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问世间春药知多少?


来源: 凤凰读书

1人参与 0评论

 有文,有识,有趣——凤凰副刊


多少世纪以降,帝王将相、贤人术士、寻常百姓,鲜有人能逃脱爱情那温柔的魔爪。有爱泰半是要有性的,柏拉图式的感情凡人并不乐意拥有。可是,人非机械,血肉造物总有倦怠之时,故而从古到今,无数人类倾尽心血寻找妙物,期冀提升性爱体验之质量。其中目的又种种不同,有人想诱惑不情愿的对方,有人希望重振雄风,有人要延长快乐时辰,还有人期待更好的表现。得出的结果更是千奇百怪,不一而足——卡萨诺瓦每日早晨享用三十只生蚝,国人觉得坚硬挺拔的犀牛角也能让阳具获得同等属性,巴比伦人用动物睾丸治疗阳痿,斑马舌头曾几何时也被当作无上秘药。

单以我国来说,长沙汉代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药方中就包括有滋阴补阳的方剂,其中男用的叫做“内加”,包括桂枝、干姜、花椒、皂荚,能治男性阳痿;女用的叫“约”,成分有巴豆、蛇床子、桂枝、干姜、皂荚,可以激发女性性欲。

同样是汉代的记载,《赵飞燕外传》一书中曾提到一种名叫“慎恤胶”的药剂,汉成帝刘骜“得慎恤胶一丸一幸”,意思吃一粒就可以让性功能障碍的刘骜再展雄风一次。可惜作者伶玄没有写下药剂的成分,而且从汉成帝一次吃7粒而亡的记载看来,这个药方的副作用似乎不小。

时至魏晋,士大夫中流行的“五石散”据考证其实是一种催情迷幻药,也算是春药的一支,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中就写到“贪饵五石,以求房中之乐”,不过这方药的副作用更大,服后举止怪诞、情绪暴躁不说,稍有不慎还会搭上一条性命。

再至唐宋以降,春药验方更是层出不穷。《开元天宝遗事》中说安禄山向唐玄宗进“助情花”,《金瓶梅》中写西门庆给潘金莲用“颤声娇”,虽然都是野史家言,不足为信,但作为正史的《新唐书·艺文志》倒也确实提到有人向唐玄宗进献具有补肾壮阳之效的五子守仙丸,更不用说日本遣唐使不远千里来中土取经的集大成之作《医心方》。

中国之外,春药的历史亦是不遑多让。西文中春药一词(aphrodisiac)化自爱与美之女神Aphrodite的名字;另一个催情物的名词philter,乃是希腊语中“爱”(philos)的工具格。《圣经创世纪》中利亚和拉结争夺的风茄,也就是曼陀罗,被认作催情助兴的食物,古埃及和荷马笔下的英雄也对此种植物钟爱有加。《爱经》中还认为蜂蜜这如诸神享用的琼浆般的食物可以大大提升性活力,蜜月(honeymoon)一词则反映了新婚当月男女每日饮用蜂蜜酒的古老传统。

想知道什么食物可能拥有催情的功效,很简单,看看宗教信徒都禁止吃什么就是了。基督教禁止食用黑豆、鳄梨、巧克力,因为它们都是“贞操的敌人”。阿拉伯帝国认定能块菌导致好穆斯林的堕落,导致市场监察官(穆哈台斯布)想禁止清真寺附近此类货品的销售。佛教徒不可食用葱、蒜、韭、薤、兴渠,因为它们是有秽之物,会增强淫欲。

欧陆经典的春药,不得不提的还有缬草,少许剂量的缬草拥有强烈的催情作用(大量的缬草则令人昏昏欲睡,更大量的却要人坐立不安),从古罗马时代开始就是妓院提供的饮料中的重要成分。其他被认定能增加床第之乐的药草和香料还有罗勒、薄荷、肉桂、豆蔻、胡芦巴、生姜、藏红花、香草,等等等等。

