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赌博、色情业、一夫多妻 —— 记忆中的缅北往事

关于赌,在某种意义上说,赌也是种玩。也是消遗,至于玩大玩小,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何况有句老话说得好:“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嘛。”既然你愿上这个钩,又何需怨天忧人呢。

 

记忆中的缅北往事(上篇)

李方明


走进果敢


去缅北果敢,有两大口岸,一是从云南耿马县孟定镇的清水河口岸出境,乘坐一小时左右的车程至果敢老街;二是从云南镇康县的南伞口岸出关,到老街只需10分钟的车程。我启程之前,朋友告诉我来的路线,从株洲上火车,近30个小时至云南昆明,再转乘昆明至南伞的长途汽车,一路需20多个小时。

动身那天正是2002年6月,也是家乡炎热的夏季,虽然买的是卧铺,由于不是空调车,车箱内非常闷热,实是难熬。第三天的中午到达“春城”昆明,气候果然不一样,全身凉爽多了。我在昆明只作了一个小时的短暂停留,就匆匆上了去南伞的长途客车。上车之前买了一张云南地图,在地图上看到昆明至南伞有800多公里的路程,一路上途经楚雄、祥云、云县、永德、镇康,至南伞。当汽车经过20多个小时的颠波来到镇康县的轩莱边防检查时,已是第二天下午3点多种。

客车停后,大部分乘客已醒来,我还在昏昏欲睡,忽儿被一边防女战士把我叫醒,并示意我拿出身份证接受检查。我把身份证给她,她仔细地看了看,然后用眼睛直视我。问:“你是哪里人?”我一听明知故问,身份证上不是有吗?但我看她一脸的严肃,我还是回签:“湖南株洲。”她又问我:“你去哪里?”我说:“去果敢老街。”她继续追回:“去老街做什么?”我回签:“朋友邀我去报社做事。”我边说;边从包里拿出很少示人的省作协证给她,她看了后,拿着身份证和会员证去电脑房作了进一步验证,过后,来到我的面前,把证件递给我,并对我温和地笑了笑。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汽车又徐徐开动了,刚才的情景使我有些余悸,在内地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时同车的一位女孩告诉我:“来的时候还不怎么检查,要是回去,那就更严格。所有的行李甚至全身都要检查。”我有些不解地问:“为什么呀,那么严格”。她看着我说:“你是第一次来吧。”我点头:“是啊”。“难怪哩,你不知道吗,这里是缅北金三角,种鸦片,生产毒品,有许多毒贩子。”我简直被她说得惊出一身冷汗。

我有些不相信,来的时候朋友并没有告诉我这些。在我的印象中真正的“金三角”是指缅甸、泰国、老挝三国交界的一片地区。这里离那里还远呀,怎么也是毒源之地呢。我不敢想象,在我的思想里,对毒品是恨之远离之,今天却要走进这片土地。对当初的决定,我真有点后悔。女孩没有想到我的情绪波动,又侧过来对我轻声说:“兴许我们这辆车里就有毒贩呢。”经她这么一说,我心更是怦怦直跳,我环顾车内乘客,但又怎么知道谁是毒贩?车里的男男女女表情平常,一个个老实巴交的样子。“不会吧”,我反问她。“难说”,她回答。


这时,我望着窗外、公路两边,高山耸立,树木苍劲葱郁。汽车正沿着一条名叫凤尾河蜿蜒前行。在将要到达南伞时,小河不见了,这时的汽车爬上高处,再缓缓下坡,一眼望去,有些零星的房子。当汽车经过南伞糖厂时,在糖厂的厂门口有许多东风牌卡车拥挤在路口,过了十来分钟,我们才进入镇区。

下车后,我环视着这座边境小镇,小镇不大,但相对繁华,坐落在一个小小的盆地上,当地人把这样的小盆地称作坝子。镇区内只有两条窄小街道。经打听,径直走的那条街道是通往南伞国门,左边的那条是南伞至孟定的必经之路。南伞派出所和出入境办证处就设在这条街上。

我赶紧打电话与朋友联系,可又不巧的是,朋友已下乡采访去了,要到晚上才能回老街。他要我今晚住在口岸的一个叫南伞大酒店里,并要我去办证处办好边境证。没办法,我只好先去办证,等办了证后,已是夕阳西下,夕阳的余晖红彤彤的像少女的脸。接着我坐上一辆三轮摩托车,来到南伞大酒店。

入住后,又遇上了在车上的那位女孩。她笑着对我说:“你好,又遇上了,我住在你隔壁。”这时,我才有机会打量这位女孩,她身材适中,不胖不瘦,秀气的五官,稍浓的眉毛下有一双水亮的眼睛,皮肤白净,举手投足显出优雅。她说她是云南大理人,白族。她笑着说:“我本来今天要去老街,因事耽搁,今晚去不了。只好等明早8点开关再过去。”

