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朱学勤:我们连“愧对顾准”都不敢说 | 凤凰副刊


来源:公民教育网

人参与 评论

 有文,有识,有趣——凤凰副刊

  

 
编者按:今年7月1日是顾准诞辰100周年,我们转发朱学勤先生一篇旧文,以纪念顾准这位在文革十年中仍坚持独立思考的思想先驱。“愧对顾准”的话题,放在今天亦不过时。如文中所言,不正视历史循环,不正视循环中是千百万平民在付出生命血泪,仅仅以虚幻的社会良心自慰,就不可能理解顾准,不可能理解顾准在半生革命生涯后为什么会有那么彻底那么沉痛的反思。

 

 

"你们手上都有血,而我没有!"

1995年11月下旬,我去北京参加中国社科院的一个小型会议,纪念顾准先生八十周年诞辰暨『顾准文集』研讨会。会议期间,听到过这样一种不同意见:顾准思想究竟有多少新意?在思想史上究竟能占有何种地位?现在热衷于纪念顾准的人,实际上是借顾准酒杯浇自己块垒,寄托他们对八十年代的怀念。持这一意见的朋友多为八十年代毕业的一代新秀,也就是说,是我的同代人。能有这样的不同意见出现,本身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它至少说明,顾准思想在大陆,已经跨越了介绍阶段,正在进入研究阶段。

也是在这次会议上,我听到两位七十岁老人回忆起孙冶方有关顾准的两件往事。一是孙冶方临终前交待,将来出他的经济学文集,在五十年代有关价值规律的那篇著名文章下面,一定要注明此文创意原出顾准,是顾准促使他第一次思考这一问题,由此引发当年那场大辩论,二是说他生前有一心事始终放不下,那就是顾准有一次曾经对他正色言道:“你们手上都有血,而我没有!”以顾准与孙私谊之深,以顾准当时已是有罪待诛身份,顾准竟然有勇气直面此言,孙冶方至死都觉震撼。

这样的一种心事,大概也属于帕斯捷尔纳克所说的那种“痛苦使忧愁变成了心病”?

 

[责任编辑:王军]

标签:顾准 朱学勤 思想 历史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