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强奸犯”的心灵史「有故事的人」

大家刚刚认识,又由于年龄上的差距,他自觉地把我和欣哥当做了小朋友,因此聊天的内容很有限。有一天上完课,我回到宿舍,只有他一个人在翻看电脑网页。我坐下来打算翻译文章,背后突然传来一句:“哎!差距太大,太大了啊!”

人人都有故事——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有故事的人”(ID:ifengstory)

每天三个好故事。  

一个“强奸犯”的心灵史

by池中灰鲤

我2001年大学毕业,直接去广东江门下面的小县城工作,在律师事务所当助理。小县城就一家律师事务所,三个从业律师,所以案源较多,我每天都为行色各样的案子忙活。即使偶尔没有什么需要出去调查或是开庭,我还要负责所里的咨询业务,忙个不停。

这天,我还像往常一样,早早赶到事务所,收拾了文案,就开始写诉讼文书。律师所附近有学校,上学的孩子们陆陆续续从门前走过,他们天真可爱,看到他们,我总想起天真无邪的童年时代,心间潮涌起不确切的感动。

这时,有个人闯了进来。一个白净的男人,也许没有休息好,他看上去疲惫不堪,精神恍惚,可是仍然遮掩不了他的帅气。

“我要找律师。”他似乎很着急,说话也有点结巴。

那时律师们还没有过来,我以为有什么重要的案子,连忙招呼他坐下来。

“我要自首,我再也受不了。”他坐下来,就急不可耐地说。

他显然以为我就是律师,我当时有点蒙。自首?该是罪犯啊!我立即吃惊地望着他,而心里在想着怎样稳住他,让他从头说起。

他喝了点水,开始讲他的犯罪过程。他说他是学校的老师,多次诱奸了自己的学生,她们都是小学生。我当时就傻了,这样的案子,严重啊,我该怎样办啊。

见我不动声色,他眼里流露出不安。“我知道我犯了罪,罪该万死,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啊,一看到她们流露童真的水灵眼睛,看到她们清纯的笑脸,我都忍不住诱骗她们,和她们发生关系。”

我心里极大愤怒,真想跳起来把他按到在地,绳之以法。可是看到他那惶恐的眼睛,忐忑不安的表情,我似乎看到他内心的紧张和害怕。

“你要知道,她们还是孩子,每次我都劝说自己不要,可是总是忍不住啊,你要救我啊。”他眼巴巴地看着我。

我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怎样好,我能怎样,你犯了这样的弥天大罪,换了谁也救不了你。

“你应该去自首,只有那样才能减轻你的负罪感,才能争取从轻处理。”我竟然变得结结巴巴。

“自首?”他一下子惊恐地看着我。

“是,自首,只有这样才能争取到宽大处理,让法院从轻判决。”我不知怎地有点同情他,希望他能够被从轻判决。

他沉默了好一会,后来说:“是的,我有罪,罪大恶极,是该投案自首。你和我一起去吧,我不需要辩护,可是还是希望你和我一起去。”他极度信任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心里盼望律师赶紧来,这样就可以转给他们处理。可是又不能让他离开,不然他要是反悔不去自首,岂不是很危险?

“好吧,我跟你一起去公安局。”我鼓起勇气。

后来我们就去了公安局,他很快就被拘留,而我才放松一口气。回到所里,我向律师报告了详细情况,所以的律师们讨论了好久,最后一致同意由我来代理这个案子,做犯罪嫌疑人的辩护律师。我顿时紧张起来,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单独代理案子,况且那个强奸犯还没说要委托律师呢。可是鬼使神差,我竟然想看看那个人最后的结局,也就一口答应下来。

下午,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就过来,那是一个老父亲,他表情严肃,要我把事情经过说一下。我只好把上午的事情说了,他听了呆坐了好久,烟一支一支地抽,后来他声嘶力竭地说:“我相信他,我的儿子决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决不会。”

所里的律师都在,他们安慰老人,老人两眼发直,良久才平静下来,后来他委托我们的律师给他儿子辩护,律师就把案子转给我。

晚上我还在想着这个案子,结果一夜没有睡着,想着案子该从那里着手。后来终于明白律师们为什么把案子推给我,你想,犯罪嫌疑人已经认罪,那还有什么好辩护,什么都是铁板上的钉钉啊。我只有从从轻判决来辩护,那他首先是自首,法定从轻处理,其他就该从他平时的作风着手,后来我想起他那些话,他说他总是按捺不住自己,才做了犯罪的事情,该不是强迫性精神病吧?想到这里我豁然开朗,感到有的一辨。在欧美国家里,如果能够证明犯罪分子是精神病,那么就会被认定无罪或是有罪被免于处罚。在我们国家虽然规定了没有控制能力和判断能力的精神病也不承担刑事责任,可是强迫性精神病在实践中不属此类,是要被判刑,但是可以成为量刑从轻的依据。

第二天,我去了公安局了解案情,公安机关对此案也格外重视,专门成立调查小组,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供词去调查取证,犯罪嫌疑人称任课班级的小女生他都进行了性侵犯,公安人员也就分头进行调查,果真有一些小女孩说老师侵犯了她们,整个案情基本定了。我感到无奈,可是想起本案受害人都是小学生,还未成年,她们的陈述不能做定罪依据,那么只剩下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没有物证和其他证据来佐证,根据新刑法是不能对犯罪嫌疑人定罪的。可是想到犯罪嫌疑人自己认罪,大概都是事实,做无罪辩护不仅困难,而且也让我良心不安。