看起来中西对于春药的认知分别甚大,材料、用法也都各成体系,不过,却有一样东西在双方的催情食物文化中都占据了重要位置,那就是——酒。古希腊酒神崇拜中围绕葡萄展开的仪式实际象征的更是基于葡萄酒的享乐文化,我国也早有俗语传世——酒能乱性。不过,就效果而言,莎士比亚总结得很好,“——喝酒,对于淫欲也可以说是个两面派:成全它,又破坏它。”少量饮酒可以降低敏感度,延长性爱时间,特别是对受压抑和紧张的人有疗效,可是,只有饮用含少量酒的饮料才有效,如果大量饮酒,一般都会让受者完全失去性交能力,结果“杯子里的东西就叫你做了一场春梦吧”(《麦克白》,第二幕,第三场)。

严格而言,西方历史上真正被证实具有催情助兴效果的春药,首推俗称“西班牙苍蝇”的斑蝥素(Cantharidin)。十四世纪初,西班牙和法国南部的人们发现牛羊等牲畜在误食了一种当地称之为“西班牙苍蝇”的甲虫之后会变得烦躁不安,生殖器充血肿大,交媾欲望强烈,于是尝试把这种甲虫碾碎服食,果然得到很好的效果,从此“西班牙苍蝇”声名远播,成为男性的福音。又有一种说法称,“西班牙苍蝇”的名气来自于法国著名的萨德侯爵,他与妓女交欢时喜欢给对方喂食这个东西,结果搞出了人命。在法庭上他迫不得已供出自己的药方,“西班牙苍蝇”这才成为世界级的春药。

当西方步入现代,充作另类春药的迷幻剂开始崭露头角。其中最著名的恐怕要属麦角酸二乙基酰胺(LysergicAciddiethylamide,缩写LSD),当然象大麻、海洛因一类家喻户晓的毒品类迷幻剂除外。这种1938年合成出的生物碱类物质会让人产生类似高潮般的幻觉,六七十年代风靡于西方的青年之中。

而传奇般的万艾可(VIAGRA),问世更有一段传奇的经历。辉瑞药厂起先将之作为舒缓心绞痛的扩血管药投入临床试验,但病人纷纷抱怨效果不佳,更有部分试服的男性反映该药有引发勃起的副作用。药厂得到这样的反馈,灵机一动,干脆把它转为治疗阳痿的药物申报。在随后的临床试验中果然取得良好结果,参加试验的约4000名男病人中,有50~80%的病人症状有明显改进,试验结束时甚至不少参试者拒绝交回剩余的药品。

药好还要身体棒

其实前面提到的这许多春药,尽管名称五花八门、来源天南地北,但其功能无非这样几类:男性助勃、男性延时以及女性性唤起。另外还有一类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春药,但作用也绝不容小视的心理安慰剂。

伟哥便是属于男性助勃类药物。众所周知阴茎的勃起是由阴茎内部的海绵体充血而成。具体来说,男性性兴奋时阴茎会分泌去甲肾上腺素(NA)及一氧化氮(NO),进而产生环磷鸟苷(cGMP),令海绵体内的平滑肌松弛,动脉血得以源源进入海绵体;射精后环磷鸟苷被阴茎内的磷酸二酯酶(PDE)分解,血液流量下降,阴茎疲软,恢复常态。阳痿则是该生理过程受到影响,要么是阴茎无法充血,要么是充血后无法保持。现代西方医学意义上的性功能药物多数也都是从恢复充血入手,如很早就被发现具有治疗阳痿作用的非洲植物育亨宾(CorynanteYohimbe)的干燥树皮,机理就是促进去甲肾上腺素的释放;伟哥则是磷酸二酯酶的抑制剂,可以高选择性地抑制磷酸二酯酶,有效防止环磷鸟苷被分解。

