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猪肉汪「有故事的人」

猪肉汪就每早必光顾早点铺,只要他那天去卖肉,只要那天早点铺营业——事实是他几乎每天都去卖肉,早点铺也几乎日日开张。

 人人都有故事——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有故事的人”(ID:ifengstory)

每天三个好故事。


屠夫猪肉汪

by田苗

家附近有一菜市场,规模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什么卖花的,卖包的,卖扫帚拖把的,甚至还有卖锦鲤的,卖烤猪鱼饼的,卖早点快餐的。早上早点铺上那热气腾腾的粽子肠粉皮蛋粥,看着怪诱人的,虽说不能随便吃小摊,偶尔吃下想必也没啥大碍,若是真的是吃个次把就染了病,那也是只能怪自己时运背,不关小摊的事。

猪肉汪就每早必光顾早点铺,只要他那天去卖肉,只要那天早点铺营业——事实是他几乎每天都去卖肉,早点铺也几乎日日开张。

所以,他天天光顾早点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倒有三百六十天的早餐都是在早点铺里解决的——另外五天菜市歇业——而且从来都是老三样——一碟肠粉,一碗白粥,外加一碟小咸菜,咸菜倒偶尔变个花样,有时萝卜干有时雪里红,有时呢,是条酸黄瓜。他每日光顾早点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肉铺紧挨早点铺,边吃边瞄着生意,吃饭生意两不误吧。

猪肉汪当然是外号,别以为他叫猪肉汪就以为他是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恰恰相反,他干瘪消瘦,看着也不怎么有精神,眼睛由于常年瞅着那老式的钩子秤上的小星点,经常半眯着,久了,不看秤时那眼睛也是睁不开了,也算是一种职业病吧。

猪肉汪不善言辞,与人少有言语,未免刻板了些,往往,做生意这样是不行的,要热络爱笑会聊天才行,不过,他虽然不苟言笑,由于他从不短斤少两,肉也是实打实的肉,从不以次充好,慢慢的,老主顾越来越多,生意倒挺红火。别看他平时看起来焉焉的没精神,可到了肉铺,手起刀落,麻利的很。近年老了,生意又太好,就找来远房的侄子帮忙。按说,这么个好营生,要传也要传个至亲的,这个嘛,可干万别在他面前提,一提猪肉汪内心绝对是个五味杂陈。

他的儿子,叫他小汪吧,属于老来得子。都说“老来得子,必有神童”,果不出其然,从小到大,那个叫一路顺,长得也好。老汪和老伴长的普普通通,属于那种在人海里瞄一眼就再也记不起的类型,普普通通的脸,普普通通的着装,说起话来也是普普通通的。

甚至普通的让人心下里有点可怜的意味,用文艺一点的话来说就像是“大海里的一滴水,荒漠里的一粒沙”。老汪也好似深知自己的普通,平日里从来都是默默地为人默默地处事,从不多话。不得不开口说话的时候,也从来是低声慢语――本来嘛,也没什么值得让他们提高嗓门大声嚷嚷的事儿。难得有要发气脾气的时候,就是心下里果真动了气,那也是早早就涨红了脸,越激动舌头就越要打结的那种。

好在平日里也没什么去处,亲戚朋友也都是些良善的人,老伴儿也是和他一样的个性儿,以前人们私下里常悄悄的笑话他们“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绝了”,极少有让他脾气爆发的时候。老伴去世后,老汪独来独往,更显得沉默了。

有了小汪,那可就大不同了。从小到大,读书没让老俩口操过一次心,顺顺利利的小学毕业,中学毕业,大学毕业,研究生毕业,再到后来的博士,博士后毕业。再后来,顺顺利利的出了国留了洋,居然海外定居了,多少人梦寐以求耗费心血都未必能成的事儿,对小汪来说,就好像是1+1那么简单。人们都说老汪家是祖上积了阴德,多少辈子积下的功德都积到小汪一个人身上了。附近的人家里经常会传出大声喝斥孩子的声音——你看看人家小汪怎样怎样如何如何,小汪成了典型的“别人的孩子”。

实际上,小汪可能心里也比较苦闷吧,因为附近同龄的孩子,男男女女的,好像个个都把他看作了仇人,见了他不是脑袋一歪看了别处就是低下脑袋找石子儿踢去了,他一出门,全部的孩子都不知哪儿去了全不见了,甚至有时自行车车胎会某名奇妙的跑了气,看来,学霸也有学霸的烦恼啊,这么想着,多少会让成绩普通的孩子们心里好受些了吧~

要不是因为儿子,老汪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什么是考研,什么是博士,这些词儿他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含意,反正就是高高在上的,就像古时候的,那些考上壮元骑上大马披上红袍光彩游街的人,是光宗耀祖的事儿。因为儿子,老汪好像是换的一个人似——只要一提起儿子,不管是别人问及还是自己不想管住嘴巴儿主动想说,猪肉汪绝对口不笨齿不拙,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脸上的皱纹笑地挤在一起成了一朵花儿似的,眼眼儿好像没那么咪眼神儿也好像不那么斜了。

人们无事时常去善意逗他,问他儿子最近如何,他百说不厌,一准一个祥林嫂形象,大不同就是一个喜剧一个悲剧。猪肉汪老伴去的早,小汪心疼老爸,曾接去小住。去前红光满面,气宇轩昂,眼见着年轻了十岁,谁知回来后老汪就更加沉默寡言了,也不提儿子儿媳,若有人问起,也随便敷衍几句,支吾不言了。猪肉汪的儿子大家是见过的,模样周正的一个年青人,书卷气儿浓,架副眼镜,谁也不大看清镜片后的眼神,只记得猪肉汪曾拉着他摊摊面前站定,乖乖的叫着叔叔阿姨爷爷伯伯,整个菜市转了一圈。

此后再未露面,也好似再未回来,因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猪肉汪有三百六十天都在肉铺的,另外五天菜市歇业。如今猪肉汪年纪大了,儿子不屑他这营生,又没个至亲的,想来想去,有个远房侄子,又两厢情愿,就传了他吧。

只是,此后,猪肉汪更少言语,再不提儿子。


投稿时间:2016年04月26日

作品版权归属作者,转载请注明来源:有故事的人

作者:田苗。

扫描 关注 “有故事的人”微信公众号

✪ 人人都有故事——“有故事的人”是华人世界知名阅读品牌凤凰读书(ifengbook)旗下故事专号,在凤凰读书拥有超过200万的读者。我们乐于发掘普通人的故事、普通人的人生与记忆。

✪ 写吧,人人都有故事,写你熟悉的事,你听来的事,你见过的奇闻趣事、温情的悲戚的事……

✪ 投稿邮箱:istory2016@163.com。

更多故事关注:

为了生男孩,那些年我们家颠沛流离……「有故事的人」

扫描 关注 “有故事的人”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丁气高 PN082]

下一篇

老徐,闯过非洲,跪过病榻「有故事的人」

我们一生之中,要牢记和要忘记的东西一样多。记忆存在细胞里,在身体里面,与肉体永不分离,要摧毁它,等于玉石俱焚。这两段记忆,一定深深地存在于老徐的脑海里,老徐的心里。他不愿意和任何人提起,而他也永远无法忘记这样的记忆。老徐是个柔情的人,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