我问:“你在老街做什么工作?”我感觉自己有些唐突。她并不介意:“我在赌场上班,当牌手。”

我一听更是云里雾里,心中甚是疑惑。赌场?牌手?我不便再问了。


果敢国门


她见我不说话,就提出领我去国门看看,来到国门,因为还不到闭关的时候,略略续续有边民在出入边境。

通过中国国门,看见一座拱桥那边的缅甸果敢国门,果敢国门建得很气派,本来就金碧辉煌的装饰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耀眼。守国门的果敢兵三三两两荷枪实弹来回走着。

这时,女孩告诉我明早八点钟开关后,我们从这里验证出境,进入缅甸果敢。

夕阳早已西下,暮色四合,我们返回宾馆时,女孩和我临别时,她给了我电话号码,并告诉我她叫阿红,并希望到老街后联系。


临睡前,我囫囵吞枣地对那本关于缅北金三角的书进行了阅读,对果敢作了大体上的了解。由于读书晚了,耽误了睡眠时间,到第二天醒来,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我赶紧起来洗漱,然后去叫阿红,她在门上塞了纸条,说不便打扰先出关了。我提着行李来到国门,此时的国门已挤挤挨挨地排着队等待验证出境的人群。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朋友已告知我,他已在国门那边等我。大约等了十几分钟,我验证过关,来到了这不足20米的两国交界的界桥上,朋友正在招呼我。此时此刻,在这不到一二分钟的时间,不到一百步的距离,我真真实实地离开了自己的祖国,完完全全地踏上了异国土地,我有种想哭的感觉,也不知这一去什么时候才能回返。

入得果敢国门,就被朋友拉着上了车。朋友开的是一辆老式奔驰,汽车发动的时候,响声很大,又没有空调,刚坐上去的时候,里面像蒸笼一般,热气腾腾,好在汽车行走时,风吹进来,又显得格外的凉爽。

一路上,朋友并没有和我多说话,有意识地让我看看这异国的风情。

公路两边是起伏的山峦,山上葱郁但不见丛林,从公路两边直往山顶,都是乱石丛生和杂木杂草的开阔坡地。这很窄的公路虽是柏油铺就,但由于年久失修,到处是坑洼不平。汽车七弯八拐,上坡下坡,大约十分钟光景,再放眼望去,前面是一大片开阔地,高矮不一的房屋凸现,并在太阳光的照耀下,从镀锌铁皮盖的房顶上反射而来的是刺眼的光芒。远远望去,那东一排西一堆的房子,就知道这里对城镇建设没有太多的规划。

朋友告诉我,你所看到的就是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所在地,也就是果敢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里除了老街是老城区,双凤城、东城、金像城、凤麟城都是近几年开发建设的。这里面青山环绕,气候适宜,海拨1000米左右,平均气温20度上下。我想这倒是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好地方。

汽车经过一座五层楼豪华楼房时,朋友指着说,这是目前果敢最气派的酒店,叫银丰酒店。穿过银丰酒店,看见了一座耸立的宝塔,朋友说这是双凤塔,七层高,意味着彭家声主席收复果敢,坐镇果敢,建此塔以示纪念,说着说着汽车经过彭家声主席的府第,再左拐就径直抵达掸邦第一特区行政公署内。

朋友把我安置后,并交待我现在好好休息,晚上接风洗尘,明天领我去走走看看。今天还有点事要办,接着他开车走了。

话说我这位朋友来果敢三年多了,在这里可谓是做了不少事情。刚来的时候,和他人一起办旅游招商局,组建掸邦电视台,后来又创办了果敢第一份画报《果敢画刊》,这一系列的事情,让他在这里有些名声。现在叫我来说是要办一份禁毒报,也就是后来的《新果敢报》。


我在房子里休息了一会儿,有些呆不住了。看着窗外三三两两行走的人群,我决定独自一人出去走走。

来到区府的大门口,只看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在那里,看上去他们年纪不大,十几岁的样子,满脸的稚气。

他们站在门口,看见我出来,就朝我笑了笑,我也笑着对他们说了声“出去走走”的话。

来到双凤城的街上,只见街面两边的铺面大都是用汉文字写的标牌,也有的用缅文做的招牌,但所有招牌做工简单,不工艺。饮食店,傣族人开的撒撇店,还有干洗店、超市、服装店、理发店、麻将馆、电游室等五花八门。

街上行走的男男女女,大多是说来自中国不同省份不同方言的汉话。来自中国内地的人皮肤相对要白,而缅族人、果敢人和靠近果敢的云南边民皮肤略显粗糙及黑黄。后来在这里时间一长,也见过不少皮肤白晰的缅族姑娘和果敢姑娘。

