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代鬼才:黄霑 | 凤凰副刊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有文,有识,有趣——凤凰副刊


香港乐坛的一大金字招牌,是“辉黄”。所谓辉黄,前者指传奇作曲家顾嘉辉,而后者就是黄霑。黄霑不仅是乐坛的传奇人物,他的影响力已经超出了流行音乐,成为代表香港的一个时代标签。他不仅会作词,还会作曲、演唱,创作了超过2000 首作品;主持电视电台节目,写专栏、写小说、写剧本、演电影,样样手到擒来,因此与金庸、倪匡、蔡澜一起,被冠以“香港四大才子”的美誉。

金庸与倪匡将华人小说的成就推广至全世界,上亿的书迷就是最好的证明;蔡澜则代表着中国的饮食文化,他的美食专栏影响着许多人的味蕾;而在这四人当中,黄霑是流行音乐界的唯一代表人物。他的一生,也见证着香港乐坛的崛起、辉煌与没落。黄霑1941 年出生于广州,8 岁随父母移居香港,也是战后新移民中的一员。他在香港一直接受着正统教育,22 岁从港大中文系毕业,即便是70 年代因填词作曲而迅速成名,仍潜心学术,41 岁拿到港大哲学硕士,后来在60 岁高龄依然继续攻读香港大学博士学位,终于在62 岁拿到了自己的哲学博士头衔,而此时他的身体已经非常不适,离他的生命终点只一年有余。

黄霑的三份毕业论文均与音乐有关,分别是《姜白石词研究》《粤剧问题探讨》以及《粤语流行曲的发展与兴衰:香港流行音乐研究(1949 ─ 1997)》。其中最负盛名的自然是最后这篇为黄霑赢得博士头衔的论文,这篇资料翔实、内容丰富的学术论文也成为目前香港流行音乐研究最具代表性的文字之一。

仅仅从他的流行乐创作方面来讲,可以谈及的就有很多话题。例如与顾嘉辉的合作。“辉黄”的显著标志是大气,这和他们为许多武侠、枪战动作、黑帮题材的影视剧创作主题曲有关,顾嘉辉的旋律与黄霑的作词,相得益彰,互为映衬。而且即便是重复写同一个题材,他们亦能每次都玩出新鲜的花样。例如《上海滩》三部曲,辉黄组合分别写了《上海滩》《万般情》与《上海滩龙虎斗》三首歌,每次略有不同,但却殊途同归,同样经典,也难怪日后黄耀明将之组合为一首《一二三上海滩》,竟然也十分动听。黄霑给我的最大印象,来源于他个人的洒脱不羁。四大才子里他和倪匡都爱喝酒,他不仅爱自己喝,更爱和好友喝,拍电影就跟导演喝,如《倩女幽魂》期间他和导演徐克就喝了不少的酒;和倪匡喝他还嫌不过瘾,因为倪匡喝酒从来不带自己的儿子倪震,黄霑亲自带倪震去夜总会喝酒,叫上一排小姐让倪震挑……黄霑的“色”也是出了名,不仅当年自己出轨闹得全城皆知而被封“年度贱男”,更亲自写过内含大量荤段子与粗言秽语的《不文集》,此书二十年内重印60 次,成为坊间翘楚;而他更以“不文”为名主演了一系列的三级片,内容也无外乎是讲述男人如何偷欢,因为大受欢迎,此系列更在后来升级为“国际题材”—例如1992年的《不文教父带你嫖韩日》,单从片名就已经能感受到放浪程度。黄霑在个人生活上的这种放荡,也成就了他在文艺创作上的种种经典。例如喝酒,就在半醉半醒之间写出了《倩女幽魂》;多情,也让他能在领取“金针奖”的时候,公开说“林燕妮是我过去十五年来写作的灵感泉源”。至于这种坦荡荡的“咸湿”,更成为许多少年的性启蒙老师,例如李克勤就说自己读书的时候,将《不文集》视为人生必读之作。

