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的事,我以后再也不干了「有故事的人」

如今我坐在电脑前记下这件事,而捕鸭男人还在看守所,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捕野鸭的男人

▢ 石头河

机缘巧合,我成了一个靠笔杆子吃饭的人。日复一日,咬文嚼字,这中间有惊喜、有挣扎、有无奈……在我的生活中,相遇每天都在发生,有情愿的也有不情愿的,有艳遇也有恶遇。但只要是我端起了摄像机,我们注定是相遇了。

✤ ✤ ✤

和这个男人的相遇,估计他是不情愿的,而我也是。

十一月底,小雪节气已经过了,天还阴着、飘着雨。等雨停了,起北风,寒潮终于来了。

一天下午,三点左右,我在舒适温暖的办公室坐等下班。忽然主任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他起身,冲我说了一句,“今儿去拍个大事”。“好啊”我习惯性的答应了。“你去找森林公安的赵局长”,“好”我一边应和着,收拾机器,出门。坐在车上,外面呼啸着北风,阴沉的天仿佛要下雪,再加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班,我是不情愿的。

来到森林公安,好多人,一一见过面,我就开始了解情况。

“抓了夫妻二人”“在八河水库非法猎捕野鸭”“从安徽来的,正在审讯”零零散散算是把事情了解清楚了。“去后院,鸭子都在后院”,跟着民警来到后院,只见地上摆着三只小木船,旁边放着四五个铁笼,隔着铁笼,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了野鸭,野鸭个头比家养的要小但身形结实,野鸭有绿头的、也有全身棕色的,给人感觉更精神。铁笼很矮,这些野鸭无法站直,全部半蹲靠在一起,见有人来了,条件反射一般,它们扇动起翅膀,好像能飞走。

镜头拍得差不多了,回到楼上,正好遇到了那对夫妻,执法人员正把他们从审讯室押出来。

我赶紧开机,在摄像机的屏幕里,我看到那个男人正盯着我看,那眼神盯得人心里发毛,他个头不高,估计只有1米5左右,四五十多岁,敦实的像根柱子,牵着他手的是和他一样高、一样敦实的妻子。男人方形脸、通红,眼睛小,头发稀疏……没等我再拍第二个镜头,男人和妻子就被押走了。

这是我和捕鸭男人的第一次相遇,“他不是好人,被利益蒙心,捕猎野鸭……”正想着,我已经出了门,天上乌云密布,风仿佛要吹进骨头……

第二天,去水库取网。坐吉普车一路颠簸,到了,又乘船下水,风浪太大无奈又折返回来。只好不取网,先开车去盗捕现场。半个小时,从沥青路走到了土路,最后实在走不下去,下车步行。只见四周全是芦苇,还有一个个废弃的养虾池子,正值深秋,芦苇随风摇着头,池子里时不时还有受惊的水鸟飞起来。

“这就是那个男人捕野鸭的地方啊”我想。

也不知道在芦苇里转了多长时间,最后我们来到了一处岸边。这里水面开阔,离岸不远的地方,在一片芦苇当中,我发现了一个简易窝棚,这估计是捕鸭男人的作品。走进去,锅碗瓢盘杂乱的放着,油盐酱醋应有尽有,角落里还有两床铺盖被褥,旁边放着一桶二锅头……“这是在居家过日子啊”旁边的一位民警说。外面风大浪急,虽然有油纸包裹,在里面还能感受到阵阵寒风,“在这里住一晚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我想。

走出来,在门口,我看见了几根细铁丝,长长的一直延伸到水里,旁边放着小船、望远镜。从民警口中的描述,我大概知道了,在我们出现之前,这对夫妻的日常生活。丈夫驾船到水里架设网具,再绑上媒鸭,诱捕天上的野鸭。妻子洗衣做饭,平时用望远镜观察水面,一旦有收获,立刻通知男人,下水。

站在窝棚前,我仿佛看到了一个身材低矮的男人呆坐在窝棚前,出神的望着水面……“如果我们没有出现,捕鸭男人可能会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水面结冰,无法下网”我正想着,民警已经开始往回走了,我跑起来跟上去。

✤ ✤ ✤

第三天,已经连续三天跟这个新闻了。今天提审。办手续,一大堆的手续,签字,找各个分管领导签字,等一切办妥,往看守所走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

“捕鸭男人,想见你一面。”

到了审讯室,等了一会儿。走廊传来脚步声,他穿着蓝色的号服,拷着手铐,挪了进来。隔着铁栏杆,民警开始了询问。

从断断续续的外地口音中,我大概了解了他的故事。捕鸭男人,一个月前,和妻子一起从安徽老家,来到荣成。在向水库承包人交了一笔钱以后,开始了捕鸭。男人今年50多岁,名叫刘小狗,他说自己好不容易才讨到老婆,现在要连累她坐牢,早知现在,当初还不如不讨。男人有个儿子在浙江上大学,每个月都要打生活费。去年他和妻子去上海打工,没赚到钱。听说,捕野鸭子赚钱,就来到荣成,买了木材,建了窝棚,开始捕鸭。

说着说着,男人情绪激动起来,“我在这儿也不容易啊”,“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亲,每个月还要给儿子打生活费”,“唉,坐牢的话,家就散了”“违法的事,我以后再也不干了,我都五十岁了,不应该啊,不应该”“我给你们添麻烦了……”男人数度哽咽。走出看守所,外面还飘着雪花……

如今我坐在电脑前记下这件事,而捕鸭男人还在看守所,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想到他的以后,我想起了那些半蹲在铁笼里的野鸭……


关于【有故事的人 | ifengstory】

人人都有故事——“有故事的人” 是华人世界知名阅读品牌凤凰读书 (ifengbook) 旗下故事平台,在凤凰读书拥有超过 200 万的读者。我们鼓励普通人写作,发掘普通人的故事、人生与记忆。欢迎关注、投稿。一定要原创哦!

关注 微信公众号“有故事的人”,回复初恋、母亲、人间世、手艺人等关键词,可阅读相关故事。

请搜索公众号ID:ifengstory,关注公众号

投稿邮箱:istory2016@163.com

稿费头条一篇500元,非头条一篇300元,每个月还有评奖,首奖奖品苹果平板电脑。

扫描 关注 “有故事的人”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 PN099]

下一篇

在火车上,我险些“劫色”成功「有故事的人」

女孩也许做梦了。她换了个睡式,身体偏了过来,头正好落在我的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