我在这条街上小心地行走,时不时那三五成群的穿着黄色兵服,背着枪在街上列队行走,但也有穿着便服,穿着拖鞋,腰间别着手枪的人。这些人的出现令我有些胆怯,在国内是很难见到这种场面的。

在这座不算大的双凤城内,就有好几家娱乐城(百家乐),如中天、双凤、富丽华、天姿等,这些娱乐城大多坐落在双凤城的周围,在娱乐城的门口,大都是穿着兵服的本土士兵看守,都背着枪。我不敢冒然进去,但进进出出的人不少,有的手上捏着大把的人民币,听他们的话音,我想大多是中国人。

我继续朝前走,见一家没有招牌的网吧,我径直走进去,已有好多男孩女孩正在网上冲浪、聊天、打网游。我坐在电脑前给家人和朋友写了几封邮件,告诉他们我已平安到达。

出了网吧,又继续沿街而行,这时隐约看见街两边的招牌上有“某某按摩院”的字样,如“静怡按摩院”、“勿忘我按摩院”、“蒙娜丽沙按摩院”、“太空月光城按摩院”等等,整条街这样的按摩院不下十几家。当时我真不明白按摩院到底是做什么的。这时有些按摩院的门已打开,从按摩院走出来都是些青春靓丽的女孩子,穿着很性感外露的衣服,走在街上摇曳招遥,我算是一下子明白来过了。

我来到银丰酒店的大门口,又折回来,因为在双凤城的整条街上,有两条单向行驶的平行街道,在两条平行街的中间建了一排二层的商住楼,一楼做门面,二楼做住房,听说这些商住楼都是彭家声投资兴建的。

从银丰酒店折转回来。不多久又来到了双凤塔下,我抬头仰望这座七层的宝塔,想象这座宝塔落成的情景,想象彭家声主席在此演说的情景,我想这是一个怎样的撼人心魄、振奋人心的情景啊!

当我想象的翅膀回到现实的时候,猛然听见从中天娱乐城传出来的喊叫声,只见一个男人被两个穿兵服的架出来,双手被手铐铐着。

眼前的这一幕,我被惊得手脚有些哆嗦起来。我走过去忙问一位从娱乐城出来的女人打听。她告诉我,被抓的那个男人输光了钱,竟然在赌桌上拿别人钱,当场发现并落此下场。我又问她,那当兵的准备把他押到那里去?她回答说:“送他去执法处关起来”。

这时,天突然下起了小雨,我也在惊恐之余不敢滞留,拦了一辆三轮车,匆匆地回到公署内。

一夫多妻

在缅北果敢除了毒品、赌博和色情业外,让人大开眼界、并为之一动的就是一夫多妻了。

果敢一夫多妻全家福照

一夫多妻在中国解放以来就被彻底根除,而在这里却是普遍现象,一直沿袭到现在。

我刚来的时候,就听说果敢王彭家声有多少多少个老婆,多少多少个儿女。我有些不信。直到今天,我也弄不清楚他到底有多少老婆。这些年我虽然经常去彭府,但也分不清他有多少老婆。因为每次去,在他身边的女人不止一个,但有三个是肯定的,就是南埃两姐妹,再就是大老婆李晓双。李晓双没有和彭家声住在一起,而是住在昔娥老宅。她是大少爷彭大顺的亲生母亲。虽然彭家声妻妾成群,但她为大的地位一直不可动摇。据了解彭在果敢豪宅多处,近年在杨龙寨新建的一幢豪宅,就住进了一个老婆。此豪宅与南伞口岸遥遥相对,与边境线不到100米,它是彭家声颐养天年的地方。

关于彭家声妻妾一事,正式娶过门的老婆只有四个,其它的没有明媒正娶,也算不得偏房和妾,只能算是养“二奶”。据知情人说,彭的“二奶”很多,因为彭有的是钱。前些年他看上了一个来自云南镇康的姑娘,后来姑娘为他生了小孩,可此女不学好,染上了毒瘾,彭不再要她,但每月却给小孩1500元的抚养费。

在果敢,许多人暗中说彭是“花魁老倌”、“采花大王”已成为公开的秘密。我刚来那年,就有一对夫妻,专门为他拉皮条,还有一说,凡是女的,特别是年轻女性,找彭家声办事要钱,十有八九会成。曾有一个叫阿菊的腊戌姑娘,在赌场输光了钱,一个电话打到彭家,彭就派兵给她送来了1000元钱。

