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方的妄想》:世界上现有420万个淫秽网站,日均收入1万以上


来源: 凤凰读书


 本文摘自《西方的妄想》作者:[法]达尼-罗伯特•迪富尔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出版时间:2017年1月

从色情到淫秽

色情是自由的,也是免费的,它取决于进行色情行为的个人的想象力和欲望。这可真是资本主义的意外收获,因为在接受了享乐的转卖(见第85段)后,资本主义就带有了性的意味,而这时它感兴趣的正是前述个人的欲望。在通过消费来投资休闲之后,下一步就明确了:投资色情。于是曾经自由而免费的色情被淫秽接管,而变态且能够奴化人类的淫秽意味着无数的付费商品(录像、工具等)。淫秽一词的词源更能说明问题:“淫秽(pornographie)”的词根为pornê,意为“妓女”,而“淫秽”一词本身就来自于动词pernémi,意为“出售”。因此淫秽包括卖淫的含义,即购买和出售性关系。淫秽的存在由来已久,但随着资本主义具有了性的意味,淫秽的范围也变得更加广阔,如今已经成为人们常说的“性产业”。这种产业不但包含一切性关系的现买现卖,也包括一切代表性关系的事物的买卖——包括对性关系的描写(书籍、文章等)与展示(特殊的酒吧间、电视、电影院、录像、网络等)。

笔者在这里暂不赘述(关于这一问题已经有过不少研究),只是希望通过加拿大社会学家、人类学家以及这一问题的专家理查德·普兰(Richard Poulin)(渥太华大学)的研究来探查性产业的范围。他给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全世界性产业每年的销售收入达到了1万亿美元,几乎是军火和药品两个产业销售额的总和[1]。

网络淫秽制品的消费数字尤其惊人:1/4的网络搜索内容是与淫秽有关的(其中30%是服务于女性的)。世界上现有420万个淫秽网站,平均每个淫秽网站每天可收入1万至1.5万美元,最成功的网站甚至能够日盈利10万美元[2]。

该如何解释这些数据?面对这些数字,各个反淫秽道德联盟给出的最常见的一种解释是:供应刺激了需求,但这个理由还不够充分。这些联盟认为,只要没有了供应,也就不会再有需求。换句话说,“关闭这些网站,一切就恢复正常了。”但是,在禁酒时期就已经试过这种方法,最终却产生了反效果——需求的爆发和地下供应的繁荣[3]。所以应该找找其他原因:诚然,淫秽网站千千万,但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去浏览呢?换句话说,这到底是怎样一种机制?为什么老实人也会对这些行为上瘾得不能自拔,甚至沉迷到忘却了爱情呢?

答案也是同一种模式:这种活动能让人感到放松。主体必须在观看淫秽电影时能够感到自己从几千年来的清教或宗教压迫中被解放出来,这里说所的压迫指的是肉体的禁忌。这种肉体的禁忌完美地诠释了《约翰福音》(第20章,第17节)中复活的耶稣在复活节礼拜日这一天对悔过的妓女玛丽-玛德莱娜说的话:这句话的希腊语写法为Mè mou aptou,热罗姆(Jérôme)翻译的拉丁语版本为Noli me tangere,而在法语中则是“别碰我”或“不要再碰我”。淫秽制品帮人摆脱的正是这种千年来针对肉体的规矩,看黄色电影的人终于可以说:你,妓女,来摸我。

和我们在上一章(见第87段)中谈到的烟草一样,淫秽制品看似一种解放的许诺。确实如此。但是,当这一承诺真的实现时,解放的代价便是成瘾,如同香烟。

119.

为了理解成瘾的原理,就必须再次提到弗朗索瓦丝·埃里捷。她将雄性/雌性的差异称为“思想的终极隔板”,我们无法走到隔板后面去:

(这种隔板)由现实中循环不变的成分构成,我们无法对其进行深度剖析,将其分解为更小的单位,而且我们必须要适应它们,并不惜一切代价把它们纳入到一种有其存在意义的大众观点中去……在笔者的假设中,第一个隔板——逻辑上而非年代性质的隔板,是人们对性别差异所持有的奇特态度:一直以来都有雄性和雌性之分……(这种)显著的认知分裂根据同和异两个概念的标准来看待现实,而这种标准则是建立在思维中对雄性/雌性的区分的基础上的。[4]

换句话说,人类思维中存在着这种性别区分的现实,甚至可以说这一现实是人类思维的基础,作为一种不变的成分,它在不同文化中有着不同的表现方式。

然而,最近的研究却让人不由得猜想,至少在性别差异这一点上,研究的对象可以从思维结构转移到大脑的构造上去。弗朗索瓦丝·埃里捷提出的观点便明确指向了这种猜测:她从雄性/雌性差异这一“隔板”出发,来研究“思想的肉体根源”。从近期的研究成果来看,我们完全可以认为这种差异存在于大脑最深处的一片区域,即边缘系统,属于非语言区,那里控制着人类的各种情绪,包括好斗、恐惧、愉快等——这与弗朗索瓦丝·埃里捷明确提出的假设[5]相符。