我还是再次见了犯罪嫌疑人,只不过一夜,他更憔悴了,他好像不认识我一样,一句话也不说。我把他父亲委托我辩护的事情说了,他大声说我不要辩护,我罪有应得。我试探问他一些问题,例如他和多少女孩发生关系,在什么地方,可有人发现过,他却不再说话。最后我只好无奈地离开。

出来我就去了他的学校,学校对此事做了保密,为了不泄漏消息,他们专门安排了副校长接待我。我也知道这关乎学校和受害人的声誉,而且还对学生家长刺激很大,所以也刻意低调来调查相关情况。从学校那里了解到,犯罪嫌疑人平时较为孤僻,不太合群,但也没有跟人红过脸,平时很低调,只不过教学能力很不错,出这件事,学校感到意外。

我又去拜访学生家长,他们对我都很冷淡,甚至带着敌视。很少有人让我见他们的孩子,即使见到孩子,孩子都很胆怯,我问平时老师怎样待她们,有没有经常给她们礼物,有没有单独和她们在一起,在一起都做什么?可是她们似乎都受到家长的调教,什么也不说,我只好放弃。

从犯罪嫌疑人家属那里我了解到,犯罪嫌疑人谈过几次恋爱,都失败了,或许这影响了他。他第一个女友很漂亮,只不过在热恋后为了出国跟一个美国老人走了,第二个女孩也不错,可是人家注重钱,跟一个离婚的有钱人的老板跑了,第三个是北方来得,不知怎地两人没相处多久就分手了,后来他都一直没有谈朋友。我听到这里,就知道他一定精神上有问题。

第一次开庭的时候,班级所有女生的家长都来了,有一百多人,法院为了防止受害人家属情绪激动,冲击法庭,派了多名法警来维护法庭的秩序。开始现场气氛怪异,所有人表情凝重严肃,我走进去就感到呼吸不畅,格外紧张。直待我申请给犯罪嫌疑人做精神病鉴定,现场才像炸了锅,一些家长激愤起来,开始嚷嚷,甚至有人骂。

控诉人和法院显然没有料到我会来这一手,但是她们没有拒绝,就宣布退庭。那些受害人的父母们都很气愤,他们似乎并不嫉恨犯罪嫌疑人,把怒火都对上我,一些人甚至想上来打我,我在法警的掩护下,近乎灰溜溜地逃跑了,闹了一身大汗。

在等鉴定结果的时候,经常有学生家长冲到我们律师事务所,我只好连着几天不上班,也因为这,县城里开始有各种谣言,说什么色魔无情地摧残幼女,闹得整个县城都人心惶惶,而且越传越玄乎。

然而鉴定结论出来后,我感到很意外,竟然是臆想性神经病。我一下子轻松许多,如果是臆想性,那就证明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在我的建议下,法院决定对受害人进行体检,看看有没有存在身体侵犯,结果经过权威医师作出鉴定,所有受害人都没有受到身体侵犯,包括那些声称被侵犯的受害人。后经法院了解,这些学生都是受到家长或是公安人员的误导,才胡乱陈述的,显然犯罪嫌疑人仅是臆想犯罪。

法院做了无罪判决,但是受害人的家长们还是很愤怒,他们放过犯罪嫌疑人,都冲着我过来,我只好狼狈地逃回律师事务所。律师们对我的表现很满意,表扬了我。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们始料未及。经常有人骚扰我们律师事务所,不是窗玻璃被人砸烂,就是门前被人扔了垃圾和臭狗屎,甚至还有恐吓信。律师们很无奈,最后婉言劝退我。为了我的安全,我只好回了广州。在回广州之前,我去看犯罪嫌疑人,他的家人似乎对我也没什么好感,冷冰冰的,只说送他去精神病院治疗了。我只好悻悻而回,只是后来偶然地机会去过精神病院,见过犯罪嫌疑人,他的脸色很苍白,神色恍惚,已经完全不认得我了。

现在,事情隔了这么多年,我还记忆犹新,记得那个犯罪嫌疑人的那双眼,记得那些愤怒的家长们,记得犯罪嫌疑人冷漠的家人,一切都沉在我内心深处,其中的许多事情直到现在我还不理解。

 

投稿时间:2016年04月26日

作品版权归属作者,转载请注明来源:有故事的人

作者简介:池中灰鲤,专业法律工作者。

扫描 关注 “有故事的人”微信公众号

✪ 人人都有故事——“有故事的人”是华人世界知名阅读品牌凤凰读书(ifengbook)旗下故事专号,在凤凰读书拥有超过200万的读者。我们乐于发掘普通人的故事、普通人的人生与记忆。

✪ 写吧,人人都有故事,写你熟悉的事,你听来的事,你见过的奇闻趣事、温情的悲戚的事……

✪ 投稿邮箱:istory2016@163.com。

更多故事关注:

我的童年玩伴大头贝贝,再也没有地方等我了……「有故事的人」

扫描 关注 “有故事的人”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丁气高 PN082]

作者

江夜雨

江夜雨

专栏写手,“江湖夜雨不熄灯”作者,一枚独自下山闯荡自媒体江湖的姑娘。

作者其他网评

时事话题

时事话题

近期发生的新闻议题,尽在其间。

下一篇

来自“考研基地”,心里没有诗和远方——一个女大学生的故事「有

我能做的就是把现在的事情做到最好,工作上,就是持续增加自己的不可替代性,胜任更多的工作,加薪升职。工作之余,不停地提升自己,让自己的文章可以贡献更多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