在果敢凡是有身份有地位有钱的人,一夫多妻不是怪事。对于当地人来说,此人是有本事有能耐。当然,在这里,我也见过有些权贵,也只有一个老婆。但让我有些不解的是在果敢虽然一夫多妻,可她们并不住在一起。他可以在这里安个家,在那里安个家。他今天在大的那里住上几天,明天也可以在小的那里住上一些日子,当然去得最多的就是那个最得宠的。这里的一夫多妻,不像中国旧社会的妻妾成群,同住在一个大院内,同在一个屋檐下,相互之间明争暗斗,肉弱强食。在这里,妻妾们生活相安无事,有的还姐妹相称。一次我在赌场就亲眼目睹了同盟军魏副司令的两个老婆一同在赌博,二人有说有笑。

我曾去过某区蒋连长的两个家,他的大老婆住在石园子,小的住在东城。而两个老婆又是亲姐妹。别看蒋某人只有三十多岁,可小孩却生了十一个。大的生了六个,小的生了五个。蒋某人很直爽,对我提出的话题,也不避讳。他说在果敢,乃至整个缅北地区,男人讨几房是很正常的事,只有你供养得起,讨多少女人也没有人阻碍你,生多少孩子也不会受到限制。他还说,在这里男的可以讨小,但女的一旦嫁过来,就得规规矩矩,不得乱来,更不能与其他男人通奸偷情。如果一旦发现,轻则休了充公分配给那些残疾人。

在和平发展的今天,有许多恶习陋习也得到了遏制。在婚姻方面,前几年政府就颁布了《婚姻家庭关系管理法》对果敢特区内。“提倡婚姻自由,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以前果敢的结婚年龄没有限制和规定,早婚早育现象极为严重,也相当普遍,许多女孩子十几岁就做了母亲。我就亲眼见过一个杨龙寨的女孩,自已不到十五岁就有个二岁多的小孩。现在《婚姻家庭关系管理法》也作了有关规定,男性结婚年龄不得少于二十周岁,女性不得少于十八周岁,提倡晚婚晚育。管理法还规定,结婚后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这样一来也不同程度地保障了妇女的合法权益。但对于那些封建传统的东西,能否通过这些法规在短时期内能得到有效的控制,我们将拭目以待。


毒之害


在家乡一谈到毒品就有一种谈虎色变的感觉。也对那些吸毒与贩毒的人深恶痛疾。然而,在这里,稍不留神,在你的周围也许就有吸毒和贩毒的人。

果敢罂粟花开

说来你不会相信,可就是那么回事。(当然,当时间进入2007年,果敢鸦片禁绝种植也五年了,我相信在彭家声主席采取强硬禁毒措施下,毒品也越来越少了,吸毒与贩毒的人也会越来越少)。

在这里吸毒的有几种:一种是吸“麻黄素”;二是抽“鸦片”;三是吸(海洛因),俗称“四号客”。

在果敢吸“麻黄素”的人有很大一部分,这部分人大都是赌客和风尘女。他们吸“麻黄素”,大多是为了提神,分忧解愁,我想他们当初并不知此尤物毒性之大,但时间一长,就造成精神错乱,破坏中枢神经,扰乱生物钟,该休息睡眠的时候不睡,甚至整夜整夜的折腾,最后造成身体某部位不听使唤,手脚哆嗦打颤,头脑晃动,最终会成为十足的“神经病”。在我的老乡中就出现过几个这样的人,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家人强制性把他们押送回去。

抽鸦片比较麻烦,需用烟枪。我曾在西山区某户人家见过一个抽鸦片的老者,其实鸦片是种老爷烟,它需要躺起来抽,我看见他的手上捏着的那根烟枪很讲究也很精致,至少是一根铜管烟枪,那根细细的挑针,好像是银质的。他抽烟的时候,吞云吐雾,那种悠悠然的样子,真像是一种神仙般的享受。因为我和他们熟悉,所以也不避讳,看见你进来了,他们还很热情地邀你抽上几口。我却一闻那味道就感觉要恶心呕吐,那还敢抽。

吸“海洛因”,在果敢是被人卑视的,他们深知“海洛因”的危害之大,是远远高于鸦片的。一个人吸上了“海洛因”,等于这辈子基本毁了。按果敢现行法律,对那些吸“海洛因”,决不轻饶,轻则监禁,重则判极刑。

在这里“海洛因”比较便宜,每克纯度高的海洛因也不过七八十元,稍差的只四五十元。但对于“四号客”来说,一旦上瘾,纵有百万家财也会被抽空。所以在本地许多人家一旦发现家人吸“海洛因”,就要被赶出家门,或关进铁笼强制戒毒。


我曾在熟人的引荐下,采访过一个女“四号客”,下面是我和她的一段对话。

“你叫什么名字?能和我谈谈吗?”

