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畑俊六:侵华日军最高司令的日记里写了什么 | 凤凰副刊


来源: 澎湃新闻

有文,有识,有趣——凤凰副刊

 

抗日战争胜利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一共起诉了28位甲级战犯,因为九一八事变我们记住了板垣征四郎,因为卢沟桥事变我们记住了土肥原贤二和东条英机,因为南京大屠杀我们记住了松井石根。但是我们却忘了一个沾染中国人鲜血最多的甲级战犯,他就是出任华中派遣军和中国派遣军司令长达六年的日军元帅——畑俊六。

侥幸逃脱一死,被遗忘的侵华刽子手

畑俊六对于现在的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可能并不熟悉,因为他并没有被处以绞刑。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对25名甲级战犯进行判决,畑俊六是这25位中唯一的元帅,也是受审的最高军衔将领,他本来以为自己难逃一死。

畑俊六于1879年7月26日出生,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畑俊六以野炮兵第一联队中队长的身份参加日俄战争,并在乃木希典的第三军隶下作战。作战中,他的肺部被一发子弹击穿,从此身体开始消瘦,但是这次受伤也给他带来了人生第一枚金鵄勋章——五级金鵄勋章。伤愈后,畑俊六进入参谋本部,随后来到中国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考察,以便为日后侵略中国作准备。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畑俊六出任日本驻德国武官,大战爆发后回国,继续在参谋本部工作,担任作战班长,参加了对《帝国国防方针》及《帝国用兵纲领》的修改。1918年,他兼任军令部参谋,同年末作为巴黎和会的日本代表团随员赴欧。1920年第二次到中国考察。1921年,他被晋升为陆军炮兵大佐,下放部队进行历练,先后任野战炮兵第十六联队联队长、陆军野战炮兵学校教导队联队长。

1923年,畑俊六升任参谋本部做战课长兼军令部参谋。1928年转任参谋本部做战部部长,参与其兄关东军司令畑英太郎与参谋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等人的划满蒙占领的行动。随后又接替二二六事件被整肃的柳川平助担任台湾军司令官。1937年,晋升为大将,就任陆军三长官之一的教育总监一职。

1938年2月14日畑俊六接替松井石根出任华中派遣军司令官后,就一直留在中国参加侵华战争,他指挥了徐州会战、武汉会战、枣宜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1941年3月1日又成为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统领关内所有日军,并一手策划实施了豫桂湘会战。1944年6月2日,因为侵华“功勋卓著”升为陆军元帅(这是日军建军以来的第六位元帅,也是最后一位元帅,就连山本五十六都是死后才追授的元帅军衔)。1944年11月23日奉调回国,出任教育总监,后转任在广岛的第二总军司令。1945年8月6日在广岛原子弹爆炸时侥幸逃生。

可以说,畑俊六在八年抗战中担任中国方面的日军最高司令最久,作为欠下中国人血债最多的日本将领,他已经做好被绞死的准备。可是事实却是他仅仅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原子弹下逃过一劫的畑俊六赶紧向法官深深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1958年,他向美军提供了他的战时日记和大量战史资料后,假释出狱。就这样,他逐渐消失在中国人的视野中,直到1962年5月10日病死。

畑俊六是日本福岛县人,父亲是当年会津藩的武士,从小他就深受父亲的武士道熏陶,立志成为一名军人为天皇尽忠。1910年他以陆军大学首席毕业生的优异成绩毕业,随即加入参谋本部成为一名参谋。

畑俊六从小就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而且他毛笔字写得非常好,经常会给属下题字。畑俊六死后,他家人把他1929年10月7日到1945年3月28日的日记交给日本近代史研究会,并于1983年3月由日本みすず书房出版。其中涵盖了他在华7年的所有日记,史料价值非常之大,其中记载了很多日军在华作战的真相和暴行。

从日记中不难看出畑俊六是一个战争狂人,他每天的日记几乎都是指挥作战和会见参谋的事项,几乎没有任何个人感情、家庭生活的记录。关于侵华作战,畑俊六日记中披露了大量日本官方现在没有承认的真相。

例如台儿庄会战在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2)》中只是提到两支日军因为通信问题,主动后撤,并不承认失败。而畑俊六在1938年4月19日这一天的日记有如下记载:

