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白马》:我和姐姐都不是镇上最漂亮的姑娘,但…… |《 文学青年》颜歌专号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颜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5

白马

文/颜歌

 我和姐姐都不是镇上最漂亮的姑娘,但我们觉得我们就是。夏天还很远,姨妈不在,我们两个偷偷在房间里面把她所有的纱巾都拿出来,脱了线衣,穿着背心把纱巾往身上裹往头上缠,对着镜子照啊照的。姐姐说:“唉,为什么我们都这么好看?”我说:“世界上没有比我们更好看的了。”姐姐问我:“那是。你说我们哪个更好看?”我看了姐姐很久,忍痛说:“你比我好看。”

姐姐就把纱巾往下拉了拉,露出了自己的锁骨,她的胸部已经有两团软软的凸起-她骄傲地挺着胸,斜着眼睛在镜子里面看自己的侧面。我什么也没有,我就看着她,干羡慕她的乳房-我们两个玩了一会儿,又在抽屉里发现了姨妈的口红,那是一支变色口红,我们把它涂在了嘴皮上,等了又等,嘴却没有变红,姐姐说:“这个口红要晒了太阳才能变红。”

我们就穿着纱巾跑到阳台上去晒太阳,夏天还很远,我们两个忍不住觉得寒冷起来,但谁也没有对彼此说,我们站在那里,像两棵嗷嗷待哺的禾苗,等待太阳把我们的嘴皮晒得通红通红。

过了一会儿,姐姐的脸变红了,她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有一件事情我们都是不明白的,那就是姨妈总是能发现在她离开时我们两个都干了什么。这次也不例外,她把姐姐狠狠地打了一顿,姐姐那张刚刚还是全世界最美的小脸上,鼻子嘴巴和着眼泪鼻涕,忽然地不成了样子,姨妈拖着姐姐从客厅打到寝室,又从寝室打到客厅,姐姐哭得我心都碎了,我站在门旁边,动也不敢动,只会哗啦啦地流眼泪。

姨妈打够了,还得去厨房做饭,她在里面噼里啪啦地择着菠菜,我就溜到姐姐的房间去看她,她像一团棉花那样趴在床上哭着,但她很累了,因此哭得既没有声音,也没有眼泪,她看见我进去了,恨恨地说:“我好羡慕你没有妈!”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坐在她身边,用手摸摸她的衣角,说:“其实有妈也不错的。”

以前姨妈喜欢送我去上学,她帮我提着书包,七点半不到就要出门,我们两个过了南门菜市场,姨妈一路上跟人打招呼:“陈三哥,今天吃鱼啊?”“朱四伯,又吃藤藤菜啊?”“李大姐,伙食开得好哦。”-人家也客客气气地对她喊:“蔡二姐,送侄女上课啊?”

哪知道我姨妈立刻就翻脸了,腰一粗,眼一瞪,喝道:“哪个是侄女?是我的女啊!”

这样好几次,我们南门上的人就都懂起了,于是他们一个个热情地说:“蔡二姐,两娘母这么早就去上课了?”

她就高兴了,脆生生答应了,还要我喊人。

我们过了老城门,姨妈忽然叹了一口气,她拉着我,说:“云云,你要记到,姨妈就是你的妈,记到没?”

“记到了。”我说。

“有啥事情都跟姨妈说,有姨妈在哪个都不得欺你。”姨妈又字字铿锵地说。

“好。”我说。

那天下午放学回家,我在我们院子里找了很久才找到我爸,一群老头把他围得严严实实,看着他跟另一个老头下棋,我挤进去的时候,我爸正“啪”地把马打到棋盘上,吃了对面一个车,他高兴得手舞足蹈,大喊:“看老子的白马亮蹄!”-我说:“爸,回去煮饭了。”-“陈老头,你娃这下瓜了啊?”我爸说。

他终于还是发现了我,亲亲热热地说:“云云,放学了啊?”-我爸一把就把我抱到怀里坐好,一只手抱着我,空出一只手来下棋。

看久了,我也看会了,我爸每走一步棋,我就跟着说“炮打翻山”,或者“马走斜日”。不然就是“将军!”-喊了“将军”,就可以回家吃饭了。

我们家最多的就是面,一次我爸要下半把面,煮好了面,我爸给自己装一瓢,给我装一碗,然后加上酱油、猪油,再从碗柜里面拿出早就炒好的臊子满满放一勺子,我们两爷子就像饿死鬼一样开吃了。

我爸埋头吃面,发出呼呼的巨响,一分钟不到他就吃完了,把瓢往水池里一甩,一抹嘴,跟我说:“云云,你洗碗啊?”