而他的嬉笑怒骂更是毫无禁忌,80 年代谭咏麟录制专辑《爱念》,因为一句歌词的发音不准,他当场在录音室里将谭咏麟骂得狗血淋头;90 年代四大天王当道,他又批评刘德华写歌文理不通,“没有看过写情写得那么笨的人,如果不是他自己唱,根本没人听”;2001 年,他公开在节目里批评当时风头正盛的作词人林夕为杨千嬅所写的歌曲《如果东京不快乐》“写得不知所以”……

这些只是黄霑骂人事例中的沧海一粟。但是他的这种心直口快却并不会真得罪人,相反却是真心真意提出自己的看法,光明磊落。被他骂的,也大都乐得其所。谭咏麟日后认为自己唱歌很注重发音,就是因为经历了那次的录音事故;刘德华得到批评之后填词越来越注意文法,数年后黄霑再评,已经称赞有加;在黄霑接触过林夕,了解他不少作品之后,也下了定论:“林夕最擅长情歌,是写情高手;用叠字,技巧之高,乐坛中仅见,我自问甘拜下风。”

这种大情大性的为人风格也深深影响了黄霑的创作。1979 年他作词、顾嘉辉作曲、罗文主唱的《狮子山下》,题材是十分主旋律的,要唤醒香港人的家国意识,“既是同舟,在狮子山下且共济,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随”数十年来不停激励着香港人前进奋斗,“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更被多次引用,时至今日这首歌的意义早不仅限于电视剧,而是已经超脱出时代的界限,成为最能代表香港的歌曲。

另一首同为电视剧所作的歌曲《明星》,亦成为香港歌手阐述内心世界的代表作。这首歌原作于1976 年的同名电视剧,但后来的影响力也已经超出电视剧,尤其是经过叶德娴、张国荣两位歌手的演绎,成为又一首时代之歌。2007 年,香港电台为纪念已故的张国荣、陈百强、黄家驹、罗文、梅艳芳和邓丽君而制作的电视纪录片《不死传奇》,用的主题曲便是这首《明星》。“当你见到天上星星,可会想起我……”黄霑自己作词作曲的这首歌,业已成为坊间怀念这些已故艺人的最佳注脚。

他豪气的做人风格,在《男儿当自强》《我的中国心》《沧海一声笑》这些歌曲里更体现得淋漓尽致。《男儿当自强》是徐克电影《黄飞鸿II》的主题曲,“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日后几乎成为男性阳刚气质的代言字句;《我的中国心》这首歌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两地关系破冰,1984 年春晚,来自香港的张明敏唱了这首歌,“河山只在我梦里,祖国已多年未亲近;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引起了电视机前几亿观众的强烈共鸣。

至于《沧海一声笑》,则来源于1990 年,黄霑为徐克的电影《笑傲江湖》谱曲。传闻当时写了六稿,徐克都不满意,深感无奈的黄霑随意翻阅身边的古书寻找灵感,看到《乐志》里说“大乐必易”,黄霑心想,最易莫过于中国古音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就反用改成“羽、徵、角、商、宫”,接着在钢琴前一试,就顺着写出了整首歌,成就了这首旋律极其简单,却隽永悠扬的《沧海一声笑》。那“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的歌词,结合电影里白衣儒冠的三人边弹古琴,边豪饮大唱的镜头,成为一代武侠配乐的不朽之作。徐克与黄霑联手将那一直只存于金庸小说里,单凭读者想象力才能听到的《笑傲江湖》与感受到的武侠世界,以最具原著风格的韵味呈现在大银幕上,成为永远无法磨灭的电影画面。