“西班牙苍蝇”同样属于男性助勃类,但作用机理不同。它的主要成分斑蝥素具有局部刺激作用,随尿液排出时会刺激尿道,引起阴茎勃起。但同时斑蝥素也是剧毒物质,0.1克便足以毒死一个人,西方前几年也曾出现过误服致死的事件。不过大家可以放心的是,市面上正常渠道出售的“西班牙苍蝇”其中并不含有斑蝥素的成分,至于没有了斑蝥素的“西班牙苍蝇”是不是还能有效,那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伟哥一类的药物虽然对于治疗阳痿有效,但归根结底只是一种血管扩张剂,它并不会增进男性生理上的享受。要实现滋阴壮阳、延时的功能,还是要靠其他的药物。这些药物又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印度神油为代表的外用药,其中大多含有刺激性和麻醉性的成分,用法也多是直接涂抹在阴茎上,其机理无非就是减少性交时的刺激,达到延时的目的;另一类则是广泛见诸于中医验方中的药材,作用机理也比较复杂,大体又可以分为:含有干扰素成分,能够提高免疫力的人参、灵芝、枸杞等;可以调节内分泌,促进性激素分泌或本身就含有性激素成分的淫羊藿、海狗肾、紫河车等;能够改善骨髓造血功能,增加骨髓细胞中环磷鸟苷含量的鹿茸、首乌、地黄等;可以调节阴阳平衡,改善机体新陈代谢的菟丝子、肉苁蓉、五味子等。其实大多数中药材都具有多重功用,以目前的研究进展来看,距离揭开中药背后的详细作用机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以上都是专门服务于男性的药物,这也难怪,男性的生理特征决定了性事中男性始终是主动的一方,女性大部分场合都处于被动的状态,也因此,才有各种女性性唤起、或者如俗话说的,能让女性“发春”的药物出现。其实到目前为止真正得到证实的能够激发女性性欲的成分只有雌性激素(Estrogen),其余的所谓女性用春药只不过是可以促使交感神经兴奋的兴奋剂和使人产生幻觉的迷幻剂而已。女性服用这类药物之后会变得亢奋的确不假,但那只是神经受到麻痹之后产生的假象。如果说伟哥一类的药物作用在于帮助男性勃起以满足女性性生理需求,多少还带有一些为女性考虑的立场,那么迷幻剂则是彻头彻尾的男性占有欲的体现。也因此,这类药物很少被批准用于性功能障碍治疗。

顺便说一句,目前有些渠道提供的所谓女用发情药,基本都是迷幻剂,而且往往带有上瘾性,也就是类似于毒品的性质。另外目前所知的迷幻剂都需要口服一定剂量、经过一段时间才会起效。所谓挥挥毛巾就能迷倒一个人的说法既没有科学上的依据,也没有得到任何证实。

心理安慰剂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分支。人的心理的确很奇妙,有时候明明是个很普通的东西,但一旦被整个社会认定具有春药功能,便真的可以起到激发性欲的作用。象古罗马人认为胡萝卜具有壮阳的效果,古希腊人觉得大蒜可以提升性能力。现代医学也常常利用这个特点,比如日本就允许医生给患者开安慰剂,而且连病历上都可以煞有介事地写上药物的预期疗效。

半面春风半面毒

即使象伟哥这样得到上市许可的药物,在使用上也有严格的限制,最起码的一条就是要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伟哥会令人体内的血管扩张,导致血压下降,因此有低血压和心血管疾病的人服用伟哥以后极有可能产生严重后果,甚至会危及生命。世界各地已经出现了不少这方面的报道。也有报道认为伟哥有可能引发失明,虽然辉瑞药厂的研究认为失明与服药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但对私自用药的风险还是应当有充分的认识。

中医中的益肾壮阳类药方也同样不能随意服用。哪怕是冬虫夏草这样的名贵中药,也不是人人都适合服用的,更不用说有些中药本身就有较大毒性。象许多药方都以一味或几味功效大、毒性也大的中药为主,另以若干缓解毒性的药物为辅,长期服用的后果可想而知。

有句俗话叫作“是药三分毒”,春药更是如此。不管春药的作用机理如何,使用不当必然会对身体造成损害。经过严格的临床试验、得到药品监管部门认可的药物,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时还可以控制它们的副作用,但在市面上出售的名称五花八门的所谓春药还是敬而远之为好。运气好的话买回来的还可能是心理安慰剂,运气不好,真的买到斑蝥素,那搞不好是要搭进一条性命的。

本文摘自 科学松鼠会 著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上海三联书出版。

1人参与 0评论

白岩松:当下是一个成功学泛滥

白岩松:当下是一个成功学泛滥的时代……[详细]

2015-09-15  [ 129]

鱼乐:北岛王安忆等忆顾城——

这本书是顾城的友人所创作的怀念文集,包……[详细]

2015-09-11  [ 129]

凤凰读书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每天读点好文字

阿列克谢耶维奇:是女兵,也是女人

男女悲伤情绪之大不同

川端康成:这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春天……

鲁迅:男人的进化VS 娘儿们也不行 | 凤凰副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鲁迅中秋二愿——从此眼光离开脐下三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