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三一茶会:我们这些老朋友过一年少一个| 文学青年·颜歌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一桌人都站了起来,要给他让位子。张崇德抱起两只手来给老朋友们作揖,一边走,一边说:"唉呀!客气!客气了!我刚刚只是路上有点事耽误了,不会不来,不会不来。每个月的一号,十一号,二十一号,我们这三一茶会啊我是雷打不动肯定参加的!哎,大家,你们坐,快坐!"

他走到肖传书边上坐下来,隔着桌子斜对着余清慧,另一边是陈艾两口子。

陈艾转过头去找服务员:"小妹,麻烦过来加点热水!"

谢书琴张罗着从包里拿出一袋子茶叶:"来,张老师,你的茶盅呢?我给你弄点茶叶。"

"我上午的茶还有,不麻烦不麻烦,加点水就可以了。"张崇德把茶盅放在桌子上,扭开盖子。

"老张你气色不错啊,最近睡眠还好吗,又写了什么新文章?"肖传书问他。

余清慧跟他点了一点头。

一圈招呼打了,寒暄了,热水也加了,茶费也付了,肖传书就迫不及待地宣布了一则好消息。

"来,各位,"他递出一个牛皮纸信封,"上次我发表在《锦城诗刊》上的那篇文章又被摘选了,才收到的通知。"

其他人就击鼓传花般一个个看了,张崇德是第一个:他抖开信纸,是一份两页的通知,通红的抬头写着:中国二十一世纪散文大观委员会。

"恭喜!恭喜!肖老弟最近势头很猛啊。"他对老肖说。

"咳!"肖传书赶紧摆摆手,"老张你又拿我开玩笑,我一个退休老儿,随便写点消磨时间罢了。"

其他人也看了这封公文,纷纷说了贺喜。肖传书就把信庄而重之地叠回去,放回了口袋里。

陈艾也有重要消息宣布:"各位,我那本小册子终于印出来,今天拿了几本,给大家消遣消遣。"

谢书琴就从包里把陈艾的书拿了出来,这倒是比那封信有分量得多。张崇德捏在手里掂了掂,至少有一两重。书封绿底红花,正是平乐镇上杜鹃花开的时候陈艾的一张摄影作品,字也是他题的:"鹃城春晓"。

这是陈艾出的第二本书了。第一本是散文集子,这一本就是纯诗集。张崇德翻开第一首诗,正是陈艾前不久才写的,题目是:《庚寅年春节游清溪公园》。

炮竹惊春到平乐,清溪公园百花开。

柔枝初现鸭头绿,梨蕊微吐羊脂白。

孙伢咿咿学走步,儿男款款敞心怀。

家中父母多牵望,总盼新年佳节来。

他一边念了一回,一边说:"一个鸭头绿,一个羊脂白,这颜色活了。不俗!不俗!"

"你们老大过年回来了?还是老二回来了?"余清慧问。

"哪回得来呀!"谢书琴叹着气,"翰飞算是在美国扎根了,骏德他们公司在新西兰的项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我们老两口只有自己凑合把这个年过了,唉!"

"挺好!挺好!"肖传书挥着手里的书,"老陈这首诗写得规整!不错,不错!"

张崇德就抬起脑袋看了余清慧一眼,发现余清慧也在看他--正儿八经的,这两个人才是自己凑合着过年的。

余清慧绕着屋子里转了三转,就是找不到自己的老光眼镜。"真奇怪!"她嘴里念念叨叨,"刚刚看书还在啊,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她走到卧房里,在枕头边上摸了一圈,又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找了;回到客厅,把茶几上的杂志和报纸一样样拿起来了再放回去;把冰箱门也开了,探头在里面看了一回;最后,她甚至走到邱仕洪生前的卧房里去,埋下身往床底下看--满地的灰滚成了一团团的棉花絮。她"啊呀"了一声,抬起头来,赶紧走了,把门"砰"地一关。

余婆婆觉得脑门都热了,就从口袋里掏出手巾来抹汗,这一抹才发现脸上有个东西正挡手--她一把拿下来:可不正是自己的眼镜!

她一下子也找不到人来说这个笑话,就自己站着哈哈笑了一回,一边笑,一边走回卧房去,坐在书桌上,继续改一首新写的诗。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颜歌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