“好。”我说。

他就跳起屁股地跑出去了,只要几秒钟我就能听到他的声音从隔壁子传过来:“钟老师,来接到杀一盘啊?”

我洗了碗做作业,也可以做了作业再洗碗,也可以洗碗完了不做作业,偷偷拿我爸租的武侠小说看,或者关了门挨家挨户去串门,我们院子里面的婆婆爷爷没有一个不喜欢我的,看见我去了,总要分两片蒜泥白肉到我嘴里,不然就从铁罐里拿出珍藏已久的大白兔奶糖来-院子另一头的余婆婆是最有钱的,每个月她有十元的零用钱,有时候甚至能在她那吃到一个稀罕的口香糖,而住在我们家那排房子里面的钟爷爷就非常穷,他老穿一件暗黄色的军大衣,那件衣服还是我爸不要了给他的-我这样逍遥到九点过,院子里面的老人们就都睡了,只有我爸还在和钟爷爷酣战,我可以睡,也可以不睡,可以睡在我爸床上,也可以去我的小床上睡,就算是我睡了,我也可以躺着睡,侧着睡,或者趴着睡。

但是姐姐跟我说:“千万不要趴着睡!”

我说:“为什么?”

她说:“你把心口压到,胸部就长不出来了!”

我大吃一惊,反驳道:“怎么可能?”-我瞄着她已经略略有两团凸起的胸,又看着我自己排骨一样的胸脯,暗暗发誓再也不要趴着睡了,我想:“总还来得及纠正,总不可能一辈子都不长了。”

那个时候,夏天已经来了,我们两个睡在姐姐房间里面的凉席上,光溜溜地只穿着内裤,装成两口子的样子-长出了一对小乳房的姐姐当了老婆,我就只有当她的爱人。我们两个亲亲热热地睡在床上,姐姐像个女人那样把头靠在我的颈窝上,我像个男人那样揽着她的肩膀,姐姐说:“你亲我嘛。”我就亲了姐姐一口。姐姐指着她的乳头说:“你亲我这里嘛。”

我吃惊地说:“怎么可以亲那里?”

姐姐老练地说:“两口子就是那样亲的。”

我就亲了姐姐的乳头,它们比她的那对乳房还要小,小而且细致,好几次差点从我的嘴唇间滑落过去,凉凉的,像两颗上顿剩下的闷豌豆。

我亲了一会儿,姐姐觉得过意不去,问我:“不然我也亲一下你嘛?”

我说:“对嘛。”

姐姐就公平地像我刚才亲她那样亲了我的乳头,她的嘴唇湿湿的,我问姐姐:“不晓得两口子这样亲有啥子意思。”

姐姐一边亲一边说:“你还小,不懂。”

我们很快大了,暑假以后,姐姐上了六年级,我上了三年级。我爸对我说:“姐姐要考初中了,你少去打扰姐姐了。”但我还是一有空就跑到姨妈家去,他们家有一个很大的21寸彩电。看完《花仙子》,姐姐就又开始给我打扮:她用红纱巾把我的头发绑起来,又在我的脖子上围一个黄色的长纱巾,然后画口红,把脸也画红了,最后,从她珍藏的贴纸里找一张翁美玲的照片,给我贴在额头上。我也依样给她打扮了,两个人就坐在阳台上看隔壁中学的操场,暮色来临的时候,操场里面总有一些人在散步,有些是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

姐姐说:“等明年我读了中学就可以耍朋友了。”

我说:“那是早恋。”

姐姐说:“人活着不就是为了爱情嘛。”

姐姐的话莫名其妙地就让我胸口发痛,我们两个肩并着肩,手牵着手,头发上绑着红纱巾,我忽然发现有一个白影子在足球场的旁边走来走去,我仔细看,那是一匹白马。

我对姐姐说:“姐姐,那里有一匹白马。”

姐姐说:“哪里有啊?”

我指给她看:“啊,那里。”

姐姐说:“没看到啊?”

我们两个都打了一个寒战,姐姐说:“我听到人家说,把红纱巾捆在脑壳上要看到鬼。”

我们两个手忙脚乱地扯了红纱巾,逃进了客厅,尖叫了起来。

姨妈在厨房里头就骂开了:“张晴,你喊啥子喊!你是疯子啊!”

