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上海书展︱网友面基85后译者,妹子们来见相声演员


来源:澎湃新闻

人参与 评论

 2014年书展那一周,我给澎湃写了个稿子。确切地说,是把我的个人日程表编辑了一下,交给澎湃作为一篇特别的稿子。不少同行朋友看了以后都来跟我聊天,主要态度无非两种,一是感叹我真有空,居然可以去那么多活动;二是觉得我太能干了,那么多活动居然都想去。其实那篇“日程稿”的后话是,我兴高采烈地度过了书展第一天,之后就来了临时工作,把我拴在杂志社里走不了,之后的日程全废。书展最后一天,我又进场打了个酱油。

今年书展的第一天,我是午前进场的。作为打算采访书展及其各种活动的媒体人员,我和诸多同行们一样,各自对书展都有不同的理解,由此也有了各自不同的关注点。大家碰面的时候,也会切磋一下,看看对方今年打算怎么报道书展。我参加的第一个读者见面会,在东一馆底层各地出版馆活动区,是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图书的活动,《金雀花王朝》一书的译者陆大鹏在讲“大宪章、狮心王与黑太子”,下面目测四十多个白色椅子已经被读者们坐满,而且看起来一大半人都是真来听嘉宾讲话的,专为本次活动而从北京南下的该社周编辑感到欣慰。

值得一提的是,各地出版馆活动区后方的两个角都是德克士销售点,浓浓的炸鸡香气如泰山压顶,甭管你听的内容是人文社科还是生活娱乐,脑海中都像听美食书作者说话一样。不过坐在观众人群中的著名海军史学者章骞老师断然没有受到影响,他和读者们一起向陆大鹏提了问,还将大作两卷本《无畏之海:第一次世界大战海战全史》赠予陆大鹏。我与深圳《晶报·深港书评》记者魏老师聊起“85后”这一代年轻的译者,觉得他们更愿意因循个人兴趣爱好去推进翻译事业,与前不久刚离开我们的翻译家徐和瑾老师这一代译者相比,从事译介事业的标尺有所不同。也许这个发展速度更快的世界为年轻的译者们提供了更新更多的机会。观众们提问和求取签名的热情都很旺盛,老人少年皆有,看来外国历史这样的硬知识尽管有些小众,仍不乏死忠。签售环节,有读者说此前一直读陆大鹏在网络上译的关于军事的文章,纯粹是来沟通一下感情,带书过来面基,场面十分热切。


正当大家排队去找陆大鹏签名的时候,一批衣着打扮风格完全不同的读者已经默默占领了第一排的座位。与之前那些看上去朴实专注的读者相比,这些穿着靓丽裙装、精心打扮过自己的妹子们,昭示了下一档活动一定会有明星人物出场。新星出版社的《别怂》一书,作者是1985年出生的相声演员高晓攀,当我看见这哥们摘下墨镜的时候,瞬间就明白了刚才那些妹子们想来干什么。高晓攀接过话筒说,时间紧迫啊,大家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我就回答,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咱们就直接签名,签完名合照,合完照就撤,好不好?没有问题是吧,好那我们开始签名。历时15秒,作者就讲完了。妹子们一拥而上。我忍不住笑了,但这种神妙的气场切换,也是上海书展多年来习以为常的事情。同一个场地的活动,一档学术的接一档娱乐的,好像咔嚓一声切开一道断面,不同类型的作者和不同类型的书,将泱泱读者一分为二,各走各的路,各吐各的槽。

我到上海香港三联书店的摊位找到一同进来逛书展的老同学,像犁地一样细细翻了一遍港台书架。每年书展我都会安排这一环节,毕竟买港台书的渠道有限。但是随着台湾和内地出版业很多选题的出版实现了同步,或简繁体字版本出版时间很接近,买台版书的意义也有所下降。今年令我略感惊讶的是,台版书的价格似乎普涨了三成,150元以下的书难找了。我的目标是尽量自律,少买没机会读完的书,所以也没有入什么新货。之后又和朋友约在中图上海公司现代书店的蓝色摊位碰面,一起看看写真集,没想到货品量居然大大少于往年,少量写真集也都集中在AKB48方面,我只好放弃每年在书展买一本写真集的想法。

