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顾颉刚:中国一般古人想像中的天和神 | 凤凰副刊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有文,有识,有趣——凤凰副刊


在我们的观念中,大都以为神是没有形象的,天不能一步一步走上去的。但在古人的想像里便不这样。他们以为天上的神过的就是人间的生活,天上的神和地下的人彼此都有交通的办法。他们怎样的往来呢?那就是从地面上最高的地方一直往上走去。

地上哪里最高?他们说是西边的昆仑山。昆仑山有多少高?对于这个问题他们有两种说法,说得少的是二千五百里,说得多的竟有一万一千里。他们说昆仑山从下到上可以分作三层,下层叫做樊桐,又称板桐;中层叫做悬圃,又称阆风;上层叫做增城,又称天庭。他们说一个人只要走到中层,他就可以不死了;如果直走到上层,就真上了天了,他就是一个神了。昆仑方广八百里。 增城九重。昆仑上面种的小米,称为“木禾”,茎高三丈五尺。珠树、玉树、琁树、不死树在西面;沙棠、琅玕在东面;绛树在南面;碧树、瑶树在北面。旁边有四百四十个门,这门到那门都相隔四里。又有九个井,井栏都是玉做的。还有一百亩大的宫殿,用琁玉建筑的屋子。还有醴泉和瑶池。那边有许多神,总称为“百神”;有许多帝,总称为“众帝”;其中地位最高的称为“太帝”。太帝就住在昆仑的最高处。 这样看来,昆仑山是一个天国而可以从地面上走进去的。

要是一个人真有勇气,一直上去,马上成了神,岂不痛快。不幸世间没有这样便宜的事。听说天上有天门,唤作阊阖。天门有九重,每一重都有虎豹守着,它们一见下界的人九重天门走进,就跳起来把他咬死;咬死之后还有许多竖生眼睛的豺狼走来,先把尸首玩弄一回,玩厌了便抛弃在深渊里,再到上帝面前去覆命。所以虽说有路可行,究竟不容易度过这重重的难关。

不过凡人虽没有上天的福分,但有一种人却可上天,那就是“巫”。他们说,西边有一座山叫做灵山,在那边,巫咸、巫即、巫朌、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个人就常常升天降地。巫可以自由到上帝那边,所以死了人招魂时就得请巫,而楚巫所歌的即是巫阳受了上帝的命令,下来招那离散的魂魄的故事。又如夏后启,他们说他曾把三个美女献上天去,偷得了《九辩》和《九歌》的乐章而下来。他下来的地方叫做天穆之野,在西南海之外,高一万六千尺,比起昆仑来那就太低了。这可以说是一条近路。

听说当初人和神本都是互相往来而且是杂乱不分的,只为蚩尤造反才把这条道路截断了。那时蚩尤造作兵器来打黄帝,又杀死许多没罪的老百姓,黄帝命应龙在冀州的野里和他交战。应龙蓄积多量的水,不料蚩尤手段更高,他请风伯、雨师相助,一霎时放出大风雨来。黄帝一看不好,又降下一个天女叫魃的,把雨止了,把蚩尤杀了。大约因为蚩尤本是下界人,竟来侵犯了上界安宁的缘故,上帝命一个叫重的上天管天上的神,又命一个叫黎的下地管地上的民,两方面从此断绝交往,这件故事就叫做“绝地天通”。可是这样一来,黄帝所派的应龙上不去了,魃也上不去了。应龙不得上天,住在南极,天上没有很多的水,所以地面上就常闹旱灾。但旱时只要画了应龙的形像,也可以致大雨。魃所住的地方,为了她专会止雨,所以也经常犯旱,往往赤地千里。有一位叔均向上帝说了,上帝把她移置到赤水的北面去,叔均就做了田祖。魃怕叔均,见了他就逃。所以人们要赶掉这位女神时,只消祝道:“请神望北走去罢!”

可是他们说话并不一致。人和神虽说断绝了往来,地面上却尽多杂居的神。中国西部是最高的地方,高了就近天,所以神灵住居的也特别多。在嶓冢山的西面就有一座天帝之山,当然是上帝住的。往西去有一座峚山,那里出产玉膏,源头像沸水一般的烫,这是黄帝所常喝的。再西去又有一座钟山,钟山之神的儿子叫鼓,犯了罪给上帝杀了,魂灵化为鵕鸟,白的头,红的足,黄的文。再西去又有一座槐江之山,那是上帝的菜园,神英招所管,他的样子是马的身,人的面,鸟的翼,虎的纹。在那里南望昆仑,只见光焰熊熊;西望大泽,那边是后稷之神隐居的所在;北望诸毗山,那边是槐鬼离仑住的;东望恒山,又有穷鬼住在那里。还有一条瑶水,有天神住着,他的样子有些像牛,可是八条腿,两个头,马的尾巴。再往西南去,就是昆仑山了,这是上帝的下都,神陆吾所管,他的样子是人的面目,虎的身体,还带着九条尾巴。再往西去,渡过流沙,是玉山,有人虎齿豹尾,蓬着头发戴一个玉胜,善于歌啸,这就是西王母,管瘟疫和各种残杀之气的。再往西是騩山,住着的神叫耆童,他发出声音来好像钟磬一般地好听。再往西去就是天山,那边的神叫做帝江,生的六足四翼,没有面目,专懂唱歌跳舞。我们只要知道了嶓冢山的所在,就知道现在的甘肃、青海之间在当时是怎样的神出鬼没。其他各处还有好些上帝鬼神,一时也数不尽,他们各有各的奇形怪状,在这一篇里也讲不完,不再提了。

