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相声演员高晓攀《别怂》新书分享会 贺卫方王学泰助阵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怂,还是不怂,这是一个问题。

高晓攀,他是郭德纲的朋友、师胜杰的干儿子、冯巩的属下、姜昆的忘年交。他来自相声圈,却与学术圈的贺卫方、文学圈的刘震云、艺术圈的栗宪庭亦师亦友。

从个人经历来看,高晓攀1985年8月2日出生,狮子座,保定人。自幼学习相声,19岁漂泊京城,组建“北京青年相声剧团”,旋即解散。此后,他刷过油漆,干过司仪,当过推销员,短暂“落草”德云社。 23岁,创建“嘻哈包袱铺”,红遍京城;28岁,摘得CCTV电视相声大赛职业组金奖;29岁,登上央视春晚舞台;30岁,“晓攀传媒”融资成功,成为相声界第一家进入资本市场的公司。

在大多数人眼里,他已功成名就,但在现实生活中,他过得并不快乐。他念念不忘关于相声的一切,可他能站在台上说相声的时间越来越少;他是年轻人的励志偶像,却遍尝演员出走、剧场被封、演出被砸场的苦辛;走上舞台,他是让无数观众捧腹开怀的笑星,走下舞台,他是医院心理门诊的常客;他没有生活,只有工作,宁愿一个人在家看书,也不愿参加相声圈的任何活动;他本该轻松地当个娱乐明星,却自愿背上了过多的责任感与书生气而活得拧巴……

,8月1日,高晓攀带着自己的新书《别怂》,邀请王学泰、贺卫方、新书的执笔者赵国君,与读者观众一起分享这些年的奋斗经历和创业故事,也畅谈了身处复杂时代的处世之道,“妥协的艺术”和“别怂的精神”。


活动开始,高晓攀首先向读者介绍了自己与贺卫方、王学泰这两位“看似全无交集”的师长,彼此相交的故事。在他看来,贺卫方老师,既是自己亲切的酒友,更是中国当前人气最高的知识分子之一。而王学泰老师,更是自己相声从业时,吸收“民间””民俗“”民族“知识的重要来源之一。

王学泰:这一代已经不怂了。我们那一代才是真正的怂

王学泰在现场感慨:“ ‘别怂’这一代实际上这一代已经不怂了,我那一代才是真正的怂。

自己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我正是专政对象,我在劳动改造呢,所以我第一次受批判的时候,全校批判是16岁上高中的时候,下乡要亩产200公斤小麦,我当时只是有点疑问,我说你贼个200公斤小麦要装600麻袋,一亩地得有房子这么高,我说你什么麦秆给挺起来。当时就这么一句话,说你不相信大跃进。全校给我开除了,就你不许在这儿劳动,回去要去大炼钢铁。

65中离这儿很近,我坐127过来的,我还在琢磨这个门口,我还看得到这个。后来那经历了太多了,那个时候作为我们那一代人家整你、批评你,你还要做检查,做检讨。那个时候只要不是马上枪毙都是给出路,死缓的人也要感谢给出路的,死刑缓二。后来我还坐过监狱,我直到78年才平反。

后来我到了社科院工作。这几年稍微到了晚年,或者退休以后我很多东西,大家熟悉我的东西,都是我退休之后写的东西,退休之后。60岁以前,我是文学研究所的社会科学员,而且文学研究好像大家都知道比较少,除了你搞文科的,文学史,编写文学史的等等。所以我觉得这一代年轻人也是时代的发展,也是强人政治成了过去之后这个社会逐渐活跃起来,特别是现在有了互联网。

贺卫方:艺术创造、学术创作当下都面临困境

贺卫方在发言中认为:“整个的艺术创作,文学创作,学术的创造都面临这样一个很大的困难,现在是我们比较难受的时刻。

文革期间侯宝林都没了,只剩下马季等等靠一点小小的调侃,基本上都是歌颂。比如说支援非洲人民铁路,修铁路的那个相声,文革期间非常流行,大家傻笑。比如说马季曾经到我们烟台演出过一次,然后我们当地人都说,马季太幽默了,唐杰忠一上来说,我是唐杰忠,马季说你唐杰忠有什么了不起,你把自己的名字挂在嘴边上,你看我马季什么时候到处说我马季叫马季了。我们烟台人觉得真幽默。文革期间是一个反幽默的时代。有时候我们想想这个制度很幽默,蛮有趣的。比方说条扎威尔曾经专门研究过英语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我们发现确实专制政治真的不让喜欢这种调侃、讽刺,小小公微小的箭,裹上一个讽刺的毒药,刺上专治躯体。这是特别让人反感的一种文学。

当下可能我觉得还是需要有一种勇气,尤其是我觉得现在特别欣慰的是,往往是这一代人,往往是年龄还大的这些人,勇气都很厉害。我们现在都希望80后能够冲在前面,就是80岁以后的人冲在前面。”


面对当下相声艺术日趋凋零,奄奄一息的境况,贺卫方鼓励高晓攀虽然身在体制外,有单打独斗的辛苦,但希望能寻找到更多的,为相声真正的获得新生而努力的同志。同事,能够让这个国家的百姓上在苦闷的日常生活,雾霾之下还能够有一份快乐的心灵,无论是在性方面的快乐,还是政治方面的快乐。

高晓攀最后表示,希望自己变得更有力量,更有童心,在创作中能把三位师长对自己寄予的情怀、勇气放到作品里面来。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高晓攀 贺卫方 王学泰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