她的声音可以让客厅的空间活生生膨胀两倍,但是姨爹回来以后她就老实了,姨爹就在隔壁中学教化学,他总是要带一摞厚厚的卷子回来改,他一回来,家里人都不敢出声了,姐姐和我两个乖乖地在房间做作业,直到姨妈做好了饭,喊一声:“吃饭了!”我们才敢出来,洗了手,端端正正坐在桌子旁边,到姨爹出来了,才敢夹那块看中了很久的卤鸭肉。

饭后姨妈又躲到厨房去洗碗了,姨爹就要检查我们的作业,姐姐数学不好,姨爹总是要骂她:“这道题又算错了!上次才给你讲过的嘛!”他骂了以后,就要问我:“蒲云,你看你会不会做?”

我就凑过去,看了一次题,算出答案,说:“是不是32啊?”

姨爹就跟姐姐说:“看到没有?妹妹每天跟到听我讲都听会了!你用点心嘛!”

姐姐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一眼充满凉意-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姐姐总以为我这次就要学乖了。

姐姐生气了,九点过我爸来接我回家,姨妈又从厨房里头大包小包地拿一些她做的东西让我爸带回去,姐姐就冲出来一把打掉了姨妈手上的豆浆馍馍,说:“不许给他们吃!凭啥子他们一天到晚吃我们家头的东西!”-我爸和我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姨妈脸都气绿了,然后连姨爹也从房间里面冲出来一把把姐姐提了进去,我知道她今天晚上又惨了。

第二天放学,我去六年级的教室找她,果然看见她手臂上黑黑的一条条鼓起来了,我站在门口叫她:“张晴!”

她理都不理我,在里面用力地收书包。

直到她收好了书包出来,我们两个就亲亲热热地手拉着手去买干脆面吃,我们吃得面渣一路都是,姐姐说:“今天去我们家吃饭嘛,我们化妆嘛。”

那天我们终于在姨妈的抽屉里找到了一支真正的口红,不是变色口红,它是一支如假包换的猩红色口红,我们双双站在镜子前面,姐姐又说了一次:“唉啊,好想快点长大啊!”

她吊着一双眼镜在镜子里面看着我,嘴皮红得好像出了血,我由衷地说:“姐姐,你真漂亮。”

姐姐把头发一甩,眼睛一眯,说:“长大了更漂亮!”

她说大就大了,根本不等我,有一次我在街上遇见了她,穿着一条花的纱裙子,围了一个白腰带-透过光线,我甚至可以看见她内裤上的花-她绷着两个大腿跟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说说笑笑地在国学巷口路过,往西街方向去了,我站在那里背着书包大喊她:“姐姐!姐姐!”

她不理我,我就喊:“张晴!张晴!”-我扯着嗓子,喊响了整整一条街。

她这才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放学啦?”

我说:“啊!”

她说:“我们去耍了,拜拜!”

她旁边的有一个男生问她:“哪个噢?”

姐姐说:“我妹妹,还在读小学!”

他们嘻哈打笑地走了,留下我继续读小学。

我还是去姨妈家里-没有了姐姐,好在我还有姨妈-姐姐要上晚自习,姨爹也有课,我们两个人就一起吃饭,相对坐着,姨妈非常喜欢吃回锅肉,一旦有这个菜,她就要多吃两碗饭,然后还要用剩下的油汤再泡小半碗吃。

她吃得咂咂作响,问我:“云云,你爸最近在忙啥啊?怎么都不来我们这儿吃饭了?”

我说:“他跟向老师出去耍了。”

姨妈问我:“哪个是向老师?”

“好像是他的女朋友。”我说。

姨妈加了一块嗞嗞作响的肥肉给我,说:“他耍朋友了?”

“爸爸说向阿姨要给我打毛衣啊。”我老实地交代了。

“打毛衣?”姨妈白眼一翻说,“凭啥子她一个外人给你打毛衣?你是我们蔡家的女,你的毛衣我给你打!”

她真的就给我打了一件毛衣,虽然离穿毛衣的日子好像还很远。毛衣是紫色的,总共有七个断掉又结起来的线头,姨妈好不容易打好了,让我穿。毛衣松松荡荡地挂在我身上,她满意地说:“很好看,而且可以穿到你大了以后。”

我就穿着那件毛衣,大夏天地捂痱子似的照着只有我一个人在里面的镜子,我悲惨得看起来就像个小男孩。

很快,全镇的人都知道我爸耍朋友了,他不来姨妈家接我了。晚上姨爹下晚自习,带着姐姐回来了,我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看着他们开了门,走进来,姐姐亲亲热热地说:“云云!”

