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港陆民间关系三节点:大逃港、北进、捍卫本土


来源:南方周末

人参与 评论

 一百五十余年分隔,香港发育成一个既与内地相似又独特的社会。在改革开放前,陆港两地的关系仅靠民间零散而薄弱的来往牵连,但1980年代后,两地交往上升为官方共识,屡创经济奇迹的香港更一度成为内地的老师。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作为中国“一国两制”政治构想的首个试验场,香港树立了优秀的标杆,但经济上一度遭遇重挫。而另一侧的内地则续写着三十年高速增长的经济神话。

陆港关系,也在这一消一长中发生着或微妙或深刻的变化。


香港近来多有反对向内地开放自驾游的集会。HK9413“谐音”车牌成为流行“道具” (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图)

为逃港者加油

1979年,40岁的深圳宝安居民张大成在单位受了委屈,砌砖好手被分配去种地。在那个仍不能自主择业的年代,张大成准备到“对岸”试试。

新中国成立后内地先后有过4轮大规模的“逃港潮”,分别发生在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据统计,在内地漫长的困难时期,自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共有100万人偷渡香港。

1979年的8月16日,张大成耗尽家财换来一艘80匹的渔船,并带上了数十个同乡。深夜出发,有人求神,有人念毛主席语录以自励。两个多小时后,一行人抵达香港屯门。“刚上岸,船就沉了。”断了后路的张大成只得安心做起了黑市劳工。

香港正处于经济起飞的阶段,但市民主体仍是移民。怀着对共同经历的理解,新旧移民间守望相助,一些偷渡者刚上岸,就有人给送来食物和衣服。1980年10月,抵垒政策取消的前夕,全港华人或守在电视机前,或站在街道上为偷渡同胞加油,一些华人警察甚至拨开隔离绳拉落后者一把,还有偷渡成功者和市民在街头相拥而泣。

逃港者们经过艰辛努力大多融入了香港主流社会。统计显示,上世纪末香港排名前100位的富豪中,40多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逃港者。而“大逃港”也让内地意识到经济改革的迫切,1980年8月26日,在逃港的桥头堡深圳,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成立。

给内地当老师

到港两年后,张大成用6000元港币买了一张身份证。从此他不用再躲避那些趾高气扬的洋警察。

这一年张大成回了一趟深圳,随手带了一些海产和衣服,收到礼物的亲戚快乐得如同过年。对物资仍短缺的内地来说,香港随便一件“街边货”都是奢侈品。而香港导演张坚庭则记得当年一件碎花睡衣在内地被当成了时装的片段。

1980年代香港迎来历史上最好的光景。1970年代港督麦理浩所留下的政治遗产仍在惠及香港。1966年的“反英抗暴”运动后,港英政府成立了廉政公署,兴建地铁,并施行“居者有其屋”和九年免费教育等措施,“香港人”的身份因此得到广泛认同,港式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也进一步确立。当时流行的一曲《狮子山下》,堪为新老香港人共同奋斗的写照。

1988年,邓小平提出“我们在内地还要造几个‘香港’”,第一次在官方话语层面赋予了香港榜样的荣耀。香港的经济、文化魅力在内地到达了顶峰。香港从内地通向西方的“窗口”变成了内地的“老师”。

1990年开始,八成以上的香港上市公司北上内地,雇用了约300万内地工人。而香港本土在产业转型的同时,也将经济重心转向金融和服务业。

1994年内地提出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目标后,香港进一步成为内地干部在法律、证券、房地产等领域的课堂。一个叫梁凤仪的香港作家的书开始风行,成为受官方推崇的财经小说。此外,年产近300部的香港电影横扫亚洲乃至世界,万人空巷看港剧也成为一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

“那时候的香港人信心空前高涨,觉得无所不能,相信港式文化和生活能影响并同化整个中国内地。”香港专栏作家梁启智说。

在内地面前的焦虑

1995年,一本《北进想象》对回归前的港人心态进行了剖析:一方面,香港人作为从经济到价值观多元传播者的优越感,这充分体现在对内地人的称呼上:“表姐”、“表叔”充满着鄙夷和怜悯。

另一方面是香港人对回归莫名的恐惧。1997年,香港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移民潮。西方也认为回归后的香港会消亡于金融混乱、高犯罪率和市民逃离。

“北进梦想”也破灭了。1997年10月,在几乎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亚洲金融风暴袭港,过分依仗金融服务业的经济体系风雨飘摇,股市狂泻,无数香港人一夜负资产。1998年8月,港府入市干预才挽救整个城市。

香港为此付出沉重代价,经济肌体奄奄一息;加之2003年SARS重击,港式经济神话破灭。与之对照的则是内地持续多年的高速增长。“北进豪情急转直下,变成一种对于内地的防范心态。”《北进想象》一书的作者之一卢思骋说。

2003年,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区政府正式签署CEPA,自由行政策也开始实施。自此,围绕“救港”还是“毁港”的争论从未停息。港人一方面承认自由行解决了7万人的就业,另一方面却为资源的被抢占而忧心忡忡。

内地方面,对港优惠政策仍陆续出台。在“十二五”规划里,中央将在贸易开放、货币、国际和区域经济合作、企业联动以及交通能源等方面支持香港。

2011年,《香港城邦论》出版,作者陈云反对香港与内地过度融合,认为应保持距离来维持港式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这一年,改编歌曲《蝗虫天下》风行,内地人的形象从老土寒酸的“表叔”变成了极具攻击性和灾难色彩的“蝗虫”。

而香港人“守城”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内地在社会转型期所附带产生的贪腐、道德下滑和不公现象。“药家鑫案”、“我爸是李刚”和“小悦悦”等内地热点事件也在香港引发巨大的讨论,很多人担心这是内地社会的常态而遭到同化。

香港中文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主任陈健民的看法颇具代表性:“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守住我们的城市,至少避免这些不文明的因素摧毁我们的家园。”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大逃港,陆港关系,一国两制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