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巫小茶:我要通过美,与你隔水同居 | 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明天诗歌现场”巫小茶诗歌讨论


 

 

总策划:谭克修

统 筹:刘一木

时 间:2015年5月22日

评论诗人:巫小茶

主持人:龙扬志

 

 

 

【主持人推荐语】


龙扬志:很抱歉,我也是临时从会场赶回来,此次讨论的作品尚来不及深入细读。或许我们可以考虑换种形式,让主持者真正回归“主持”的本位,把主持人发布文本解读这一环的位置再调低一些,让平台参与者来主管我们的讨论现场,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展示出主体介入的作用。

当然,我对于当下这个诗歌坛子的情况多多少少也有所了解,很多时刻我们不说话,并不代表我们没有意见。守成的何止某一代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不再为写不出好作品而焦虑,因为早已洗净脚上岸,一心专注享用为他们准备妥当的晚餐,所以,不要为他们偶尔发出的几声同情而感激涕零,年轻人必须分辨何为自身的表演,什么又是真正的关切。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少狗皮膏药和卖狗皮膏药的贩子,它们是最没有价值的东西和最容易扮演的角色。

80后、90后诗人面临极为艰难的写作环境,这不仅是指来自物质时代的巨大挑战,因为这种挑战对于置身其中的任何人都是一样的,甚至相反,后来者更具有理解这个时代的优势,世界潮流原本如此。我说的艰难,其实是被承认的困难,在这样一个文本制造条件被充分激活的年代,年轻人希望通过写作脱颖而出变成了小概率事件,所以,我们不必过于计较诗歌写作的实际后果,只有彻底放弃一夜成名的幻想,才能坚守诗歌带来的安宁与愉悦,回到文学的本原。

巫小茶的作品可能会给人带来一种不适和不安,我觉得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成绩,尽管这种感受无疑会导致评价的巨大差异。其实这是很正常的,所有最后被认为产生了时代意义的作品,大都经历类似过程。

在我看来,她离令人读起来感到舒服的诗歌有不少距离,这确实是一个难题,如果读诗让自己感到“不快”,那我们为何要去读诗?这个世界让我们感到不快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阅读的不快有时还不是表现在对作品的美学对抗,如果是这样,那仍然达成了文本生成的意义,事实上,它往往是以拒绝阅读来表征的。比如,看到“不洁”的词,读者可能把覆盖其下的诗句全部跳过——不是有很多人以这种大胆的书写搏取关注么,所以,如何做一个称职的读者,对这一问题的追问,应该成为我们进一步追问诗歌书写和诗歌品质的前提。

对于“异类”诗歌书写的探讨和质疑,我们不妨首先躬身自问:我们到底需要向诗人获取什么?巫小茶的诗歌无疑是对“这一代”的真实回应,诗歌某种意义上无法像小说一样创造出老黑格尔津津乐道、念兹在兹的“那一个”,毕竟它不是叙事文学,没有细节来支撑,典型形象是建构不起来的,诗歌是时代情绪最为直接的反映,正因如此,它可以写出映照一代人(即便部分)的内心体验和思想状况。这也是年轻诗人给我们呈现的最可宝贵的视角,它是基于真实的想法,我认为这也是社会责任的努力承担。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巫小茶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