“之前台儿庄撤退后,支那一侧狂喜之至,但是实际上士兵死伤极大,也有不少武器落入敌手,第二军考虑到目前形势,只能匆匆开始对徐州的攻略作战……”

这段日记真实记录了台儿庄会战后日军败退的惨状,部队损失惨重,最后只能仓促发起徐州会战,最后畑俊六本来准备在徐州包围中国军队主力的计划完全落空。

其次,在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的《昭和十七、八年中国派遣军》中,只承认常德会战日军死伤4251人。但是日军一向有隐瞒己方伤亡的传统,畑俊六作为当时中国派遣军的总司令,他记载的数据应该是相对符合事实的,而他在1943年12月18日的日记中写道:

“本回常德作战,因为敌方防御及其坚固导致我方损失极大,参加总兵力除去战死伤病,第一批补充过后仍有一万多减员……”

徐州会战后,在徐州的时任华中派遣军司令的畑俊六(左)和华北方面军司令寺内寿一(右)

坚持一号作战,谋划“怀柔”征服中国

畑俊六是“一号作战”(日本大本营制定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作战的代号)的积极倡导者。1944年1月29日,当裕仁天皇托参谋总长杉山元问畑俊六,执行大陆打通作战是否有生命问题,畑俊六虽然承认当时中国派遣军战斗力已经日趋低下,而且奇缺飞机,但是他会竭尽全力保证一号作战顺利进行。

但是到了1944年6月,当豫桂湘会战在衡阳遇到出乎意料的顽强抵抗时,时任日本陆军参谋总长的东条英机却打了退堂鼓,他派参谋次长来到武汉拜访畑俊六,然而畑俊六在6月16日和参谋次长的会见中却坚持不改变既定方针,一定要彻底完成一号作战。

到了9月,虽然衡阳已经被攻克,但是东条英机还是认为继续作战会导致更大的失败,于是希望畑俊六能终止作战,但是这一要求又被他拒绝。畑俊六因为在此前的豫中会战中击溃汤恩伯、蒋鼎文,所以他已经在6月2日被升为元帅,自然不会听东条英机这个大将的话,他觉得可以继续赌一把,然而事实证明这个战争赌徒赌赢了。

日军虽然打通了大陆交通线,但是粤汉线和京汉线都已经被严重破坏,短时间内无法投入使用。而日军不仅在一号作战中付出了数十万人死伤的代价,而且进一步拉长的战线使得日军不得不投入更多兵力守卫这些新占领的地区。这都使日军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兵力更加入不敷出。最后加速了日军的彻底失败。

作为关内日军的最高指挥官,畑俊六还在积极谋划通过“怀柔”政策征服中国。他日记中多次提到对蒋介石的劝降工作是机密中的机密,需要直接上报参谋总长和大本营会议,委派专人小心行事。而且老谋深算的他从未对那些投靠日军的汉奸放心,他在1943年6月16日的日记中写道:

“蒙疆的德王是个有深谋远虑的人,具有浓厚的蒙古少壮派独立的意识。缅甸、菲律宾现在已经计划独立建国,德王天天恳求日方协力让内蒙独立。对此只能敷衍应付,决不可让内蒙真正独立。”

在两天后的6月18日,他会见了之前兵败投降日军的庞炳勋,虽然庞炳勋在畑俊六面前极尽谄媚,并一再强调“日军如虎,共产军如鼠,老虎想彻底杀死老鼠很难,我庞炳勋愿意效犬马之劳”。但是畑俊六并没有给庞炳勋多好的脸色,只是应付几句就把庞打发走了。可见这个内心老练的畑俊六虽然一边劝降蒋介石和其他军阀,另一面却从未信任过那些投靠日军的汉奸,这些大小汉奸在他眼中只不过是征服中国的棋子罢了。

纵观畑俊六的一生,可以说他从加入日军开始就是一名参谋出身的精英军人,后来又成为陆军大学首席毕业生。他在一战后大裁军的背景下依然能平步青云,成为日军的高级首脑将领,不可谓不是日本军界的一只老狐狸。他数次前往中国“考察”,又和他哥哥密谋满蒙独立,可见他一直就是日本军部侵略中国政策的狂热追随者和执行者,这样的一个人又执掌关内日军总司令帅印长达三年半。而这个刽子手最后居然逃脱一死,被关了几年即假释出狱,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 侵华日军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48小时点击排行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