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亲于国故,疏于现代——大师耶? “奴隶”耶? |钱穆逝世25周年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倾心朱子,弘扬文化

台湾时期(1967--1990)

1967 年10 月,钱穆夫妇正式迁台定居,先住在台北市区金山街,第二年7 月,迁新居外双溪素书楼,开始了晚年居台20 多年的著述讲学生涯。

钱穆晚年居台,以研究朱子学为主。他指出治朱子,“不仅为治中国八百年之学术思想史者一重大课题,实亦为治中国两千年来之儒学史者一重大课题。凡属关心中国文化大传统中此一主要骨干之精神所在,大旨所寄者,对于此一课题,皆当注意。”

自40 年代起,特别是钱穆居港台以来,他的著述讲演,始终围绕着阐释中国历史文化精神和复兴中国文化、重建儒学传统而展开。而他这一时期的历史著作,亦以文化为主要内容。

1986 年,是钱穆92岁生辰,也是他执教75 周年的纪念日。6 月9 日这天下午,他在外双溪素书楼为中国文化大学(即华冈文化学院)史学所博士班的学生上告别讲坛的最后一课。消息传来,听者云集素书楼,里面有他30 年代北大的学生,五六十年代新亚书院的学生,东吴大学历史系主任也带着十几位学生赶来旁听(素书楼左邻即为东吴大学)。台湾政界要人宋楚瑜也景慕而来,聆听其说。在告别杏坛的最后一堂课中,钱穆意气风发,思如泉涌,其神采、笑貌不减当年。他在讲授中殷殷寄语后学:你是中国人,不要忘了中国,不要一笔抹杀、全盘否定自己的文化。

作为一位著名的学者,钱穆对两岸的时局也非常关心,希望两岸能和平统一。1986 年3 月,92 岁高龄的钱穆应台北《联合月刊》编辑之请,发表了《丙寅新春看时局》一文。他以一位历史学家高远深邃的识见,发表了对时局的看法,提出了两岸和平统一的主张。

钱穆晚年也有不顺心的事,尤其是“素书楼风波”。1990 年5 月,台湾政界再起争斗,台北市议会的一些议员抨击素书楼为“非法修建”。为了避免“享受特权”的误解,钱穆决定搬出居住20 多年的素书楼,迁居台北杭州南路新寓所。

钱穆晚年一直在思考中国天人合一的宇宙人生观问题。在搬出素书楼前三天,他完成了《中国文化对人类未来可有的贡献》一文,称“天人合一观”是中国古代文化最古老最有贡献的一种主张,中国文化对世界人类文化未来求生存之贡献,主要即在此。此下世界文化之归趋,恐必将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宗主。

1990 年8 月30 日上午9 点15 分,钱穆心力衰竭,在台北杭州南路寓所里无疾而终,平静、安详地走完了他96 岁的人生之旅。他的学生严耕望对他的评价是:近六十年来,中国史坛甚为兴盛,名家大师辈出。论根底深厚,著作宏富,不只先生一人;但先生才气磅礴,识力深透,文笔劲悍,几无可伦比。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钱穆 国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