“我叫阿雨,现在落到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好谈的。”她显得一副无奈的样子。

“你当初为什么要吸毒,你难道不知道海洛因这东西抽不得嘛。”

“我当初吸毒是为了无聊空虚,我也知道这东西抽不得,当时也是想试试而已,没想到却害成这样”。

“你后悔吗,恨你自己吗?”

“我后悔,但更恨那个该死的鸡巴”(这里女人骂男人都这样骂),她说完,牙齿咬得咯呼响。

“为什么?”

“是他害了我,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跟了他好几年,最终还是被他甩了。”

来这里的姑娘,特别是云南过来的姑娘,在这里时兴找老姘(就是男女在没有任何法律保护和承诺下姘居在一起),时间一长,有的产生了感情,但大多姘不了多长时间就分道扬镳,“拜拜了”。具体原因有二:一是性格不合,没有爱的基础;二是虽然建立了一定的感情,当双方没有钱,难以为济时,这份感情,必夭折无疑。

这时,我才好好打量了一下这位姑娘,其实她长得标致,五官也清秀,身材也好,现在却被毒魔折磨成不像人样了,瘦骨零丁。

我接着说:“你虽然恨他,但你最终还是害了自己,也伤害了你的父母。”

她听我这么一说,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面对她感觉心里有些隐隐作痛,我匆匆离开。我想吸毒在这里,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此时,我想到前美国总统布什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他认为当前人类面临着三大威胁:毒品、环境污染、核武器和化学武器。而他把毒品摆在了第一位。

再说,吸毒与贩毒也是一对孪生姊妹,你一旦吸毒,就有那么一天,会走上贩毒之路,一条不归路。

在这里,也许你会经常听到,某某人出去后就不见回来,可能被抓了。

事实也如此,因为步入这条路上的人,是难以找到回归的路。


霓虹灯下的女孩


“食、色、性”是人的本能需要。孔子说:色而不淫才是真男人。我想色应该理解为男人对美丽女子的一种欣赏和赞美,并不是乱性。

从创世纪开天地后,上帝给亚当一个配偶夏娃,让她生儿育女,繁衍后代,一夫一妻。然而,由于夏娃被蛇引诱又让亚当吃伊甸园中善恶树上的果子,就成了一个悖逆的人,于是就成了一个有罪的人。这种罪就有许多罪,其中包括淫乱,也有了乱性和奸淫。男人除了妻还想纳妾,纳了妾还想玩妓。于是就有女人利用男人的这一弱点去买弄风情。男人好色的目的是享受性快乐,而女人卖淫的目的是为获取金钱,各取所需。


中国解放前,到处有供男人玩的窑子、青楼,解放后也沉寂了几十年,可改革开放后,这一祸害又到处抬头,半夜鸡叫。尽管有这种现象,相当来说却是隐秘的。

在缅北果敢却是公开张扬的。要说在果敢的这种行当,可谓是形形色色的,惊叹之余还是惊叹。具体说来有三种类型。

收台费的按摩女:

这种类型的按摩女,大多栖身在双凤城的商业街内,紧挨着双凤城的赌场。这些按摩女大多来自中国内地,也有一部分是云南边疆地区。在这些按摩院上班的按摩女,年轻漂亮而又风骚。她们颠倒黑白,晚上工作白天睡觉,她们和男人做一次“快餐”,一般喊价是150元,最少也不低于100元。而老板收的台费一次是30至50元不等,如果小姐出台(包夜)300元,老板收取台费100元。据说一家太空月光城按摩院生意最红火,小姐多而且漂亮,每晚的台费收入就不下500-1000元,所以这家按摩院在这里几年,是赚得盆满钵满。老板赚了钱,小姐自然也赚钱,可来这里做“小姐”的最终没有逃过“百家乐”的劫数,把所赚得的钱都送进了赌场。她们虽然做的无本生意,可下场也是够惨的。

不收台费的按摩女:

这类按摩女,蛰身在老街与双凤城之间地方,这里靠近农贸市场。原先在农贸市场的旁边也有几家赌场,现在只剩下一家百胜大赌场。靠近农贸市场周围有一些廉价的旅社,基本上是供这类按摩女住的。这些按摩女,可以说是低廉的。其原因是:人不年轻,也不漂亮。但在这众多的按摩女中,也不乏出群的。男人和她们做一次的收费是10元、20元、30元不等。也许你听了定会大跌眼镜,然而确实如此。据传有些按摩女在输光了钱饭也吃不上的时候,竟然为5元钱也和男人上床。

与多个男人姘居的女孩:

