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好友女朋友的那两年……「有故事的人」

我是一个直男,在我暗恋好友女朋友的那两年,我辗转反侧,焦虑不安,心神恍惚,焦虑不安……

 

阿毛的情书沉入了长江

▢张强

阿毛是我在大学里很要好的一个朋友。

我和他并不是在大一就认识的,而是大三那年专业分流,我们俩恰好被分在同一个班里,又恰好住同一间宿舍。初次见到阿毛,是在搬宿舍的那天,只见他脸色白皙,眉目分明,中等个子,猿背蜂腰,而且精神奕奕,有几分英俊潇洒之气。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很有点民国风度。

几天相处下来,我发现阿毛为人心性纯真,说话有趣,热情洋溢,而且我们都爱阅读,兴趣相通,所以总是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们俩每天一起上课,一起吃饭,几乎形影不离。从专业聊到游戏,从游戏聊到文学,从文学聊到人生,经常如此侃天侃地。突然有一天早晨,阿毛打电话给我,说心情很沉重,叫我陪他到校园里走走。

秋天的早晨,晓风清凉,吹到身上十分适意。天空高得出奇,纤尘都无,风中夹带着草木的清香,美好得仿佛一切忧愁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我问阿毛有什么事,他说他为情所困。他见我一脸懵然,又接着说他深深地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已经好久了。从前只是每天暗暗地想念着,倒也觉得心里甜甜的。不过这几天不知怎么了,思念变重了,也变味了,变得苦涩难受起来。神悲意惨,抱恨怀愁。每天只想着见到她,哪怕是在人群中远远地看她一眼也好。我有点吃惊,想不到这整天就爱看书的小伙子竟然也有意中人,而且还深深地坠入了情网。

但随即又觉得实在合情理极了,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多情?我便鼓励他干脆去向那女生说明自己的心意,总比单思成病要好。他凄然一笑,说事情若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就好了。这个女生是他从前同班同学的女朋友,早已名花有主了。要是向她表白,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同窗。

听阿毛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心中凄惨。虽然大家都认同追求爱情应当义无反顾,可是横刀夺爱这种事情也是为人所切齿的,何况对方又是自己的朋友。我一时之间也不知该鼓励他勇往直前还是该知难而退,只得说些话来开解阿毛,叫他放宽心情。

我们又谈论了一下那个女生,她叫小贞,也是我们年级的,只是不同的专业。阿毛说他大二的时候就已经暗恋上了她。不过那时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尽管如此,阿毛还是对她一念情痴,死心塌地。后来小贞开了一家微店,男朋友帮着宣传,可生意还是不好。

阿毛知道了这个消息,就开始每天到她微店里买东西,今天买袋洗衣粉,明天买几包糖,都是一些价格便宜的小东西,她男朋友充当快递员的角色。一天中午,“快递员”又来给阿毛送货了,而且还送了一个看视频用的手机支架和一颗不知名的小糖。说是她女朋友给阿毛的,微店开不下去了,期间只有阿毛一个人光顾,赠送的礼物是对阿毛的答谢。

那一天,是阿毛坠入情网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他拿着小贞给他的糖不住地把玩,可就是舍不得吃,虽然没有仰天长笑,但情发于中,心里的喜悦之情还是毫无掩饰地化成了幸福甜蜜的笑颜。那一晚,阿毛辗转反侧,兴奋得没有睡好。

由于之前阿毛天天光顾小贞的生意,成了她的老顾客,阿毛也由此获得了她的微信和QQ。于是从那时开始,阿毛整天看手机,关注小贞的动态,连最爱看的武侠小说也没有心思看了。

小贞一发说说,阿毛总是第一个评论的。一到晚上,阿毛就找小贞微信聊天,但小贞对阿毛总是冷冷的,通常是阿毛发三句,她才回一句。只有到了晚上十点钟以后,她才会和阿毛聊得多一些,其余时间都是在和男朋友一起共度良宵。

尽管如此,那段时间,阿毛每天都还是挺开心的,不过有时小贞久久不回他消息的时候又会有些惆怅感叹。聊天记录也舍不得删,时不时地就会翻出来看看。本来一向不写日记的他也开始学人写起日记来了,说是要把从和小贞相识以来每天的聊天内容写成日记保留下来,这样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看着阿毛喜一阵,愁一阵,辗转反侧,我也不知如何是好。有时想到万一阿毛和小贞最终真成了一对,他的同窗会善罢甘休吗?

