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奈保尔《B.华兹华斯》:诗人读了这个短篇会哭出来 | 文学青年·阿丁推荐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B.华兹华斯

文/奈保尔  译/舶良指玄

阿丁推荐:布莱克沃兹沃斯(奈保尔)“诗写得不顺利啊”,仅此一句就够了,没有谁比奈保尔更能触碰到诗人的隐秘了。诗人们读了这个短篇,会哭出来的。

 三个乞丐每天准时拜访米格尔街上热心的住户。先是十点左右,一个穿白夹克衫、缠着腰布的印度人到访,我们在他背上的口袋里倒进一小罐米。到了十二点,一个抽泥烟斗的老太婆来了,她得到一分钱。下午两点的时候,一个盲人由一个男孩带路,也来讨他的那一分钱。

有时我们也会遇到无赖。一次一个男人来这儿说他很饿。我们就管了他一顿饭。他又向我们讨烟抽,我们不为他点烟他就赖着不走。后来这个人再也没来过。

一天下午大概四点的时候,最古怪的客人来了。我已经放学回到家,穿着家里的衣服。那个人对我说:“小家伙,我能进你家的院子来吗?”

他是个瘦小、衣着整齐的男人。戴一顶帽子,穿一件白衬衣、一条黑裤子。

我问:“你进来干嘛?”

他说:“我想看看你家的蜜蜂。”

我家院子里有四棵小棕榈,上面聚满了不请自来的蜜蜂。

我跑上台阶,喊道:“妈,有个人在外面,说要看咱家的蜜蜂!”

妈妈走出来,看看那个人,很不友好地问道:“你想干嘛?”

那个人说:“我想看看你家的蜜蜂”

他的英语好得听起来有些不自然。我看到妈妈显得非常担心。

她对我说:“站这儿别走,他看蜜蜂的时候给我好好看着他”

那个人说:“真感谢您啊,夫人!您今天做了件大善事!”他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字正腔圆,好像每吐一字都要花自个儿的钱一样。

我们看蜜蜂,那个人和我,整整一小时蹲在那些小棕榈边儿上。

那个人说:“我喜欢看蜜蜂。小家伙,你喜欢看蜜蜂吗?”

我说:“我可没那闲工夫。”

他沮丧地摇着头。说:“我平时就做这个,就是看,我可以看蚂蚁看上好几天。你看过蚂蚁吗?还有蝎子、蜈蚣、两栖鲵什么的,你都看过吗?”

我摇摇头。

我说:“那你做什么工作呢,先生?”

他站起身来,说:“我是诗人”

我说:“是个好诗人吗?”

他说:“是全世界最好的诗人”

“那你叫什么啊,先生?”

“B.华兹华斯。”

“比尔的B吗?”

“布莱克,布莱克.华兹华斯。怀特.华兹华斯是我哥哥。我们哥儿俩共用一颗心。看到牵牛花那样一朵小花我都会哭出来”

我说:“为什么哭呢?”

“为什么,孩子?等你长大就明白了。要知道,你也是个诗人啊。你是个诗人的话,所有事情就都能让你哭出来。”

我不再笑了。

他说:“你爱妈妈吗?”

“她不揍我的时候爱。”

他从屁股兜里掏出一张印着字的小纸片儿说:“这张纸上是关于妈妈的最伟大的诗篇,我愿意低价卖给你,只要四分钱。”

我走进屋,说:“妈,你愿意花四分钱买一首诗吗?”

妈妈说:“给我听着,叫那个混蛋夹着尾巴滚!”

我对B.华兹华斯说:“妈妈说她没有四分钱。”

B.华兹华斯说:“这就是诗人的悲剧。”

他把小纸片放回兜里,看起来毫不介意。

我说:“这样到处转悠着卖诗可真好玩儿,唱“卡吕普索”的才这样呢。有很多人买吗?”

他说:“从来没人买。”

“那干嘛还到处转悠呢?。”

他说:“这样我能看到好东西啊,我也想着能遇上别的诗人。”

我说:“你真觉得我是个诗人吗?”

“你像我一样棒,”他说。

B.华兹华斯离开的时候,我祈祷着能再见到他。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奈保尔 阿丁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