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韩寒遇见香港


来源:亚洲周刊

人参与 评论


 韩寒首次登陆香港书展刮起「韩旋风」,成为最受追捧的「偶像明星」作家,他的无主题演讲在「政治问题」和「男女问题」之间游离,赢得好评。他称自己是「讲真话的既得利益者」,会继续讲真话。

人未至,声先近。二零一零年的香港书展,从韩寒确定将出席「名作家讲座」开始,有关韩寒的各种讨论就在香港报章网络上响亮了半个月。从内地「八零後」到香港「八十後」,从用韩寒类比鲁迅,到拿他类比李敖……热潮之中,这个二十八岁的年轻作家的讲座订座率直线飈升,直到七月二十二日,湾仔会展中心的演讲厅第一次迎来破纪录的听众人数:一千八百人,一个厅直播,二个厅转播,全场满座,走廊里从始至终都站满人。

这无疑是香港书展开办以来最受追捧的作家讲座之一。其热度,仅次於当年武林大侠金庸所掀起的热潮。

两个小时的「无主题演讲」,韩寒开场即说:「这是一个什麽都可以说的地方,所以我就没什麽可说的」,没有作更多论述,接着,他挨个回答了包括主持人和观众现场提出的四十六个问题,留下了更加厚的一叠未及在现场回答的纸条提问。短兵相接的提问和回答,显然是韩寒之所长。整整两小时,在机智的语言跳跃中,现场气氛热烈,掌声和笑声连绵不断。

有人问韩寒除了政治,还写什麽别的。韩寒说事实上他不写政治,「我很讨厌政治,我很热爱文艺。只是我不喜欢我所热爱的文艺被我所讨厌的政治所妨碍」。

有人问韩寒是否有可能从政。韩寒笑谈:「欲从政,先自宫。」他说自己「不能接受和很多不解风情的人在一起」,「不能忍受在台上说着那些排比句」。

有人问韩寒作为赛车手,如何保持写作的灵感。韩寒继续黑色幽默:「欢迎大家到大陆去走一走看一看,这个国度还是可以提供给你很多的灵感。」

「你怎麽处理恐惧呢?」韩寒现场尖叫了一声,以示作答。

「你没念过大学,写作会不会後劲不足?」韩寒说唐骏「野鸡大学」学位事件後名人纷纷改学历,因为自己并没有拿到高中文凭,所以自己也该把学历从高中改为初中。

韩寒说:「谢谢唐骏。」他还不断说:「感谢国家。」

他熟练使用着在中国大陆语境中的各种讽刺笑话,也轻盈避开各种涉及家国民族的宏大问题,「女人」是他挂在嘴边的挡箭牌。「你怎麽看台湾?」「我爱台妹。」「你会移民吗?」「我不喜欢洋妞。」最直接的问题来自讲座之前,长达五十分钟的媒体记者招待会。

平反六四?当然!

记招会上,一个来自香港大学新闻系的学生问韩寒:「你觉得应不应该平反六四?」韩寒依然选择了「女人」切入话题:「前几天呢,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她是在大陆的,可是呢我好害怕我说了真话就像冯正虎一样留在了香港,但是我相信我的态度你可以从我的话里面体会到。你要问任何一个文化人应不应该平反,我相信都会得到一样的答案。当然。」

一千八百人参加的讲座,从内地赶来的读者占了一半,其中女性占大多数。这个身兼赛车手、作家、博主、杂志主编等多重身份的年轻人,俨然更像一个「偶像明星」。更有女粉丝在讲座现场,通过纸条求爱,把在「政治问题」和「男女问题」之间游离的演讲气氛推向更有娱乐色彩的高潮。

第二天,香港报纸有六十多篇文章报道了韩寒的讲座及记招会。如无例外地——或者,如讲者所愿地,男女问题成了报章的标题焦点:「韩寒风流似韦小宝」、「韩寒自认花心,粉丝当众求爱」、「韩寒﹕我会买?模写真」、「香港是甚麽都可以说的地方」、「夏日掀『寒』风演讲厅座无虚席」。

有香港网友评论韩寒「太滑头太安全」,也有人说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异见者,而是游走在边缘上的直言人士」。

专程来听韩寒演讲的香港读者齐小姐表示有稍稍失望,「他没有讲什麽实质问题,似乎是浪费了这个很好的机会和平台」,但她承认「这样的演讲很轻松,也许更多的内容还是要看他的文章吧」。

在本地电台节目里,香港主持人们一致认为,韩寒的聪明在善於调转逻辑,用很短的话回答所有问题,而且善用网络语言,和听众容易亲近。「当然,最重要是他帅啦。」主持人笑谈,香港政客再怎麽幽默,不及韩寒帅就不会比韩寒更受欢迎。

受陈文茜李敖非议

而作为前後场讲座的作家,台湾媒体人陈文茜调侃韩寒,还惹来了两岸三地媒体上不小的争议。

七月二十一日,陈文茜在演讲中被问及李敖如何评价韩寒时,她引用李敖的话:「韩寒这个人不需要谈。长得帅,过几年和马英九一样,再美的男子不过如此。知识不够,没什麽好评论,红了也好,不红也是理所当然。」陈文茜接着说:「我认为他是个可爱的孩子,赛车选手,长得帅。可是我不喜欢他讲的一句话,『上海世博是用钱堆出来的。』这句话显示出了韩寒的肤浅。」

陈文茜表示自己曾四次深度采访上海世博。「如果说世博是钱堆出来的,那韩寒所参加的赛车比赛才是真正用钱堆出来的。」她还希望韩寒珍惜话语权。「上海世博我认为是上海一百年来最伟大的事情,韩寒居然像放屁一样的说它是用钱堆出来的。」

「放屁一样」和「肤浅」,两词一出,韩寒粉丝在网上立刻反弹,回应陈文茜「没有风度」、「不解国情」、「双重标准」。而韩寒在记者会上则选用「大男子主义」方式低调地回避了这个争论:「我不会去和女生争辩什麽。」

书展的另一位名作家贺卫方则不认同陈文茜此番言论。他认为,陈文茜和李敖都有害怕失去某些利益之嫌。他感叹:「陈小姐作为一个有影响力和社会地位的前辈,讲别人说话像『放屁』这样伤害到後辈的话,是有失身份的。我想她四次去上海世博肯定走的是贵宾通道,不用排队。」

在讲座的最後一个提问,有观众问韩寒:「你觉得你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韩寒深呼一口气,说:「Yes, I do!」为香港之行划上句点。

正如艺术家艾未未评价韩寒是一个「在自己位置上承担了责任的人」,韩寒深知自己的位置,他说如果说中国充满了各种既得利益者,他自己就是「讲真话的既得利益者」,他会继续讲真话,因为这是他这个位置上唯一能做的。

当然,在言论自由的香港,韩寒可以在各方势力的密切注视下,放松两天,不必再做《皇帝的新装》里那个迫切地要喊一嗓子真话的孩子。

但无论如何,韩寒那句类似表白的「Yes,I do!」,正像是作家章诒和对他的评价般简单直接:

「他顽强地保持着自己的天性」。■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香港书展 韩寒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