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丁玲的厄运始于何时?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图:1952年3月15日斯大林文艺奖当日摄于莫斯科

丁玲的厄运始于何时?原中宣部的黎之说:“1955年6月底关于胡风的第三批材料公布不久,当时的作协党组副书记刘白羽、作协党总支书记阮章竞共同署名向中央宣传部写报告‘揭发’丁玲、陈企霞等人的问题,并附了有关丁玲、陈企霞等人的材料。这个‘揭发’报告和附件,又提出关于1954年批判《文艺报》的事。材料从‘胡风事件’中揭露出丁玲等一些文艺界领导干部与胡风关系密切,说他们有自由主义。材料很长,有他俩人的签名,我看过这个材料。”

1955年4月,刘白羽被增补为中国作协党组副书记。在1955年和1957年两次批判丁玲陈企霞斗争中,坐阵指挥的是周扬,冲锋在前的是刘白羽。刘白羽资历级别都低于丁玲,为何刚来作协就写报告揭发丁玲?黎辛说过:“那时在文艺界的党员专职干部,如果说周扬是一把手,丁玲可以说是二把手了,丁玲的行政级别是7级,与周扬一样是副部长级干部,要批判这位在延安被毛泽东极为重视的作家是不容易的。”没有党组书记周扬同意支持,刘白羽不敢有此举措。

第一个向作协党组反映丁玲自由主义问题的是康濯,黎之说刘白羽、阮章竞的报告“附了有关丁玲、陈企霞等人的材料”,或即指此。康濯调离文学讲习所后,1954年秋天担任《文艺报》常务编委,后来又任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颇得信任。多年来有一个问题争论不休:康濯究竟反映了丁玲什么问题,是书面反映还是口头反映?

笔者看到一份康濯1957年12月7日在中国作协党组扩大会上的检讨(打印稿),应该是回答这两个问题的权威版本。

康濯说,他对丁玲的意见是,“认为丁玲是严重的自由主义,认为她的自由主义有些不择手段和不利于团结”,其表现主要是散布对周扬的意见。最初引起康濯注意的,是写批评萧也牧文章的“李定中”就是冯雪峰这件事“都隐瞒了周扬同志”,这让他“第一次明确感到有点儿紧张”。后来他曾经“从支书的责任”,“向她表示她有错误并劝她检讨或向党写个书面检讨”,“希望她主动一些,免得麻烦”,但他的建议“遭到了拒绝”。他也“曾和田间同志一道劝她有意见要找周扬同志谈谈,而她也总说她谈过,有些事谈得通,有些事谈不通”。这让康濯感到,“我要再不向党反映丁玲的情况就将向党负罪”,“于是我向党谈了丁玲的问题”。他以为反映情况以后,“党内开几次小会,严格地批评丁玲一下,别的领导同志也检讨检讨就行”,“丁玲是会接受批评、改正错误,专心去搞创作的”,而“周扬同志等也有缺点错误,只不过丁玲错误更为严重”。康濯并不赞成作协党组召开大会揭发批判丁玲,“为什么不给她开开小会或好好地同她谈谈就开扩大会议跟她斗”,“开小会或好好谈谈会容易解决问题些”,“党斗得过火了”。

康濯说:“我前年提供丁玲的材料并没写成书面,可以对证”。而且,他向党组反映丁玲问题时,“党已决定要批评丁玲”,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一点很重要:在康濯反映问题前,“党”就已经“决定”了。

刘白羽、阮章竞把问题反映到中宣部,陆定一部长该如何处理?如康濯所希望的“开小会或好好谈谈”,不失为稳妥简便的处理方式,都是延安时期的老同志,先后都在《解放日报》工作过。但7月下旬,陆定一署名向中央写了《中共中央宣传部关于中国作家协会党组准备对丁玲等人的错误思想作风进行批判的报告》,从报告题目可知,作协党组已经要“批判”丁玲。陆定一报告说:“在反对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暴露出文艺界的党员干部以至一些负责干部中严重的存在着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思想行为,影响了文艺界的团结,给暗藏反革命分子的活动造成了便利条件,使党的文艺受到损害。作家协会刘白羽、阮章竞两同志给中宣部的报告中,反映了这种严重的情况。他们根据一些同志所揭发的事实和从胡风反革命集团分子的口供中发现的一部分材料,认为丁玲同志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思想作风是极严重的。”“去年检查《文艺报》的错误时,虽然对她进行了批评,但很不彻底,而丁玲同志实际上并不接受批评,相反的,却表示极大不满,认为检查《文艺报》就是整她。”

陆定一的报告得到中央批准。中国作协党组从8月3日起,在东总布胡同22号作协机关楼下的小会议室连续召开扩大会议,最初只有20多位13级以上党员干部参加,刘白羽主持。周扬以领导身份出席,有时讲几句话。本来是要“对丁玲等人的错误思想作风进行批判”,但会议一开始却是追查胡风分子,然后追查一封匿名信,是1955年4月以“作家协会的一个工作人员”名义写给刘少奇,反映周扬搞宗派主义。8月5日第三次会上白朗发言说,匿名信和陈企霞一次谈话的内容、口气具有一致性,很可能是陈企霞写的。丁玲对这类会议向来不感兴趣,她坐在会场靠门的地方,经常站起来走动,揉腰,大概是腰疼。会议开了两三次,规模扩大到30多人,换了作协楼上一间稍大的会议室,内容对外保密。8月6日第四次会议开始转向,丁宁回忆说,《新观察》主编戈扬“以一贯从容不迫、勿须字斟句酌而成竹在胸的老练作风,说道:‘丁玲、陈企霞不是一般的思想问题,而是反党性质,并且已形成那么一股反党暗流……’”“这是一个炸雷,炸得人蒙头转向”。后来又有人“几乎是点着丁玲的鼻子”说:“你反对周扬同志就是反对党!” 另有不少人附和:“周扬同志代表党中央执行党的路线,反对他,就是反对党的路线!”周扬最后发言说,作家协会有独立王国小集团,有反党暗流,号召大家揭发。8月8日召开第五次会议,开始揭发批判丁玲,刘白羽说中宣部决定扩大会议规模,由30多人扩大到70人,请文化部、全国文联各协会派人参加,作协会议室坐不下,地点改在宝珠子胡同全国妇联的一间中等会议室。到8月13日第九次会议时,会议记录的标题由《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扩大会议座谈“匿名信”问题》,变为《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扩大会议座谈关于自由主义、反党暗流问题》。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媛]

标签:丁玲 厄运 反党集团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