书展瞬间:

两天逛下来,我觉得今年书展与往年直观上并无太大不同。相同的地点,变动不大的时间,相同的色调,甚至很多相同的面孔,让我们好像察觉不到书展有什么大的变化。听说有朋友提议,各出版社可以把展位的样式和色调搞得再灵活一些。我也很赞同。对很多在展示上用心良苦的出版社和编辑同仁来说,可改进的空间大着呢,就是精力不够用啊。


今年书展还是有不少细节值得一说。除了企鹅兰登书屋设立展位,以及上海古籍出版社用Cosplay古装人物来推介古籍图书这两个家喻户晓的亮点以外,我也来说说我的亲身体验。一个细节,一张图:

上海图书馆在书展期间举行了不少作家讲座、读者沙龙等性质的活动,周五下午在此举行的《我们的国歌》新书分享会,作者和嘉宾滔滔不绝地介绍了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成为国歌的过程。在活动末尾的读者提问环节,一位上海老阿姨站起来说,作者介绍的东西很对,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人对国歌缺乏了解和尊重,我们应该身体力行宣传它,大家一起在活动结束时齐唱国歌好不好?于是,不太整齐但颇为嘹亮的国歌声响彻了整个大厅。


上海字模一厂工作人员在演示制作模板印刷品。大家应该很少有机会见到字模印刷,都觉得很稀奇,团团围住看个究竟。不少读者还买下了一张自己挑选好的字模印刷品,装入细圆筒带回去留念。


书展第三天,听美籍华裔作家任璧莲的读者见面会。也许是大家对任璧莲其人和作品都还不是特别了解,提问环节只有两三位读者提了泛泛而谈的问题。很多时候大家来听作家讲话只是随便听一下,还并不了解书的内容。要提高书展的水准,就得创造条件让真正爱书的人更多地与作者对话,光看热闹是不够的。


在中央大厅主宾省江西省的展位上,即将开始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红星赣剧的展示表演。两位赣剧演员此前就在旁边的过道上简单地化妆、更衣。穿上戏服,演员眼里都有了光,整个人看起来顿时有了气势。外面的读者呢,也恭候多时了。



村上春树短篇小说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的签售活动,因为歌手涂议嘉献唱,现场的声音设备需要监控调配。站在二楼往下看,我发现音效小哥中的一位穿着西甲球队巴塞罗那的卫衣。对了,第一天在书展里,我还看到一个穿皇马球衣、背号印着11号贝尔的女生,和一位穿着拜仁球衣的女生,热络地牵手溜达呢。


还是在《没有女人的男人们》的活动上,我在二楼听见旁边的一男一女在嘀咕。看着坐在中央大厅正中桌子上的译者毛丹青,他们以为是书的作者呢。村上春树本人?不可能吧。还以为演唱完毕坐下来的歌手涂议嘉是主持人,要不然就猜毛丹青老师是歌手的经纪人。听得我也是忍不住笑了。


在序厅墙上,挂着一幅建筑外立面图,恰好一个小男孩正在驻足端详这张图。


“中国最美的书”展览其实挺有看头。虽然每款“最美的书”标价都不便宜,但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些设计精美、独具匠心的书籍,更像是产品,需要端详和收藏。仔细观看这个展览的读者并不多,很多人只是匆匆路过。实际上大家决定是否买一本书的依据当中,装帧设计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希望大家不要忽略这个展览。


书展的展场很大,走上个把小时真的会累得走不动。中央大厅的台阶上总是会有很多人坐下来休息。有商家很细心,把宣传二维码和座椅垫结合起来了。


主宾省江西的展位一直热闹,某次路过时,主持人正在带着十几位小朋友参与“找不同”游戏。主宾省展位后面二十一世纪出版集团的口号更强悍:“一口气读完,一辈子不忘”。


《何有此生》一书作者中岛幼八先生和读者们见面,展示了少年时他刚回日本时,他的阿姨和生母在码头接他时使用的条幅。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刘玲斐]

标签:上海书展 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