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繁花》获奖众望所归 青年作家有待提高 | 专访茅盾文学奖唯一80后评委杨庆祥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8月16日下午,中国作家协会所属中国作家网发布“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2015]第3号”,宣布《春尽江南》、《这边风景》、《生命册》、《繁花》、《黄雀记》(以得票多少为序)最终获奖。四年一届、中国本土最有影响力的文学奖项就此尘埃落地。

针对此次评选,凤凰读书第一时间专访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委之一,也是茅盾文学奖有史以来第一位“80后”的评委、批评家杨庆祥。以下为访谈内容: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委、80后批评家杨庆祥

凤凰读书:四年一届、可以说是中国最为权威的文学奖项的结果终于公布了,作为评委,你如何评价这五部作品的获奖?

杨庆祥:我觉得这五部作品获奖,基本上比较客观公正地反映了过去四年中国长篇小说写作的一个发展和成就。

凤凰读书:茅盾文学奖的评选标准有诸如"所选作品应有利于倡导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和精神"、"对于深刻反映现实生活,塑造社会主义新人形象"等指标。作为评委,就你来看,这些标准与评选具有一流水准的长篇小说作品,是否重合?三十多年过去了,它的评选标准是否有变化?

杨庆祥:关于茅盾文学奖的标准,你提到的那几个,爱国主义、社会主义等,可能是在茅盾文学奖设立之初所带有的特定时代历史语境印记。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茅盾文学奖的评价标准在坚持基本的一个政治原则的前提下,更倾向于审美的文学本身的标准。最基本的标准,包括比如说作品的思想性与艺术性的统一、独创性的贡献。这些标准是我们作为评委更看重的。

凤凰读书:诺贝尔文学奖有一个标准,"颁给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就此而言,中国的最高文学奖项和全世界范围内的最高文学奖之间的,标准似乎不大一样。他们对选出的作品水准是否会有不同?

杨庆祥:文学有一些基本的标准,这些基本的标准在任何一个文学奖项之间都是相通之处。当然每个奖项针对它具体对象、语境的不同,会有一些不同的侧重。我觉得这都是很正常的。

凤凰读书:近年来,大众和媒体界对国内各项文学奖项的非议较多,茅盾文学奖的评选是否也有压力?

杨庆祥:茅盾文学奖作为中国受关注度最高,同时也是最有影响力的文学奖项,它肯定会受到社会、媒体、公众、读者、作家、评论家等等方面的关注,自然会有不同的声音,包括质疑,等等。我觉得这些都是题中应有之意。作为一个评委,我觉得更多的是要对文学负责。面对这些非议,我们保持我们的原则、我们的文学判断,就可以了。

凤凰读书:如何看待金宇澄和王蒙的获奖?

杨庆祥:金宇澄的《繁花》是过去四年中国长篇小说一个特别有异质性的文本,对汉语写作起到了非常重要的积极推动作用。它的获奖应该是众望所归吧!

凤凰读书:对读者而言,阅读是一种私人体验。作为评委你集中阅读了大量长篇小说,就这次阅读而言,是否有给你留下特别印象的作品?如果有,请谈谈你的阅读体验。

杨庆祥:除了获奖的作品,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些作品。比如宁肯的《三个三重奏》,我觉得它对长篇小说的形式做了非常可贵的探索。另外,雪漠的《野狐岭》,它的叙述方式,还有它的结构,也让我觉得耳目一新。70后作家,有徐则臣的《耶路撒冷》、李浩的《镜子里的父亲》、鲁敏的《六人晚餐》、乔叶的《认罪书》,都体现了青年作家在长篇小说处理的能力。80后的作家里面,笛安的《南方有令秧》、颜歌的《我们家》、马金莲的《马兰花开》,这三部作品也显示出了很独特的视角,是在水平线之上的写作。

凤凰读书:本次五位获奖作家平均年龄超过61岁,最年长的王蒙已逾八十,而得票最高的作家格非是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位,也生于“文革”前,已经51岁。这其中是否反映了长篇小说的一种写作难度?又或者,是65后、70后以至80后小说家还没有作家作品能超越前辈?

杨庆祥:长篇小说对作家的经验能力、思考和思想能力都有特别高的要求,是一个有难度的写作。从文学史来看的话,一般青年作家很难写出让人特别满意的长篇小说,他们年轻时往往短篇和中篇小说会写得比较好。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多,对小说理解的深入,他的作品才会慢慢地写得像模像样。

凤凰读书:霍达、路遥、余华分别在33岁、43岁、39岁,创作或出版了他们各自的代表作《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活着》,这些作品也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本届茅奖,有不少声音说竞争非常激烈、质量很高,为何不见新生力量得奖?是当下的新生作家不如从前,还是老作家依然更有力量?

杨庆祥:文学,或者说一部文学作品,它的产生有非常多的偶然性。你说霍达、路遥、余华,他们几部作品都是在各自年纪比较轻的时候写的,我可以举一个更极端的例子: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是他二十多岁时写的,它是世界公认的经典。可见,文学创作是没有一定规则的,一个时期可能有好作品,如果它没有,就是没有。那么至少在这一届参评茅盾文学奖里的青年作家作品,我们觉得,还没有能够让评委们有共识性的作品能够得奖。

凤凰读书:你如何看待中国中青年小说家的写作状况和未来可能达到的高度?

杨庆祥:在本次茅奖的参评作品里面,实际上有很大一部分是青年作家,包括七零后、八零后。这些作家的作品质量都很不错。我对未来青年写作还是充满了期待,假以时日,这些青年作家肯定能够写出让我们满意的作品。

凤凰读书:作为茅盾文学奖历史上第一个80后评委,能谈谈你的参评体验吗?

杨庆祥:作为唯一一个八零后的评委,参与评选也是我的一个学习机会,使我对中国整个四年来的长篇小说创作有一个全局性的了解。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整个评选,是一个非常愉快的过程。

举个例子吧,比如说获奖作品《生命册》在讨论的时候,就有一两个评委提到里面的细节可能会有点问题,但是它依然以高票通过。那么最后的观点就是,没有一部十全十美的作品,所以要看它的整个的格局、气象、结构、语言,还有它的主题。《生命册》最终获奖。



【茅盾文学奖】

茅盾文学奖是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根据茅盾先生遗愿,为鼓励优秀长篇小说创作、推动中国社会主义文学的繁荣而设立的,是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

奖项每四年评选一次,参评作品需为长篇小说,字数在13万以上的作品。尽管仍有颇多争议,但茅盾文学奖依然不失为中国最重要的文学奖项。自2011年起,由于李嘉诚先生的赞助,茅盾文学奖的奖金从5万提升到50万,成为中国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项。

【关于作者】

杨庆祥,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评论家、学者、诗人。主要从事中国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出版有《分裂的想象》等著作多部,获“唐弢青年文学研究奖”、“中国年度青年批评家奖”等多种奖项。同时从事诗歌写作,出版诗集《虚语》、专著《80后,怎么办?》等,获“人民文学年度诗歌新锐奖”等奖项。其擅长将个体经历、作品分析和社会现实予以结合,创造出集体性的批评实践与具有实验色彩的文学写作,受到业界广泛关注。

(凤凰读书专稿,转载请取得授权)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茅盾文学奖 长篇小说 杨庆祥 评委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