这类女孩最大的特点:有选择性。这些女孩大多是未婚的女孩。她们大多有职业,也有一定的工资收益。比如在赌场、宾馆、饭店、商场和其他娱乐场所上班的女孩,而且都具有一定的姿色。她们和男人姘居,纯粹是为了男人的钱。因为她选择的对象,是上了年纪的男人,她们和这些男人不企求长久,不论年龄长相,本身反差就大,有钱时跟他上床,无钱时就和他拜拜,甚至溜得无影无踪。于是在这里,一个女孩在半年或一年内,可以经常“换房”,可以换几个“老姘”是不足为怪的。如果你用心观察,这个月一个女孩手牵着这个男人,再过一个月二个月她就“易主”了。


所以说,在老街,你不得不承认它的开放和自由程度,这里除了毒品之祸、赌博之祸,就是淫乱之祸了。

最近,笔者据一家在此开设的皮肤病、性病专科医院统计,近两年来医院就诊的性病患者达1万例之多。

然而,让人深感困惑的是,在果敢几年,却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本地姑娘做这种事的。个中原因,我不得而知。但我想,这也许是文明程度的反差,社会越文明、越发展,就越良莠不齐,反之,就是有一颗羞耻之心。


走进烟农


在《果敢报》社的那段日子,大部分时间是在政府会议以及彭主席和其他领导的外事会议的采访上。诸如周边国家的来访,缅政府官方来果以及联合国特使来果,而大多数是关于禁毒改种的问题。

而真正抽时间去深入山寨走近烟农却很少。有时下去也是跑马观花的来回,并无多大的收获。与官方下去采访不得随便走动,也不得随便说话,没有机会去接近烟民,去大谈鸦片、毒品,去谈他们的生存问题。

作者与果敢学生

而我真正走近烟民,是在大水塘教书的那段时间,因为我教的学生大都是烟农的孩子。这些孩子很纯朴,也很懂事。他们对老师是尊敬的,那怕平常出了校门,遇见了老师也要行鞠躬礼,叫一声老师好。这种文明与这里的某种愚昧却形成了一种反差。

我所在的班级有部分学生,家住岔河。他们那里就是有名的毒源种植地“九头山”。我早就想去那里作一次探访,看一个真实。这次却是最好的机会,有学生领路,就没有危险了。带我去的学生叫陈家贵,17岁。他家住岔河,全家有7口人,2个哥,1个姐1个妹。他跟我说,大哥在仰光做生意,二哥却不走正路,染上了毒隐,被父亲赶出了家门,姐在老街“百胜”赌场上班,妹妹在岔河小学读书。爹妈在家做农活。他家大伯是岔河村的村长。

这天恰是星期六的下午,放学后,和他们一同上路,这天回岔河的还有其他班级的学生。从大水塘到岔河,没有公路,只是很窄的一条黄土路。在果敢有半年雨水半年干旱之说,每到雨季,一天要下一二场大雨。下雨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有时天昏地暗,雨噼哩啪啦,下得极为恐惧。但大雨过后,又是阳光普照,晴空碧日,大地是一片清爽,山林更显青黛。

一路上,学生走走停停,一会儿跑到路两边,摘那些不知名的果子给我吃,一会儿又采一些山花送给我。一路上陈家贵给我指指看看,那是什么地方,叫什么名字,那幢房子是谁家的。但我一路看去,真正见过像样的房子却很少。镀锌铁皮盖的房子,在缅北算是好房子。据陈家贵说,房子好的人家,曾经大烟种的多,收成也好,家景不好的,先前是靠一点大烟维持生计,现在由于政府禁种,恐怕连生计都困难了。


大约走了四十多分钟,来到岔河。学生们各自回了家,有许多学生都邀我去他们家“窜”(做客的意思),我来到了陈家贵家。

他们家建在一个山坡坡上,房屋结构,大部分用椽木建构而成的,盖的是泥瓦。虽然是两层,但不高,楼上成人是不能站立进去的要弯腰才能入内。在正房的右侧,还有一个两层的阁楼,下面没有墙,用来放粮食和其他东西。

我走进正房,环视一下,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简易的床铺和家具别无他物。寨子里很少有人用电灯,只有那些有钱人家用小型柴油机发电。他们家没有用上电,就用不上电器一类的东西,煮饭是用柴火。

他父母还在山地上做活路,只有小妹放学在家。小妹看去显得很腼腆,一见我问话,就脸红,但她笑起来,一张小脸显得很灿烂。身上穿着的衣服虽然不新,但很干净。

陈家贵回家后,就去灶房烧火做饭。她妹子给我倒了一杯冷开水(已烧开的水)。我坐在他家的门前,可以看到寨子,寨子被高山包围着。我数了一下,有三十多户人家。来的时候,也看见一些烟农在田间地头劳作。他们这里以前种大烟,现在自政府实行鸦片禁种以后,就只能种植稻谷、玉米之类的农作物了。但这里田很少,因为坝子不大,平地少,几乎是坡凹地,出门就是山,而且山连着山……

