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莎士比亚:一位天才作家的肖像 | 一日一书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莎士比亚

作者: [英]安东尼•伯吉斯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15-6

很多作家站在万神殿外准备进殿。这时候来了一个人,不和任何人打招呼,昂首走入了万神殿。这个人就是莎士比亚。

博尔赫斯说:上帝梦见了世界,就像莎士比亚梦见了他的戏剧。他创造了近千年来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作品,被认为是“俗世的圣经”,关于他的生平我们却所知甚微:作品之外,莎士比亚本人的形象始终模糊。

在无数为莎士比亚画像的尝试中,英国著名作家安东尼•伯吉斯的莎氏传独具匠心。伯吉斯怀着思乡之情,追慕一个喧嚣变革的文艺复兴时代,追踪莎士比亚成就文学之路的迂回小径。在他笔下,这位天才的肖像最终与每一个凡夫俗子的形象重合:世界是一座剧场,莎士比亚是我们其中一位救赎者的名字。

精彩试读

我们从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中看到他披露心迹,但是这些诗只能证明他坠入了情网,然后又挣扎了出来,这是人人都会遇到的事情。我们需要的是足以形成一个人物的书柬、药方和日常琐事。令人恼怒的是莎士比亚什么也没有提供……

莎士比亚在戏中说了许多反对追逐功名利禄的话,但这只是戏,只是供人们打发三两个无聊时辰的娱乐,不是作者深思熟虑之后表达自己信念的严肃声明。关于这个手套工匠、剧作家、诗人、演员和乡绅的人品,我们知之甚微;但我们确实知道的一点就是,他热衷于功名利禄。

时至今日,依然有人视4月23日为圣人节,虔诚地庆贺他们从未拜读过的剧本和诗篇所产生的鼓舞力量。把高度的道德修养与高度的艺术造诣等量齐观,这是德国人的传统,也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传统。他们认为:艺术家越是伟大,他的道德情操就越高尚。这自然是无稽之谈。

威尔出场的经过大体如下:由剧团的下榻处返回亨利街,打点好仅有的几件衣服,恳求父亲给几个钱,与诸亲好友洒泪惜别。从此他不再是斯特拉福的威尔。在一座大都市里,一个可爱的莎士比亚先生的角色正等待着他去扮演。这都市污浊、繁华、卑鄙无耻、杀机四伏,然而却是像他这样既无土地又无手艺的新的一代人唯一可望发迹、成名的去处。

这座城市街道狭窄,鹅卵石的路面到处是垃圾,湿滑难行。拥挤的房屋之间夹着无数阴暗的小巷。人们向窗外倾倒便壶,或俗称夜壶。路旁没有排水沟,舰队河的臭气令人作呕。然而伦敦也有自己的天然清道夫——雍容大度的鸢鹰拾起破布、垃圾,在树杈上筑窠。这些鸟儿津津有味地啄食地上的一切,清扫着街道。威尔初到伦敦看到的街头奇景之一,或许就是这些鸢鹰在法庭旁的尖桩上撕啄着刚割下的人头。

威尔只是偶然才“属于所有的世纪”;他本质上是他们中的一员,是属于弗洛伊德诞生之前的时代,那时人们热衷于看到任何足以使血流加快、欲火中烧的事物。……尽管我们无法理解,这种凶残与爱美的天性却可以协调一致。因此,在泰彭执掌绞索的绞刑吏,就必须不只是一名刽子手。要在被绞者最后合眼之前挖出他的心脏给他自己看,这是需要高超的手艺的;而肢解一具尚在冒热气的尸体,其动作也必须像一位真正的艺术家一般敏捷、准确。

威尔接受了现状,改变现状不是他的使命,因为他是一个剧作家,一个生活的记录者。他接受了一位想必也和凡人一样残忍的上帝的赐予——乞丐们的染病之躯和不时光顾人间的瘟疫。

威尔适逢其时来到了英国的首都。与西班牙的纷争尚未结束,但是一个弱小的民族已向世人证明:决心、爱国主义和个人进取的激情可以制服一个强大帝国的威力。首都的信心,即整个英国的信心,需要一种大众的艺术形式加以体现,而威尔,人民的一分子,一旦学得其中精要,是最有资格担负这一使命的。戏剧已不再是一宗专供百无聊赖的乡村小镇消磨时光的商品,不再是斯特拉福市政大厅偶尔给予人们的那种小小的款待。戏剧是那个大千世界的一个侧面。