我说:“姐姐!”-但是她立刻就走了,回到自己房间,砰地关了门。

我坐在那里,姨妈就走出来跟姨爹说:“你不忙歇,把云云先送回去都。”

姨爹送我回去,他骑着一辆很大的自行车,我们过了南街的老城门口,再往城外走,在二环路上往西街方向走一截,远远就可以看见河心街中间我们院子的灯了-姨爹送我到街口,说:“云云,自己回去小心点啊。”

我说:“好。”

我自己走完最后那段路,怕得要死,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了,我们院子的大铁门紧紧关上了。我用钥匙自己开了门走进去,看门的孙大爷透过窗户看了我一眼,又继续看今天的《老年文摘》了-那张报纸总是要在我们院子里面传上整整一天,直到晚上了才能轮到守门人看。

我和我爸住在院子的最里面,整个院子黑得看不见其他任何颜色了,连钟爷爷都寂寞地睡了,这种安静让我可以从食堂残留的味道中猜测老人们的晚餐-木耳肉片,麻婆豆腐,或者鱼香茄子-它旁边的那间屋子是我爸上班的后勤处,但是现在他早回家了,他正和向阿姨在灯下一起学习,她看见我,就站起来,说:“云云都回来了,我也该走了。”

我爸送她走,我不知道他会把她送到什么地方。

我就抱着姨妈给我的毛衣先睡了。

这个时候我最想的是我泼妇一样的姨妈。

上体育课的时候,我们班的坏学生陈子年说:“蒲云,你的运动服好脏了都还在穿。”

我在沙坑旁边,一边堆沙子,一边跟他说:“关你屁事。”

陈子年吃了一惊,他说:“你说怪话。”

他居然认为“关你屁事”是一句怪话,我看了他梳得一丝不苟的小分头一眼,说:“X你妈。”

陈子年吓了一跳,他跳起来,说:“你说怪话!我要告老师你说怪话!”

“你去告嘛!去嘛!”我白了他一眼,抓起一把沙子就甩在他干净得刺眼的白衬衣上。

他退后一步,冲过来一把把我推在沙坑里,骂我:“你这个坏学生!你没的妈!没的教养!”

“X你妈!X你妈!”我拼命地抓了沙子往他脸上撒。

事情闹得很大,老师把我们留在办公室里,等家长来接。

先来的是我姨妈,她气势汹汹地冲进来,问:“怎么了?云云,哪个欺你了?”

我一看见她就哭了。

姨妈问我们的班主任小朱老师:“朱老师,哪个欺我们蒲云了?”

小朱老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陈子年的爸爸也来了,他走进来,看见我姨妈,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客气地跟她打招呼:“蔡二姐,好啊?”

我姨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不说。

陈子年的爸爸这才觉得不对头,问朱老师:“朱老师,我们陈子年干啥子事了?”

朱老师说:“这两个娃娃不知道为啥在体育课打架了。”

“打架?”我姨妈眉毛一竖,声音就提起来了,“云云,他打你啊?”

我看着我姨妈的脸,流着眼泪,胸有成竹地说:“他说我没有妈。”

所有的人都看见我姨妈立刻像豹子一样腾了起来,当着人家爸的面一把揪起陈子年的耳朵,骂他:“你这个娃娃不学好!这么小嘴就这么歹毒!啥子叫做没有妈!你以为我们云云没的妈你就可以欺她啊?我给你说,我就是她的妈!”

她一边骂,一边大哭起来,哭得好像刚刚被打的是她自己,她哭得鼻涕都流出来了,但是她不管,用手乱七八糟把脸上一抹,又去抓陈子年爸爸的灰格子夹克,她说:“陈大哥,都是街坊邻居,你也是看到我们云云长大了,你咋这么歹毒,教娃娃说这种话!”