天渐渐暗下来,陈家贵的父母回家。我和他们问了声好,陈家贵也把我作了介绍。他们知道我是老师,显得有点局促不安,但热情有加,过后陈家贵的父亲赶快要他媳妇去做饭。

我递了一根纸烟给大叔,但他并不接,说抽这个不过瘾,而是拿起“闷筒”抽“卡崩”烟,听说“卡崩”烟是下缅甸产的,这种烟劲头大,比起中国农民以前抽的“旱烟”要好抽得多,抽贯了还真不想抽其他烟。我在果敢那么长时间,却始终学不会。抽“闷筒”烟讲究技巧,不掌握它的技巧,你是抽不出烟的,搞得不好,烟水会从吸烟处喷出来。我一边看着大叔咕噜咕噜地抽着闷筒烟一边和他聊起烟民的生活。

他说:“现在的生活过得不有法(没有办法的意思),大烟不让种了,又得不到缅政府的救济,而其他作物在这里又种不活(生长不好)。”

“现在大烟不让种了,这里的烟民怎么办?”我问。

“不有法,但还是要听政府的,禁毒是好事。现在改种其他作物,我们现在试种甘蔗、荞麦,种植黄花梨。但黄花梨三年才能挂果。”

“虽然政府禁种大烟,有些烟民偷偷种一点吗。”我说。

“不有法种,政府经常会来巡视检查,还有老缅兵几年前就住进来了。”

“大烟不种了,改种其他作物,但你搞养殖吗?比如养猪、养鸡、养鱼。”

“养殖搞是搞,我们这里不用快速生长饲料,长不起膘,一年只能出一栏,只能供自己吃,没得卖。”

“你们以前种大烟,大烟赚钱吗?”

“不有赚,只能维持生计,前些年一拽大烟能卖三到五千元。现在一拽只卖800元到1000元(一拽计量三斤三两)。”

“你们以前没想到自己制毒吗?”

“制不起,不有钱买加工设备和配料,有钱的才能去搞制毒。”

“你们这里有制毒加工厂吗?”

“不知道,这些事我们不过问,也问不得的。”说完,他起身去了屋内。

我不便再问。

不一会儿,他家大女儿回来了。大女儿显然不同,穿着打扮也时尚。五官端正秀气,皮肤也与父母不同,白净鲜亮,也许在赌场上班的缘故吧。

她进屋的时候,望着我这位陌生人,友好地点头微笑。“来人便是客嘛”。寒喧了一阵,饭菜已上桌,虽然不是佳肴,但我想这是他家对客人最好的招待了。吃罢饭,大女儿也和我熟悉了,谈了一些赌场的趣事。她说赌场有好多姑娘一发工资就赌掉了,有的姑娘没钱就在外面找老姘,说来说去,都是赌惹的祸。她说,今天公司刚发工资,回家送钱。这时,她父母对我说,大姑娘最听话,也令我们放心。又说了一阵话,由于没有电灯,我就早早地睡了。后半夜被一阵大风大雨惊醒,直到天亮。

第二天,太阳刚出来,陈家贵就领我在周围走了走,他指着山那边,说那边还有一个寨子,对面那几座山是九头山。我数了数,大大小小,真有九座山峰。他说,山腰上住了许多缅军。他们的防区是不能随便进入。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还真建了一些营房和一些缅兵走动。然后,他又领我来到了岔河小学,小学的房子很简陋,1至6年级,只有三间教室,而且只有一名教师,来自云南耿马县的。全校70多名学生,想想而知,一名教师要教六个年级,教学质量是没法谈的。

由于是星期天,学生回家,只有这名老师在那里做饭。他听了陈家贵的介绍,就赶紧拾来凳子,并和我聊了一阵。

太阳升得很高了,我和陈家贵回来吃早饭。大姑娘没有吃饭就回老街了。我们吃了饭也准备回学校。陈家贵在家门前叫了几声,学生们都有回应。当我和陈家贵来到路上,同学们已在通住学校的路口等候了。


老宋其人


在缅北金三角,各种各样的赌博吸引着人们的眼球,吸引着大量的中国人来此博上一把。而老宋就是这万千赌客中的一个,而具代表性。

果敢赌场牌手

老宋本不姓宋。据老乡说,他姓黄,这里也就不便公开他的真实姓名。老宋是湖南某地人,40多岁,单瘦个高,皮肤白净,胡子也经常刮得光溜溜的,鼻梁上架一副近视眼镜。

他于98年来到缅北,来之前,在家乡算是大款式的人物,从军十几年,军校毕业,后转业地方,是个副处级干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由于在位时网络了一批关系,辞职下海,干起了北煤南运的煤炭生意,做得十分红火,且一发不可收拾,钞票滚滚来,成了当地的首富。香车名媛,身随保镖,真可谓是富甲一方,显赫一时。然而,因贪赌却没有逃过必败的劫数。我们不说他是被骗而来,但作为一受教育多年又头脑聪慧的人,要说骗恐怕说不过的,他今天走到这个地步,不能不说是他人生的一大败笔。

