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侯孝贤香港书展讲座全文:且谈《刺客聂隐娘》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现场的朋友们大家好,今天的这个场非常大,大家都是来看大家心目当中的偶像侯孝贤导演的。再给一次掌声好不好?我知道侯导的人气非常旺,当大家知道侯导会来的时候,这个场地都不够坐,所以特别改了一个最大的演讲厅。我相信大家之所以在今天,特别想见侯导的原因,在于侯导的这部巨作《聂隐娘》。它是一部武侠电影,而且在今年的戛纳电影奖中,您也荣获了最佳导演奖,这个八年磨一剑,到底背后有怎么样的故事呢?稍候的时间,我们请侯导来跟我们分享。

但首先我想问,我相信我们很多的朋友也很想知道,您以前每拍一部戏,两年就有一个作品。从小就喜欢武侠小说的您,为什么在相隔几十年之后,才把你最爱的题材,带上屏幕呢?

1.谈戛纳得奖:太熟悉游戏规则,所以《聂隐娘》得奖时并不兴奋


主讲人:侯孝贤

侯孝贤:因为以前,假使要拍一个武侠片的话,它的技术部分,其实不那么容易实现。就像胡金铨的《龙门客栈》,它要表达速度,只能拍脚步的特写,一直跑,一直跑。它没有办法真正把武侠世界描绘的那种轻功,那种速度做出来。后来邵氏之后,拍得最好就是徐克。但他花了非常多的努力。

徐克以前从越南搬到香港,他们是全家就睡一个地方,挂蚊帐,然后他每次在里面看武侠小说,到了睡觉时间,父母都进来了,把灯关了,他只好睡了对不对?没有,他没看完,就把灯打开接着看,看到他爸爸叫,没办法才睡,如此痴迷。所以他武侠电影可以在那么早的年代,还能拍得那么好,是有原因的。

主持人:那您的热衷程度有多高?

侯孝贤:小学差不多五年级吧,开始跟我哥哥看武侠小说。我骑脚踏车去,一抱就是一整部回家。不多久,武侠小说看光了,以后就在那边盯,看看有没有新出的,比如新出一册两册,还在连载的。没有了就看旁边的黑社会小说。

黑社会小说不多,一下就看完了,后来就开始看言情小说,全部都看完了,回到学校就开始去借图书馆的书。那时候很多翻译的,比如《基督山恩仇记》、《鲁宾逊漂流记》那种翻译书,大概也都看得差不多了。这种习惯一直养成,一直看,所以才会有这个底子。所以我一毕业的时候,就可以做编剧。

主持人:其实刚才侯导就说,从小他很喜欢看书,但是武侠是您所比较热衷的一部分。隔了那么多年,您有那么多以台湾社会为题材的电影,有获奖,有很大的影响力。为什么在现在选择,八年之后来选择《聂隐娘》,改编成电影呢?

侯孝贤:因为这八年呢,主要是我当了三年的台北电影节主席,五年的金马奖主席。这一部分一直想拍,甚至早就开始讨论剧本了,但就是因为这种职务的限制,我才会耽误那么久。

主持人:说实话,这个电影在还没有上映时,在戛纳电影节已经获得了最佳导演奖。而且你的这个描述方式,拍摄方式,和一般导演不同,在特技方面做得比较少,比较写实。那当时有没有想到过,今年这个大奖会落到您的头上呢?

侯孝贤:这种事最好不要想,你想的话就难免会七上八下。其实我在跟舒淇合作《千禧曼波》的时候,我跟她去坎城,因为我们入围奖项了。但后来其实就得了技术奖,于是我叫她上去代表领。在领之前,我就跟她说,你看那些评审,其实都是参差不齐的。你得最大奖的时候,基本的概念就是所有人都能够看,所有人都看了感觉不错,那就会得那个最大奖。有的时候,它不一定是最优秀的。

主持人:其实刚才侯导说了,他在拍每部电影的时候,不冲着去拿奖的目的;但是他每一部戏都拍的非常用心。但是我想知道,侯导,当您这个奖落在您身上的时候,那一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侯孝贤:其实没啥。

主持人:是不是奖拿多,所以麻木了?

侯孝贤:没有,主要那个游戏规则我太清楚了,因为我也当过评审,坎城当过,其它地方也当过,我都知道,每一次都这样。

主持人:我觉得侯导是非常低调,而且很谦虚的一个大导演。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总是说,也没有特别的刻意,只想把这个片子拍好,按照自己的这样一个构思去做,从来没有想到要怎么样去迎合观众的口味。我想看看我们下面的粉丝,铁杆到什么样的程度。知不知道在这次戛纳电影展上的那个场刊,评审和观众的评分,侯导得的这个奖,评分是多少分数,知道吗?

侯孝贤:有公布吗?

主持人:有,我看到过数据,说是3.5分是今年最高的,也是历史第二高的。

侯孝贤:真的?我不知道。

主持人:有没有凤凰周刊的这个记者在这儿?我看了最新一期的这个凤凰周刊,上面有一个非常详细的报道。所以可能您的观众,跟您还是挺契合的,不像我,我对于这个成绩、分数,最后的结果比较看重。

2.谈《聂隐娘》编剧新搭档: 朱天心和唐诺的女儿,叫我猴子叔叔


主讲嘉宾:谢海盟、侯孝贤

刚才说到侯导在拍戏的时候,跟别的导演有一些不一样,您是会比较写实的。因为在这部戏之前,您拍摄的主题都是以台湾背景,做出这样一个社会片,可能是一些小人物的一些生活。因为是细微,您也没有说教,所以可能感动普罗百姓就会比较多一点。在这部戏中,其实您有一个新的搭档,就是谢海盟,海盟是您老搭档的外甥女,是吗?