没过多久,发生了一件令我们吃惊的事情,大概是老天爷被阿毛的一往情深而感动,所以想给他一个机会吧。

开学的第三周,阿毛告诉我小贞的男朋友要当兵去了,下午就走。我当时想阿毛这回有希望了,当兵一去就是两年,刚开始几个月两人根本无法联系,感情自然会有所疏淡,等男的退役回来,物是人非,一个早已毕业,劳燕分飞必成定局,破镜重圆几乎不可能。

可是一看阿毛,毫无半分喜悦之情,仿佛还有心事。原来他担心小贞,料定小贞遭此变故,必定芳心痛裂,柔肠若断,伤心不已,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到她身边好好安慰一番。

大学里的爱情就像是烟花,两人一对上眼,只要一点点小火星就能绽放。不过这种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失意伤心固然不免,过一段时间就会淡忘了。两年之后,一个早已毕业出去工作,一个还要回来继续读大学,届时两地分隔,各自天涯,况且当兵一事,小贞想必早已知道,心里也有所准备,必定会保重自己的。我这么和阿毛说着。

上午的课上完了,到了午饭时间,食堂里人山人海,打饭的队伍排得像火车一样长。突然间我被阿毛打了一下,他指了指打饭的窗口,低声说正在打饭那个就是小贞,语气又是激动又是喜悦。

我顺着手指望了过去,但小贞一个转身已消失在了人群里。阿毛急得推着我往前挤,找了两个排在前头的认识的同学帮忙打了两碗饭,我们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随便打了两个菜。然后在人群中持碗站了一会儿,阿毛用目光满食堂地横扫着,在靠窗的位子发现了小贞。

小贞的男朋友去了部队,所以她和闺蜜共进午餐,我们找了一个旁近的位子坐下来。窗边光线明亮,视线清楚,但见小贞长发披肩,身材容貌,颇为秀美。只是面带愁容,一副郁郁寡欢的神气,婷婷楚楚,冷艳动人,难怪阿毛为之颠倒不已。我笑着和阿毛说你既然这么喜欢她,为什么不过去打个招呼,佯装巧遇?然后可以顺理成章地坐在一起与秀色同餐,再四宽慰,不是更好么?阿毛性格腼腆,连忙摇头说不行,不行,这样太唐突孟浪了。

我调侃他说你每天晚上都找人家聊天,难道就不唐突、不孟浪了?阿毛说不知为何对她又爱又怕,网络世界里不见真人,举措正常,可现实生活中遇见她,就不自主地变得拘谨起来,想说什么却又无从说起,就像舌头被钳住了一样。

接下来的日子里,阿毛还是每天都和小贞保持着联系,但两人从来没有相约共同行动过。直到有一天晚上阿毛回到宿舍,手里拿了一本《小王子》,我才猜到事情有了变化。以我对阿毛的了解,他是从来不看这类书的,如今从图书馆借了这本书,一定有蹊跷。

在我的盘问下,阿毛老实交代了,原来他下了选修课以后去图书馆借书,在书架间正巧遇到了小贞,阿毛这回没有表现出怯缩,他们俩还一起看书,一起找书,阿毛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而小贞喜欢读外国作家写的故事。最终,在小贞的推荐下阿毛借了一本《小王子》。这本书篇幅不长,对于阿毛这种常年读小说的人来说,无异于沧海一粟。阿毛认认真真地,很快地把《小王子》读完了,还上网看了些书评,这样就可以跟小贞有更多更深的交流。