1991 年成为黄霑事业巅峰的一年。他不但拿到了被视为终身成就奖的“金针奖”,更在那一年凭借给叶倩文的《焚心以火》拿到了最佳作曲、最佳监制和金曲金奖,凭借《沧海一声笑》拿到了最佳中文歌词,接着又因《秦俑》拿到金像奖最佳电影配乐,再因《沧海一声笑》拿到金马奖最佳电影歌曲,达成了黄霑在乐坛奖项的大满贯。此种景象空前绝后,至今仍无人能够超越。在那之后,随着顾嘉辉的逐渐退隐,再加上创作的全盛状态褪去,年纪渐长的黄霑将重心放在音乐之外的其他事业上。他开始主持各类综艺节目,1994 年获国务院及新华社香港分社“香港事务顾问”之委任,更研究学问,任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荣誉院士。1998 年,他与顾嘉辉合作举办音乐会,至2000 年止,两人在香港、广州和东南亚地区举办了大大小小29 场音乐会,这也是迄今为止纯创作人身份所举办音乐会的最高纪录。

2001 年,60 岁的黄霑查出患有肺癌。在那之后,他依然继续攻读港大哲学系博士学位、主持节目,更与香港民乐团合作,继续举办演唱会。写专栏、写歌词,他依然用充沛的精力继续为乐坛发光发亮。

但是两年间他接连出席了罗文、张国荣、林振强和梅艳芳的葬礼,这些与他曾经亲密合作的朋友们接连离开,更显得香港乐坛的飘摇与没落。在张国荣的葬礼上,黄霑情深意切地致以悼词,怀念这位香港不可多得的巨星。“是否上天要透过Leslie,令我们明白人生根本就是无常,红尘是永远多苦?又或者,是否上天想透过他,教我们从今以后要好好学懂珍惜,由今日起我们要很率心地爱护我们本来就该爱护的事事物物,因为好的事物不会永远陪伴着我们?”这番说话,不仅适用于对张国荣的怀念,更为我们传达出一种黄霑式的人生观。因为此时的黄霑已身患绝症,真正“知天命”的他,想必已经对这数十年的人生浮沉,看得透彻分明。

2003 年底,梁汉文筹备专辑《03四季》,回顾2003年香港的种种不安境况。黄霑为专辑写了他生平的最后一首曲作《情常在》,这首歌由林夕作词,歌中充满伤感地怀念着种种逝去的世情,这也成为林夕和黄霑难得合作的歌曲;次年8月,他为张敬轩填出了自己生平的最后一首词作《Blessing》。对于这首阐述“英雄”为主题的歌,黄霑事后还觉得不满意,亲自打电话给张敬轩致歉,说“填穿了”,因为歌词里出现了“英雄”二字。可惜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修改。

2004 年11 月24 日凌晨零时46 分,黄霑逝世于香港沙田仁安医院,享年63 岁。香港各界为黄霑举行了多个悼念活动,生前好友顾嘉辉更与温拿乐队一起写就《霑叔—给黄霑博士的歌》一曲悼念,这首歌由林夕、郑国江和潘源良共同作词。“鬼才谁及你,笑谈成道理,心头长是众人的知己……”字里行间充满着怀念黄霑的感伤。

黄霑的一生,不仅见证了香港乐坛的种种变迁,更以歌手、作曲、作词、监制的全能身份参与乐坛,谱写出无数首金曲,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犹如他人生最后所写的《Blessing》的歌词所讲,前人留福荫,都化春风暖世间。黄霑虽已仙去,但他留下的这些歌曲,却会继续感动后人,成为热爱粤语歌的千千万万原因之一。人去情在,长留着花火。

霑叔,怀念您!

情常在

同苦当甘 同车共坐 谁已离座 聚少别多

同心异志 同关共破 同证年代 在身外过

无涯杯光交错 毋忘风雨当初

离别近 梦想远 祝福不怕多

同心未碎 韶光易过 人去情在 长留着花火

凉风有信 余音未破 事过人在 在心上播

难求知心几个 能逢好友满座

离别近 梦想远 祝福不怕多

同哭当歌 同歌共播 人去情在 长留着花火

摘自何言 著  《夜话港乐2——粤语歌的光辉岁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黄霑 香港文化 流行歌曲 填词人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