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吴远鹏:顾准在“文革”中——读《顾准画传》


来源:爱思想

人参与 评论

 2005年是杰出的思想家、经济学家顾准(1915~1974年)诞辰90周年。我在北京《炎黄春秋》第6期发表了《顾准和李贽》一文,借以表达我对这个苦难的先知的崇敬。

最近,我又读了去年购买的罗银胜、梁倩婷合着的《顾准画传》(团结出版社2005年出版)。罗银胜先生是从事顾准研究多年的传记作家,该书全方位介绍了顾准的一生,特别是对顾准的思想演变,他的苦难的后半生,他为探寻真理所付出的惨重代价,进行真实记录,再现了一代杰出思想家的精神风貌,是一部史料翔实、内容丰富的信史。《顾准画传》全书收集有关顾准的珍贵历史图片200多幅,为首次以画传形式问世。精美的图文和装帧容易吸引读者的眼球,适应时下 “读图时代”的需求。

顾准,字哲云,1915年生于上海,12岁进入上海潘序伦先生创办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他通过自学而成为会计学专家,1934年出版第一本专着《银行会计》,列入商务印书馆的《大学丛书》出版,到1940年间,已出版多部会计学专着,并受聘担任大学的会计课程教授。1934年,顾准组织了一个秘密的马克思主义党小组“进社”,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进入抗日根据地,1943~1945年赴延安学习。解放战争期间,在苏皖、山东解放区做行政和财经工作。1949年5月上海解放,顾准任上海市人民政府财政局长、税务局长、政府党组成员,并兼华东军政委员会财政部副部长。

1952年,顾准因与上级在税收方法问题上意见不合,在“三反”运动中受到撤职处分。1953年奉调入京,任中央建筑工程部财务司司长、洛阳工程局局长,1955年入中央党校学习。1956年入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未几,调资源综合委员会任副主任,仍兼经济所的研究工作。“反右”运动中,1958年,顾准戴上右派帽子,被开除党籍,下放农村劳动改造。1962年,摘掉右派帽子后,再次进入经济研究所,从事会计研究。1965年,再次戴上右派帽子。

顾准是1974年12月在厄运和病魔的双重折磨中逝世的,在“史无前例”的

“文化大革命”中,顾准生活了八年,也受难了八年。《顾准画传》对此进行了字字浸透血泪的描述——

1966年,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顾准在劫难逃。9月,从农村返回经济所后,顾准开始了一段“很不习惯”的“新的生活”:“整天斗杀争闹、乌烟瘴气,原来祥和安静、堂而皇之的学术殿堂,仿佛一夜间变成人斗人的战场,真是匪夷所思。”《顾准画传》说:顾准感到十分陌生,因为这里充斥着打骂之声、卑鄙之事。每个人在这里都要亲自尝一尝这场“革命”的滋味。1969年,顾准在河南息县 “五七干校”劳改,已经痰中带血,除了参加劳动外,还得应付没完没了的 “交代”和批斗,在一次“地头批判会”上,倔强的顾准冒着雨点般袭来的拳头高昂着头颅喊道:“我就是不服”。

除了遭受到极其残酷的武斗、毒打、三天两头挨斗、陪斗,被剃阴阳头、做“喷气式”,人人都可以唾他,骂他,打他,身心受辱,苦不堪言。期间顾准又遭遇了与妻子汪璧“协议离婚”,而妻子又含冤自杀,少不谙世的子女在“革命”意识的精神控制之下与其断绝关系等巨大打击,经受了人生苦难的极致,一直到1974年12月在苦难中逝世。

1980年初,有关部门彻底平反了顾准于1957年和1965年两次被打成“右派”的大冤案,恢复了顾准的名誉。1985年9月,国务院、中共上海市委为顾准1952年被错打成“三反分子”的冤案平反,至此,顾准生前所蒙受的冤屈全部得以昭雪。他也得到了子女们迟到的理解和痛悔。

顾准始终怀着一颗知识分子的忧国忧民之心,是“用鲜血作墨水”写作的经济学家和思想家,是真正的“中国的脊梁”。在“文革”中,他以病弱之躯经受“除了挨批挨斗挨骂挨打以外,连一天都没有能直起腰来松一口气”的苦难的煎熬,忍垢含辱,而发愤作为。在种种非常状态下,只要有一点时间,他就抓紧读书,认真思考问题。他一直幻想着中国的“神武气象”、“雄飞世界”,展现了他对中国、对人民的挚爱深情。他在临终前致其六弟陈敏之先生的最后一封信中还不无惋惜地说:“中国的伟大的变化,我恐怕在中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上世纪80~90年代,顾准的《希腊城邦制度》、思想笔记《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和《顾准文集》等着作先后出版发行,在中国思想界、知识界、学术界引起巨大轰动,人们争相捧读,不仅由衷佩服顾准的深邃思想、渊博知识和横溢才气,更对他在“文革”中,造神运动席卷全国、“绝对权威”笼罩一切的年代,以“戴罪之身”,忍受着各种苦难的折磨,却以超人的胆识与毅力,敢于用自己的头脑独立思考和探索,全方位研究中国现代化的道路,深感震憾与崇敬!

《顾准画传》以简洁明了的文字,概括和论述了顾准在“黑暗如磐,一灯如豆”的情况下孤身掘进所取得的不朽的学术和思想成就。

顾准在1974年初花了大约3个月的时间写希腊史笔记,即《希腊城邦制度》一书,“以冷峻的笔墨,深刻分析了城邦制度与‘东方专制主义’的区别”。

顾准与陈敏之的秘密通信,后来结集为《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一书。《顾准画传》认为,顾准在对资本主义制度为什么最先出现在英国这一问题所作的独特研究,充分表达了其进步史观。顾准明确主张:“地上不可能建立天国,天国是彻底的幻想;矛盾永远存在。所以,没有什么终极目的,有的,只是进步”;“今天当人们以烈士的名义,把革命的理想主义转变为保守的反动的专制主义的时候,我坚决走上彻底经验主义、多元主义的立场,要为反对专制主义而奋斗到底!”《顾准画传》指出:“他在《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所强调的法权主义、重商主义、科学精神、民主主义、多元主义,都是在充实和丰富马克思理论。”

中国已经进入21世纪,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人们的思想意识伴随着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而开始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趋势,但是,简单的社会两分法仍然定于一尊,也仍然是社会意识的“主流”。由是观之,顾准的研究当然也存在着局限性,但是,毫无疑义的是,顾准在三十多年前的探索在当时乃至今日,都具有深刻的意义。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军]

标签:顾准 传记 顾准画传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