“职业”(professional)这个词有两层意思。它意味着为了挣钱而做的某些事情,也意味着技艺、荣誉、献身和精益求精的精神,这两层意思都适用于伊丽莎白-詹姆斯一世统治下全盛时期的戏剧。

文明人身上的缺点通过夸张与幻想,变得比现实生活中更突出、明显。人是荒唐的,而荒唐的人就应该被笑。笑又是一种净化过程,它使人暂时摆脱自己的责任和文明社会的紧张生活。喜剧与悲剧并非相互对立的两极;它们是同一枚硬币的正反面。

《哈姆莱特》实际上反映了一个充满强权与诡计的残酷世界对于蒙田式人物的冲击。王子的悲剧在于他必须行动,并且把这种行动建立在一个蒙田式的人物必然感到不自在的基础之上。

在威尔刚开始接触贵族享乐生活的那段时间,南安普顿这类人物喜欢过一种游牧民的营地、豪华的修道院和古希腊的精神恋爱三者兼而有之的生活。威尔本人即便遇到有人发生同性恋也不会大惊小怪,甚至自己还会喜欢这一套,因为他毕竟是戏剧界的一员。

他日后的许多喜剧都以意大利为背景,但其阳光、美景及雅趣全部都是二手货。他的意大利是伦敦装瓶的基昂蒂葡萄酒。

莎士比亚自然会看到,这些都是有用的戏剧素材,不过只能把它们写成遥远的事情,发生在古老的异国。他从不愿意直接再现现代生活——那是新讽刺派剧作家的事情;用臆想的往事闪现出他的主题,更能取得预期的效果。

夏洛克……这个人物是真实可信的,他更像莎士比亚本人,而莎士比亚本人却不像威尼斯城中那些令人无法容忍又无法容忍人的古板的基督徒,莎士比亚喜欢赚钱,只要自己无需还债,也不会认为放高利贷有什么不好。

他的十四行诗永远在向世人诉说男人们的一些最常有的感受:难以排解自己对一个女子的欲念,事后感到厌恶,忍受被遗弃的痛苦,以及对朋友的背信弃义束手无策。……他是个现实主义者,意识到自己的矛盾,意识到内心深处有黑白两种力量在争夺,意识到一切女子,不分肤色之黑白,身上都具有一种原始的奥秘,其诱惑力使人无法抗拒。

在写的时候,莎士比亚一如既往,注视着公众的情绪。他的观众也像昔日观看《亨利六世》那样,欣然接受爱国的口号,因为西班牙的威胁是炙手可热的。枕戈待旦的英国人喜欢有人用令人难忘的方式对他们说,他们既是伟大的,同时又是渺小的。

但这无疑是莎士比亚成熟时期最差的一出戏,尽管诗句优美,人物却苍白无力。然而,我们了解到诗人在那个夏季所遭受的特殊不幸以后,就会从剧中找到一阵阵强烈的哀痛。……他的雏鸟死了。

至此,英国已经既无真正的盟友又无真正的敌人。于是她便从与西班牙大帆船搏斗,转向在一个到处是沼泽的岛屿上镇压一群满身臭气的村夫。

福斯塔夫何以成为所有文学作品中最可爱的人物之一,这在那些以为可爱即美德的人看来永远是个谜。但是,在另一些人看来,这并无任何神秘之处,因为他们知道战争、官方宣传、怪诞的清教主义、辛苦的工作、迂腐、利甲人的信条均无德行可言;他们反而珍爱着堕落的人性,喜欢它耍无赖,有机智。福斯塔夫精神是文明的伟大支柱。国家太强盛、人们过分为自己的灵魂操心的时候,这种精神也就消失了。我们说到莎士比亚精神,有时主要是指福斯塔夫精神。

➤➤➤➤➤➤➤

『一日一书』是凤凰网读书频道于2015年新开设的栏目:一天,为你介绍一本好书。这本书有可能是新近出版的,也可能是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的。

欢迎读者推荐您读过并珍视的书籍,注明书名及推荐理由或个人读书笔记,发送邮件至yanbin@ifeng.com(在邮件主题中注明#一日一书#)。您的阅读经验将作为我们推荐一本好书的参考,并为其他读者打开一扇门。谢谢。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媛]

标签:安东尼·伯吉斯 莎士比亚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