侯孝贤:对。

主持人:是天文的外甥女,她其实跟了您已经七年,在做这部作品。

侯孝贤:对,很早,讨论的时候就很早。

主持人:对于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女孩,加入您的团队,您有一定的要求和审核吗?

侯孝贤:她啊?她在念高中还是初中,高中吧,我就知道她写过30万字的小说。

主持人:是吗?

侯孝贤:不给他姑姑,不给他妈妈,不给他爸爸看的。

主持人:就给您看?

侯孝贤:没。

主持人:也没有,您怎么知道?

侯孝贤:谁也不给看,那是后来,后来才知道她是这样一个状况,她你想想看,十几岁,下笔之快,出乎意料。

主持人:当她加入您团队的时候,您有没有评估,因为有这样一个阿姨,您的好搭档,就选她了?

侯孝贤:选什么?

主持人:她作为您的编剧?

侯孝贤:我编剧不必选,天文带她来,大家一起讨论啊。我们是这样子,有一个故事,就开始讨论;其实最重要的方式,就是把所有背景理清。哪一年应该是什么,哪一年是什么,全部理得清清楚楚。理清楚了以后,其实就可以框出来它的一个范围,形成一个限制,而你不能超越它。在这个范围里面去做,你就自由了,在这个范围里面怎么想都行。

主持人:据我了解,《聂隐娘》这个小说是一千多个字,是非常短的短篇,所以非常考验编剧的功力。当然了,侯导自己就是编剧出身,这很关键。因为以前我们都知道,其实作为一个电影的导演来说,他对剧本的把握,或者对整个戏的这个框架,是绝对的主导。但是把一千多个字拍成一个获奖大片,我想想是很不容易,你们是四个编剧一起来写,最终写了多少字?

谢海盟:一万五千字。

主持人:这个写作过程怎么样?

谢海盟:其实怎么讲,我们说《聂隐娘》一共是1734个字,包括后来侯导他去查新旧唐书,查资治通鉴,找出说跟韦伯这一段有关的记载,都很简单,大概都是一行一行。用这样片段片段的记载,我们来把它卡出这个《聂隐娘》的故事结构。

最近有些人会问过我说,为什么不直接用一个完全架空的结构?那我觉得,利用一个现实史实的事件,也不是一件坏事。因为《聂隐娘》基本上最核心的,还是在讲人的故事。你不要再去花心力去架构那个时代,你就专心的把人跟人之间的故事,努力去描述好,就够了。就像侯导说的,把那个框架框出来之后,我们在里头去完成,描述我们最核心的,《聂隐娘》自己的故事,他和田季安的故事,或者他跟对双胞胎公主,人与人之间的核心这个感觉,就足够了。

主持人:海盟,你写作能力是很强,我知道你对这个戏曲也比较感兴趣,但是跟侯导这样一个大导演来合作的时候,一开始有没有压力啊?

谢海盟:候导是一个长辈;我以前都叫他猴子叔叔,一路叫到大。我有我的优势,我不怕他。而且他真的没有架子,又很爱耍宝。我叫他猴子叔叔,他还会真的摆出像猴子的样子。所以我不会有压力的。

主持人:你是不是也很向往,能够跟侯导去合作呢?

谢海盟:其实也没有,就是说真的就没有。我要澄清一点就是,我真的看侯导的片子不多。为什么?因为我没什么机会看他片子。我一在家里看他的片子,朱天文就会鬼叫,叫我把电视关掉。

主持人:为什么?自己的作品也不想看吗?

谢海蒙:他们可能从编导的角度看,看到的都是不足的部分。像天文,尤其她是搞文字的人,跟侯导这种搞影像的人又不一样,所以她会觉得说,剧本编出来的时候,是这部电影最完美的时候,之后拍摄时就会受到影响。

你知道台湾电影拍摄环境,不是那么的好。因为没有工业化,所以拍摄的过程,是一个不断跟现实条件妥协的经历。可能在编剧的眼中,百分之百不断往下削,打九折,打八折,打七折,所以最后她会觉得说,她可能觉得自己电影看到的是一个打八折,打七折的结果。

主持人:侯导认同吗?真是这样?

侯孝贤:我告诉你在执行的时候,这是必然的结果。我们今天讲在美国的话,可能OK,因为什么?演员什么都可以到位。

所以我自己觉得,我的电影是往下降没错,但是我要抓到一部分。这一部分就是那种味道。可能他们感觉可能只有1/3,1/5,但是问题是,那个的背后会酝酿出东西来。意思就是说,它是看不见的,要观众看的,自己想象的,有些观众想不到,那就没了。想得到,越看越有趣,就不一样了。所以当你没有办法做到百分之百的时候,那你就做到你最爱的,譬如说50%。但是因为你这个做到非常有能量的时候,它会扩散,所以外国人都看得清楚。不然为什么外国人那么喜欢我的片子?

主持人:看得很清楚,分数也给的很高。在这个商业社会,绝对的结果其实也非常重要的。其实有一点认同,因为侯导做电影,我作为一个电视人来说,我也一直跟我年轻的同事说,其实对我们自己的作品,你不满意才能进步。不要每次的作品出来都很陶醉,觉得做很好,那就没有再前进了。但是有没有这么样的反差,到连自己的作品不看了?侯导不会吧?

侯孝贤:我通常假使定稿了,我就不理了,我连看都懒得看了,因为已经定稿了,定稿了交出去了,也没的改了,就算了。你事后很久会看,有时候感觉有些地方还不行,但是大部分,我是用去除法,大部分都留下来了,都大概可以看。但是你年轻时候的东西,难免幼稚是一定的,因为那时候眼光还不足。

[责任编辑:杨松林]

标签:侯孝贤,聂隐娘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