陈子年的爸爸满脸通红,一个劲想把我姨妈的手从他夹克上拉下来,争辩说:“蔡二姐,你说的哪里的话,我从来都没这样说过,不知道这个死娃娃从哪里听来的!”-他拉不下我姨妈的手,就狠狠给了陈子年一下。

陈子年也大哭起来。

等到姨妈拉着我的手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红通通的,并且一直在打嗝,我说:“姨妈,你不要气了,以后我要好生读书,他们就都不敢欺我了。”

姨妈说:“云云乖,云云乖。”

但是她的气还没发完,她带我去找我爸,又把他骂了一顿。

我爸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一句话都不敢说,像个落水的鹌鹑那样听我姨妈训话,姨妈说:“蒲昌硕,你耍朋友我都不管你!你要跟哪个好那是你的事!但是你不能不管你的女!你不管她,你就干脆不当她的爸算了!那个姓向的还好意思是个老师!居然一点都没帮你管云云,你的良心遭狗吃了啊!”

姨妈唠唠叨叨骂了十几分钟,终于想起还要吃饭,我们就去食堂吃饭了,姨妈走了以后,我爸送我去上学,路上还给我买了一个棒棒糖,他说:“云云,爸爸错了,爸爸以后要好生管你。”

唯一不顺心的事就是姐姐再也不跟我化妆了,她摆出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好像她是个大人了。我在姨妈家等她回来,她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姨妈在厨房喊她:“张晴,出来陪云云耍嘛!”

她说:“我在做作业!”

姨妈就不好说什么了,她跟我说:“来云云,姨妈跟你耍。”

姨妈一点也不好耍,我自己在客厅里面看电视,吃姨妈从他们土产公司拿回来的夹心饼干。

我知道她有事情瞒着我,我们吃饭的时候,我问她:“姐姐,上初中好耍不?”

她一本正经地说:“好多作业,学习好累哦。”

我说:“我帮你做嘛。”

她白了我一眼:“你以为还是小学啊!初中的作业你哪做得起。”

她吃了饭,说作业做完了,要跟同学出去,姨妈说:“天都黑了,出去耍啥嘛。”

姐姐说:“我们要准备明天生物课实验!”她就跑了。

我从来没有上过生物课,我们只有自然课。姨妈洗碗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姐姐的房间里玩,我就把她书包里面的东西都翻出来看。

里面有一本英语课本,上面全是我看不懂的东西,文具盒里面放了很多五颜六色的橡皮筋,还有七角钱。

我决定拿姐姐一角钱,还有一根红色的橡皮筋,因为她伤了我的心。

过了一会儿,我发现了姐姐的信。

那些信都放在书包的一个夹层里面,我一看就知道那就是情书了。开头是:“亲爱的晴。”

我的心咚咚地跳,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声音,准备一有响动就把这些东西塞回去-姐姐一直没有回来,姨妈在厨房问我吃不吃苹果,我说不吃-我看完了姐姐的情书,还有半张她没有写完的回信,开头是:“亲爱的峰。”

我的姐姐早恋了。

她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把一切都收好了,甚至没有拿她的钱和橡皮筋,姐姐发现我坐在她的房间里,警惕地问我:“云云,你在这儿干啥子?”

“看书。”我拿起早就准备好的一本书对她扬了扬,她走过来收她的书包,收了一下,问我:“你是不是动过我的书包?”

“没有。”我说。

“我给你说,不准动我的书包。”姐姐严肃地说。

“好。”我说。

姐姐和她的男朋友在信里总是说:“放学以后在操场边上的双杠那儿等。”

我就趴在阳台上等着看姐姐的男朋友,姨爹很喜欢种兰草,它们把我的脑袋遮得严严实实,好几次,我都看见姐姐警惕地往这边阳台上看,但是她什么也没看见。

我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站在阳台上,整个平乐中学的男女之事就尽收眼底。最开始我只关心姐姐,她穿着一条灯草绒的裤子,一件杏色的衬衣,像个仙女一样在双杠下面绕来绕去-过了一会儿,有个男的就过来了,他长得比姐姐高,寸头,穿着一件白衬衣,他们两个扭扭捏捏地,终于贴在一起,又过了一会儿,他们开始在操场里面转圈了:有时候他们转两圈,有时候五圈,有时候他们转上半圈就偷偷把手牵在一起了,有时候人多,他们转完了五圈也没能牵上手-这个时候我无聊至极,就开始看操场里面其他的人,主席台后面是另一个好看的地方,那里经常有一些人聚着抽烟,有时候打架,有一次,我好像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亲嘴。

他们真的是在亲嘴,因为他们不但抱在一起了,脑袋还像电影里面那样扭来扭去的,我把整个身子都探出去了-等回过神来,姐姐已经不见了,我活活灌了满嘴的凉风。

那天姐姐一回来她就问姨妈:“蒲云呢?”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颜歌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