我认识老宋是在果敢某学校,当时,我也在这里任教。他来应聘时,刚好学校缺老师,这样也就没多大周折就进来了。

他来到学校,和我这个老乡就格外亲近。同过,他那一副斯文的样子也让我倍感亲切。所以后来的日子,在一起也无所不谈。但他刚来的一段时间,据学生反应:“听不懂”。原因是方言太重,普通话又讲得不标准。在这个学校推行普通话,上课时,学生不准说方言,作为老师就更应做到这点。为此,我对他说过几次。

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他无法在此立足。原因是他和教务主任大吵了一架。这位教务主任是云南永德人,在该校将近有10年的光景。凭他在这里的时间和人缘,谁胜谁败,最终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当时他们吵架,我不在场,后据其他老师说,缘于一次集合。那一周又是老宋值周。按规定,值周老师每天是要穿校服的。可那天集合他却忘了穿。待集合后,教务主任批评了他,他就和他吵起来,再后闹到把董事会的人请来处理。

由于这件事,本学期结束,他就被辞退了。我后来由于其他原因,也辞职出来了。


在一起的时候,他常在我面前叹息,说起他的过去。

他说因赌而害,如果当初不来这里,不去贪赌,是如论如何是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的。他说来学校任教其实是暂时性的,实属无奈。虎落平地遭犬欺,他愤愤不平。

我问他到底输了多少钱。他说,我说输了一千万你会不信,然而我真真实实输了。我在国内是做煤炭生意的,开了一家大公司。在这里除了输掉自己的所有,还欠朋友一百多万。那些朋友我曾经帮过,当我向他们借钱的时候,二话不说,就几万十万的汇来。有一个曾在广州做生意时,认了一个离休干部做“干爹”,他曾经为我汇款19次共40多万。现在我在这里8年,无法回去,家也没有了,老婆孩子在家,也无法相见,也没有和老婆离婚。在他感叹之余,我又惊叹他的“能耐”。他居然没有离婚,可在这里却讨了一个小的,而且为他生了一个小孩。这个女的也只有20多岁,云南龙陵人,前几年在此认识,后姘居在一起,现在她带着小孩一直跟着他。

我问他今后怎么打算。他说,还有什么打算,过一天算一天。我说,没钱怎么办?总得要生活。他说,只好到赌场找。他告诉我。这几年在赌场做过外联,做过“网投”、帮人打“庄”。但挣得一点钱又送到赌场里去了。他继续说,我们赌钱的人与你们不赌钱的人心态不一样。象我输掉那么多,在赌场赢一点是不会走的。由于贪,所以每次输得光光的。我又说,听人说有好多人用小钱赢过大钱,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他说,有是有,就看你自己怎么控制。我曾经也赢过,不是上万而是几十万、几百万。唉唉唉。


自学校出来后,我很少见到他,偶尔遇见他的同乡,谈起他,他们都会摇头,还说起老宋曾经为骗一朋友的钱,竟把那朋友骗得差点自杀了。

这事是否真实,我不便探究。但确有一部分人都是些被骗和骗的人。

对于老宋,我恐怕无缘再见到,因我回国在即,但听熟人说,去每个赌场转转就能见到他,但很少见他手上有钱。

他还能拿什么去赌呢,我想。

关于赌,在某种意义上说,赌也是种玩。也是消遗,至于玩大玩小,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何况有句老话说得好:“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嘛。”既然你愿上这个钩,又何需怨天忧人呢。

于是,关于赌,也就无需旁加指责。


关于【有故事的人 | ifengstory】

人人都有故事——“有故事的人” 是华人世界知名阅读品牌凤凰读书 (ifengbook) 旗下故事平台,在凤凰读书拥有超过 200 万的读者。我们鼓励普通人写作,发掘普通人的故事、人生与记忆。欢迎关注、投稿。一定要原创哦!

关注 微信公众号“有故事的人”,回复初恋、母亲、人间世、手艺人等关键词,可阅读相关故事。

请搜索公众号ID:ifengstory(有故事的人),关注公众号

责编:丁奇高

投稿邮箱:istory2016@163.com

稿费头条一篇500元,非头条一篇300元,每个月还有评奖,首奖奖品苹果平板电脑。

扫描 关注 “有故事的人”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丁气高 PN082]

下一篇

慎入!海岛上出了一件怪事「有故事的人」

那黑墙又挡住了去路,离我很近,随时要将我吞噬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