秦国本在今甘肃天水县一带,后来周朝东迁之后,他们也把都城东移到现在的陕西省内,他们又向西边开拓了许多疆土,他们的国土的一部分就在这神秘的天国里,离上帝的下都也不算太远,所以他们所受天国的影响比别国更深。东周之初,秦襄公就造起西畤,祭祀白帝。过了十六年,秦文公到东边打猎,行至汧、渭二水之间,看见地方很好,想要迁都,占卜一下又得吉兆,就住下了。有一夜,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黄蛇从天上直扑下来,蛇的嘴凑在鄜邑的山坡上。醒来问史敦,这是什么。史敦答道:“这是上帝的象征,应当祭祀的。”于是文公就造起鄜畤,用三牲郊祭白帝。又过了九年,文公在陈仓山的北坡上拾到一块鸡形的石头,造了一所陈宝祠。陈宝之神有时一年不来,有时一年来几次,来的时候总在夜里,带着流星一般的光辉;到了祠里叫出声来,很像雄鸡,又像野鸡。秦德公即位,特别敬重鄜畤,祭一次用了三百头牛。他还造了一所伏祠,祭伏藏之气,说是那天万鬼出现,应当白天闭门;又在都城的四门各杀一条狗来抵御厉鬼。后来秦宣公在渭南造一所密畤,祭青帝;秦灵公在吴阳又造了两所畤,上畤祭黄帝,下畤祭炎帝。从这里可以看出,秦国的上帝不止一个,而且每一个上帝都有他的特殊的颜色。上帝之外,有神有鬼,他们也统统祭了。

上帝和鬼神既很多,他们的生活又同凡人一样,凡人有饮食男女的本能,上帝鬼神也未尝不喜欢吃东西,谈恋爱。有一位上帝叫丹朱是比较放荡的,他看上了周昭王的房后,附在他的身上和她配合了,生下的儿子就是穆王。当周惠王时,有神降在虢国的莘邑,惠王不知道他是什么神,问内史过,内史过答道:“丹朱为了和房后的关系,是常照顾周朝的子孙的,这回大概就是他罢?”楚怀王游高唐,疲倦了,白天睡一忽儿,梦见一个美貌的妇人向他荐枕席,她自己说:“我是巫山之神的女儿,早上行云,晚上行雨,朝朝暮暮都在阳台的下面。”楚王醒来一看,果然如此,就替她造了一所庙宇,唤作朝云,那时的巫大抵是女子做的,当延接神灵的时候,满堂都是女巫,也就都是美人,神灵降下来便挑选了其中的一个和她亲好了;可是神往来飘忽,不可久留,这位女巫刚得着新相知的乐趣又起了生别离的悲哀了。黄河的神是河伯,他降下时接他的女巫和他同车出游,日暮忘归;到了不得不分手的时候,他还把这位美人送回南浦,那滔滔的波和鳞鳞的鱼都伴着送行。这样看来,所谓巫者实在是神的娼妓。神和人的情感会这等深挚,关系会这等密切,怪不得邺县的巫祝父老们要年年替河伯娶媳妇了。

神们既有性生活的需要,所以他们就有了家属,有太太,有儿女。帝俊的妻子羲和生了十个太阳,另一个妻子常羲生了十二个月亮。帝舜的妻子登比氏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叫宵明,一个叫烛光,住在黄河的大泽里,她们的光明照到周围一百里远。还有两位帝女,不知道是哪个上帝所生,住在洞庭湖的山上,她们常到湘、澧、沅等江的深渊里去游戏,出来进去时必然带着狂风暴雨。黄帝生禺虢,禺虢生禺京,人的面,鸟的身,耳上足上都是蛇;禺京住在北海,禺虢住在东海,都成了海神。还有河伯冯夷,不知他是不是上帝的儿子,他乘了两龙,住在二千四百尺深的从极之渊里,这个渊就是他的都城。又有处在东极的神叫折丹,处在南极的神叫不廷胡余,都管着风的出入,做调节气候的工作。雷泽里还有雷神,龙的身子,人的头,拍拍他的肚子就在打雷了。这样看来,我们现在看成自然现象的,在他们那时都认为有神掌管,这些神大都是天上的贵族。

当屈原怀了满腹牢骚,发泄不出来,眼泪浪浪沾巾的时候,他忽发奇想:莫如上天散散闷罢。他正在这样痴望时,尘风忽起,他果真乘龙驾凤上天去了。他早晨从苍梧动身,傍晚就到了昆仑之上的悬圃。他看见太阳快落到崦嵫山去了,叫那替太阳赶车的羲和道:“你且按下了鞭子慢慢走罢!我还要寻几个人呢。”但羲和没有理他。过了一天,他到东边看太阳出来,在咸池饮了马,在扶桑结了辔,折下若木的枝把太阳拂了一下,又逍遥地游行了。他命月御望舒先行,风伯飞廉跟着,雷师丰隆整装,又命凤凰日夜不停地飞腾。那时飘风带着云霓来迎,光彩纷纭,忽离忽合,不一会到了天门,却是闭着,他急忙要见上帝,叫管门的快些开门,可恨那人懒洋洋地靠在门上望他,一动也不动,于是他只得折回来了。有天早上,他想渡过白水,系马在阆风的上面,忽然回过头来流下眼泪,想道:为什么这高山上没有女人呢?他就令丰隆乘云去寻洛水的女神宓妃,解下一条佩带交给蹇修送去当做见面礼;但这事给旁人破坏了,他和她又不能见面了。因为天上的生活正同人间一样,所以就真上了天也未必快乐。像屈原这样的癖性,在人间是碰钉子,到了天上还是碰钉子,这有什么办法?(《国史讲话:上古》第一章)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顾颉刚 神话 国学讲话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