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上海国际文学周主论坛,中外作家共谈“东方和西方”


来源:澎湃新闻

人参与 评论

“东方不存在,西方同样不存在”

 

 

德国汉学家米歇尔·康·阿克曼 东方IC 资料

对于“东方”这个题目,德国汉学家米歇尔·康·阿克曼认为它太玄了,“东方不存在,西方同样不存在,这和文学很像,西方和东方只是一种叙述方式。”

阿克曼认为,拉丁语“太阳从东方出来”是罗马人的一种说法。其实从西方出来的是法律,东方指希腊。这句拉丁语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希腊给我们哲学,我们给希腊法律。”阿克曼说,启蒙运动特别爱用“太阳从东方升起”这句话,东方(特别是中国)在很多方面代表启蒙运动的幻想和梦想,代表一个理性智慧的大国,一个没有上帝的道德之地。在19世纪的帝国主义时代,东方在艺术和文学方面有两个最重要的意义,其中一个就是中国和东方变成非理性智慧的帝国,一种神秘主义的故乡,因为西方正越来越变成一个唯物主义的理性系统。

阿克曼说“不过现在反过来了,中国人觉得东方中心了,东方代表一种比西方更深刻的、神秘的、更宽阔的思维方式。所以现在最好离开东方、西方叙述,说真话。”

台湾小说家童伟格也认为,“东方是一种叙述方式,其实主要是一种虚构的话语方式。我们所看到的一波又一波写作者,他们很难不处理东方到底是什么。譬如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帕慕克,即便他用进步的西方文学技术去写《我的名字叫红》,即便是以现代的书写方式重构传统,即便可能在技术上面做的跟西方原生性小说家一样好,我们依然可能面临上述问题。其实凡有中央,必有边垂。”

而中国作家刘庆邦则认为中西方文化、信仰的差别“归根结底是价值观上的差别。”过去,在大多数东方人看来,“人生就是‘生人’,要是没有生孩子,那这一生是毫无价值的。”刘庆邦感慨,改革开放后的东西方交流碰撞让这个价值观在动摇,“现在的年轻人,有单身族,有结婚了但不要孩子的,我们这代人就不能接受。”价值观的这一改变是不是好事?刘庆邦觉得“现在很难说”。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军]

标签:上海书展 上海国际文学周 在东方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