自从图书馆那次不期而遇,两人有了更多的了解和交流。阿毛很爱读书,腹中颇有文墨,所以谈吐不俗,颇有见地,而小贞也由此对他另眼相看。“今夕何夕,见此邂逅”,阿毛那段日子总是吟咏着这诗,十分沉醉。

小贞所在的专业也是工科专业,男多女少,加上小贞容颜韶秀,丰神楚楚,追求者自然就不在少数,可是小贞基本都看不上眼,这些自然都是阿毛告诉我的。前两天又有一个男生向小贞表白。那个男生是我们年级的学霸,而且和小贞同班,成绩优异,只是相貌差强人意。

当时是晚上八点多,那天阿毛晚上没有课,我便和他跑去图书馆看书,没想到后来小贞也来了。但小贞没有选择在我和阿毛边上坐下,而是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书柜的过道里看书,阿毛坐的地方正对着那过道。没过多久,那个男生便来了,据阿毛讲,那个男生一进来就奔小贞看书的地方去,应该来时就已知道小贞在那里了,手里握着一张类似明信片的卡片,脚步很匆忙。把明信片塞给小贞后,还没等小贞反应过来,头一扭,更加急匆匆的有走了。

阿毛不是笨人,看到这种情形,早就猜到了八九分。于是他过去问小贞怎么回事,小贞拿出了那张明信片,上面写的是男生对小贞求爱的告白。阿毛见了,心里又急又怕,他怕那个男生近水楼台先得月,急得话都说不利索,只是结结巴巴地对小贞说不要答应他,不要答应他。小贞看了阿毛一眼,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随手背起书包往外面走去。

阿毛见小贞出了图书馆,赶忙拉我一起走,连书都没收,说小贞很有可能去找那个男生,要跟着去看看。我叫他别急,小贞既然肯把那男生的表白卡给你看,那足以说明她根本看不上那男生,可阿毛深陷情感的漩涡中,神志已乖,根本听不进去。

小贞果然是去找了那个男生,我们在后面远远地看着。他们边走边说,我们还是远远的跟着,但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对话没两分钟就结束了,小贞径自回了宿舍,男生往操场上走去,只留下我和阿毛在秋风中徘徊了一阵。

晚上阿毛微信小贞,小贞告诉他她没有答应那个男生,约他见面只想当面说清楚,对彼此都好,不想不清不楚的,以后上课见面也尴尬。阿毛弄明白后,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他望着窗外,圆月当空,明星在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时光不知不觉迎来了十一月份,秋高气爽,花草树木都开始泛黄了,一天天地凋零下去,就像人的精力、热情开始衰竭一样。校园里只有菊花开得特别繁盛,五彩缤纷,霜华耀眼,深秋独傲,冷艳含芳。但阿毛的热情并不因此衰竭,反而像刘禹锡见秋一样高涨,仿佛大鹏欲飞入九万里高空。

没过两天,阿毛突然跟我说他决定把心意明明白白地告诉小贞。我戏笑着说朋友妻不可欺,你不会是真的要动手挖墙角吧?不过我看他一脸严肃,不像是开玩笑,就问他怎么突然下定决心了?他说自从那天在图书馆看见那个男生表白之后,就决定要改变一下,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问此话何解。

他说追求自己心中所爱应当勇往直前,永不退缩。虽然小贞的男朋友是自己同班的朋友,但他也喜欢小贞,就是要肆无忌惮地追求她,什么朋友妻,不可欺、横刀夺爱通通都是世俗之见,最是要不得!当年瞿秋白同志爱上杨之华女士的时候,杨之华早就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可他们两个还是爱得热火朝天,一点灵犀,心心相印,最终还不是琴瑟永好,相庄鸿案。这么多年后看来,不也没有人非议他们的爱情么?只是在当时,两人的结合确实引来了许多流言蜚语,指指点点,就连家人也冷眼相对。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情之所钟,爱至极处,直可以粪土王侯,傲视公爵;外人的指指点点、世俗的虚情浮礼,与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自己从前性格腼腆,想爱又不敢爱,如今想来,实在懦弱混蛋已极。倘若当年瞿杨二人有一人害怕物议,他们的爱情就不会结果,况且小贞又没有结婚。