笔者在这里仅针对两项重要研究进行分析,它们均发表在高端科学在线杂志Plos One上。第一项研究由芬兰坦佩雷大学和阿尔托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展[6]。他们证明了大脑在面对裸体图片时的反应比面对穿着衣服的身体的图片时要激烈得多。实验内容为向参加者分别展示穿着整齐、仅身穿泳衣或者裸体的男性与女性照片,参加者的大脑视觉反应通过对脑电波活动的测量记录下来。实验表明,男性大脑在面对裸体女性图片时比面对裸体男性图片时的反应要强烈,而女性参加者的大脑在面对裸体时的反应也更加强烈,但几乎不受图片中人物的性别影响。结论很明显:人类的大脑对裸体有所反应。大脑边缘系统之所以会有这种反应,极有可能是出于非常原始的原因,即辨认生活环境中配对对象的需要。

另一项近期研究则更加深入。美国犹他大学的研究人员[7]证实,一张普遍认定为具有吸引力的男性面孔(即左右对称且“充满阳刚气”)和一具体态均匀的男性身体(肩部与髋部的理想比例,至少在我们的想象中应该呈现为宽肩和肌肉发达的窄臀)能够刺激荷尔蒙的产生,从而激活女性大脑边缘系统中的一个特殊区域。研究人员因此得出结论,认为男性的面孔和体态在女性的潜意识中被视为基因质量的一个生物学指标。

而男性对女性的潜意识感知部分与女性的腰臀比有关,这是生育能力的重要指标。女性进入青春期后,雌激素开始分泌,促进脂肪组织在臀部的囤积。因此,腰臀比与生育能力、生殖激素(雌二醇和黄体酮)水平以及受孕能力呈正相关,而与癌症、抑郁和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呈负相关。腰臀比呈现出的性特征能够使男性本能地感受到女性身体的吸引力。在研究这一问题的实验中,使用了裸体女性的照片,实验参加者为每张照片中女性的吸引力按1至5分打分,同时,脑部扫描显示出大脑哪些区域受到了刺激。记录中的大脑图像表明,大脑边缘系统(情绪管理中心)、眼窝后的前额皮质(在决策过程中起关键作用)和枕叶皮质(视觉管理中心)的部分区域受到了激活。

因此,腰臀比能够在男性寻找女性伴侣、社会进化以及作出决策的过程中对大脑边缘系统产生直接的刺激。然而,大脑的边缘系统对文化信息也十分敏感。西方人眼中理想的腰臀比为0.7(玛丽莲·梦露、索菲亚·罗兰乃至米洛斯的维纳斯,三者的腰臀比很“巧合”地都符合这一理想比例),中国人对0.6的腰臀比青眼有加,而非洲人眼中的理想腰臀比在0.8至0.9之间。既然大脑边缘系统对文化信息十分敏感,那么我们当然可以认为该系统对个人经历方面的信息也很敏感,比如关于性取向的信息。

因此,有必要为同性恋也开展同样的实验,而且可能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至少有三种可能:可能这些同性恋参加者的反应与异性恋者一致;也可能他们一开始与异性恋者反应一致,随后“纠正”了自己的反应;还可能男同性恋者的反应与女同性恋者基本一致。其中一种可能性也许会更大一些,即便不大,也应该了解每一个实验组内的比例。也许最终我们能够确认同性恋到底仅仅与大脑皮层有关,还是会“深入”到大脑的边缘系统中。

我们衷心希望能够看到这些实验的结果。

【书籍信息】

书名:《西方的妄想》

作者:[法]达尼-罗伯特•迪富尔

定价:38元

ISBN:978-7-5086-7071-3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7年1月

内容简介

“西方的妄想”源自笛卡儿理性的基石:人类妄图凭借幻想从世界之中挣脱出来,成为自然的主人和占有者,继而统治一切。自那时起,人类命运转向了疯狂的进步主义和生产至上主义,直至今天对技术的盲目崇拜。这种不可持续的“欧洲模式”不但破坏了自然环境的平衡,还深刻地异化了个人生活的三个关键方面——工作、休闲与爱情:

支配劳动关系的时钟模式已升级为控制模式,控制系统通过不断追求更高产量和满足不断攀升的金钱欲望向现代奴隶们许诺幸福和梦想;

资本家们欣喜地发现发展“休闲产业”可以获得巨大的利润,大众则在民主的名义下“消费”掉自由时间并沉溺于瘟疫般的娱乐以及被制造出来的需求;

性资本把自由和免费的色情转变成高利润的淫秽制品,民主则鼓励个体走向这样一种挑战自然的命运——性别不由人,性身份却可以自由选择;爱无能,欲无限,享乐至上!

作者简介

达尼-罗伯特•迪富尔,法国左派哲学家,巴黎大学哲学教授。著有《神圣市场》《变态之城》《自由主义降临后的人类》等。

[责任编辑:何可人 PN033]

责任编辑:何可人 PN03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