在中国新诗届,对地方主义写作的强调已经达成广泛共识。所以我们这次论坛主题选了“地方主义”作为关键词。

北京大学谢冕教授认为,全球一体化时代,许多人在写一种诗,用一种腔调,展现出同一副面孔,可说是诗歌的灾难。世界的文化不止一种,要体现出对所有文化的尊重,要友善、共享,世界需要多种文化带来的异趣。认同地方主义的一些提法。赞成地方主义对个人经验的强调,强调脚下的土地,和土地上生长出来的东西,包括土地上的人民,以及山和水。岭南师范学院张德明教授认为,地方主义的提出,是一种策略,但其诗学价值是有效的。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能有效抵制诗歌的同质化;其二,在碎片化的时代,地方主义是将诗歌精神加以凝聚的有效途径;其三,地方主义指出了个体与群体之间的互动互生关系。常德文理学院程一身教授从《诗经•国风》角度分析,中国诗歌一开始就与地方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而且逐渐形成了南方文学与北方文学的不同。其它国家也有不同地域影响不同诗风的相似说法。以地方命名的诗歌运动也很常见,而且大多是以故乡族望或任职所在地命名的。对于诗歌来说,地方始终是承载现实、召唤词语的绝妙容器。地方主义诗歌既要强调地方这个立足点,但又不能局限于地方,而应把地方呈现为特点时代中的地方,人群所在的地方,被完好地转化为语言现实的地方。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杨匡汉认为,问题的提出,与全球化语境有关。认可地方性里的诗学观点,但反对用“主义”来命名。著名诗歌评论家陈仲义指出,从文学批评俗语角度,认可南方诗歌这一提法。但这个词,太宽泛,笼统,像一个大框子,什么都可以装。认为不如回到各地的南方小吃上面去,回到更加具体的地方经验里面去。威海职业学院燎原教授认为,地方主义的命名,应该有谭克修的策略性。所有的主义都是个人主义,地方性写作,一直存在着,属不言自明的道理。河南大学耿占春教授从自身写作经验出发,认为感性的东西,在地方性上体现较多。

研讨会的下半场由地方主义写作倡导者、《明天》诗刊主编、诗人谭克修主持。诗人汤养宗、江非、安琪、顾北、朱必圣、卢辉等诗人先后发言,各抒己见,言辞锐利,形成话语与观点的交锋局面。首先,主持人谭克修对地方主义诗学进行了解释。在外部世界瞬息万变的时代里,强调诗歌的地方性,要在写作中建立精确的时间与空间坐标系。时间坐标可以建立在记忆、现实经验或柏格森的“深度时间”上。空间坐标,需要精确到某个城市,有时精确到某个村、某条街道、某间房子,甚至于某张床、某把椅子。诗人需要先找到自己的位置,像钉子一样深深钉进这个坐标系里。从诗歌的技术性角度来讲,对加强诗歌时空的纵深感和精确性大有裨益。在写作中强调地方性,坚持从“这里”出发,坚持诗歌语言的地方性回归即对“个我方言” 的强调,对当代汉语诗歌写作中的某些流行病症,不失为一剂散发着浓郁中草药香的治病良方。而对处于弱势地位的地方文化,在被文化殖民主义强行消灭之前,已经具有延续地方文化生命的某种使命意义。

诗人安琪认为,地方主义的提出,价值在于提醒每个写作者,你在什么地方?哪个地方是你的?我想到一个词“寻根”。地方主义就是让每个写作者去寻根。现在大家都不满足于自己所在的城市,国家要冲出亚洲,个人要冲出家乡,已成为检验个人和国家是否开放是否现代化的评估体系。我算是这个体系的受害者,头脑一热就冲出家乡了。我不敢冲到世界,就冲到北京,一晃12年。今天,当我扪心自问,我发现,北京并不是我的地方。我的地方还是在福建,在漳州。我能说的方言只能是并且只有是,闽南话。研讨会组织者之一、反克诗群诗人顾北在发言中说,对诗写者来讲,地方主义是每位诗人绕不过的坎,家乡、山水、宗教、情感、阅历、哲思等等,都与“地方”的烙印分不开,是我们抒发的必经管道。但对某个诗群来说,地方主义则不是必然,它非流派、亦即非空间;它非历史,亦即非时间。它符合一个诗群的策略,但应倡导边缘性与个人化的写作,应坚持永远走下去的、不可替代的个人风格。“地方主义”概念的发明者、著名诗人谭克修在那一天的微信朋友圈里写道:“据说,‘地方主义’作为最新的关键词越来越热。其实,这才是开始。谢冕老人等也赞同地方主义,有点意外。有些人或对主义二字敏感甚至反感,也正常。可主义里如果含了某种戏虐因素呢?读过我的文章的行家明白,地方主义的骨子里,是反对各种主义的。”这里的“戏虐”二字,要么使人更加耿耿于怀,要么就瞬间顿悟了。来自三明诗群的诗人卢辉提出寻找“精神同类”和“诗义权力”的主张,倡导真正意义的全球语境、地方主义、个人品牌的融渗。来自闽南的著名诗人老皮称,有意味的诗歌,才有可能激活语境。语境总会牵扯到地域特性、个体经验、心性结构以及写作观念等多方面的问题。没有创造性的突围,就不可能有全新的语境。有作为的诗人会在对于地域文化、价值信仰的解构中得以反思并建构起属于自己个人风格的语境。但任何诗人都不可能单独拥有自己的完整语境,因为地域性语境的加入,使得诗人既是传承者,也是创造者。

事后,与会诗人和批评家普遍反映本次诗会精彩热烈,是近些年来在福建所举办的规模盛大、品味高端的诗歌盛会。虽然地方主义已经成为当下诗坛最热的话题,但围绕地方主义诗学,仍然有很多问题值得深入、持续探讨。这次会议,是关于地方主义诗歌的第一次讨论会,不仅对当下闽派诗歌的发展产生积极推动作用,在全国范围内也有着重要标志性意义。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南方诗歌 地方主义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