爱情原本就是需要勇气的,怯弱退缩的人必定不会成功,面对爱情,乃至于狂妄一些也无不可。与那些追求过小贞的男生相比,无论品貌才学,他都自信有过之而无不及。更何况小贞灵心慧质,自己与她又有文学上的交流,很有共同语言,与那些男生而比,岂不是更占优势。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狂妄一下,自信满满地去向她告白呢!阿毛这番话侃侃而言,充满气势。

阿毛一见小贞的面,会不自禁地面红耳赤,还会紧张地说话颠三倒四。所以他决定用写情书这种最老套的方式表白,可以把事情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阿毛晚上就去图书馆写情书,写了一段,觉得写得不好,又从头开始写,写了几段,又觉得不好,又从头开始写。

像这样反反复复得写了两个晚上才写出一份四页纸长的情书。然后又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觉得用得不好的词都重新琢磨,把握好分寸。定下来后,又认认真真地重新抄写一遍,阿毛字写得不好,但他说那一封情书是他读书以来字写得最认真的一次,写了两个小时。

写完之后,他把情书装进了信封里,可心里又觉得放心不下,又拆开看了一遍,确定没有错字别字才又重新封好。我并不知道他写了什么内容,后来他告诉我就从他第一次见到小贞那时开始写起。

阿毛封完了情书,我本以为以他的性格,应该会犹豫徘徊一阵,但出乎了我的意料。他表现得信心满满,胸有成竹,仿佛玉人已终身属我。他给小贞发了一个短信,问她在哪里,然后就带着情书去见小贞了。

第二天黄昏,阿毛才收到了小贞的回复,也是一个信封。我听阿毛转述,大意是说他男朋友去当兵,但谁也没有提出要分手。虽然个郎远去,但两年多的爱情生活,又岂是短短一个多月就能忘怀的。阿毛情深若渴,她心里自然了然,非常感激,不过她对阿毛只是当成一个朋友,最多也就是可以谈诗论文的朋友,毫无他想。劝阿毛不要再想念着她了,况且她男友又是阿毛的同窗好友,不愿意招来物议,从此也不必再相见,信封中还有阿毛的情书也一并退了回来,阿毛拿着信,知道小贞态度刚强坚决,一颗芳心永远不会到自己身上,只是呆呆地看着信出神。

阿毛出奇地冷静,连气都没有叹一声,把信封折好放进了口袋里,又若无其事地叫我出去吃饭,说好久没有去外面吃饭了。阿毛感情受挫,心中必定难受,只是故作镇静罢了,出去走走也好,积郁胸中反而更加不好,我这么想着,就答应了去。

我们来到积玉桥那边吃饭,阿毛那天晚上喝得特别多,我知道他心中难受,就陪着他一起喝,连劝慰的话也没有说。也根本不必说,心受了伤,再怎么劝也恢复不了,只有靠他自己。

我们喝得头重脚轻,又不知怎么晃晃荡荡地走上了长江大桥,后来走不动了,就就地坐了下来。深秋的夜晚,大桥上秋风萧瑟寒冷,吹了一会儿风,酒就醒了大半。

阿毛说苦苦暗恋了两年的女生,这段日子交往下来,信心满满,本以为可以逑得淑女,做一对神仙美眷,想不到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切都成了梦幻泡影。随手掏出了信纸,有他给小贞的和小贞给他的。阿毛拿在手里,又看了几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往事已矣,手一扬,那几张纸就像蓬草一样被秋风卷走了,在空中无力地飘啊飘,最后消失在了长江的波浪中再也看不见了。

扫描 关注 “有故事的人”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丁气高 PN082]

下一篇

奶奶走后,我的世界开始下雪「有故事的人」

"唉,人活得要是和草一样,那就好了,冬天死了,春天又活过来。"在小时候就听奶奶这般说,长大了依旧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