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向田邦子:购物


来源:凤凰读书

买了“丈夫”这个昂贵的货品,但是,就此罢手太无聊,于是又买把棕刷,拿不定主意该买哪种清洁剂,本来已放进购物篮又放回架子上。这大概是在排遣郁闷吧。

 

 

我像往常一样只在钱包塞进固定金额走出家门,有时是三千有时是五千。去购物时,不这样做很危险。

 

我家周遭有成排的小巧古董店。

 

“这个深杯倒是有点意思。”

 

“用那个麦秆花纹的碗吃茶泡饭应该会特别香。”

 

一旦随意逛进店里,就此完蛋。

 

我是靠一支铅笔慢慢赚钱,不可能买太贵的东西。买的都是每日三餐及小菜可以派上用场的,就算万一破了,也不过说声“啊,糟糕”,懊恼个半日时间就没事了。全是那种即使客人失手打破,也不会因此怀恨在心的便宜货。

 

我曾对每周来打扫一次的帮佣说,请把我家的东西全部当成一件一百円。如果当成昂贵的东西,清洗器皿的手会僵掉,甚至失手打破。若当成便宜货,手自然不会格外紧张,所以这十五年来几乎没出过差错。

 

但是,帮佣来的日子,若有年代稍微久远的碗或小碟小钵放在料理台,我会停下工作,立刻把碗盘洗干净收起来。这种小心翼翼的态度连自己都觉得肤浅,钱的问题固然有,但我在想,切切不可在家里增添更多费神的玩意儿了。出门在外别带多余的钱方为上上策。

 

即便如此,最近还是二度出丑。

 

在超市把东西扔进篮子。

 

我大略估算了一下,最后只留下足以买一枝花的钱。这招向来管用,没想到这次在收银台被拦下了。

 

钱不够。

 

“对不起,柠檬不要了。”

 

排队的人一脸同情地看着我。八成也有人心里在想,傍晚正忙的时候你磨蹭什么呀!尴尬与抱歉令我抓狂,急得满头大汗。

 

“这样还是不够。”

 

“啊?啊,是吗,那——”

 

本来就很不会计算了,现在又已抓狂,更是一脑袋糨糊。

 

“鱼饼和生柴鱼也不要了。”

 

生柴鱼本是买来喂猫的,也只好放弃。

 

“不用退那么多没关系哟。只要选一样就行。”

 

“那,我买生柴鱼。”

 

向收银台的小姐道个歉,再向排队的太太们行个最敬礼,我低着头匆匆走出超市。经过花店时当然是头也不回。

 

这种事连续发生两次我才惊觉。

 

我的迷糊固然不用说,但物价也上涨了。柠檬大约这个价钱,鱼饼大约这个价钱,老花眼看不清价格时,我总是如此这般抓个大略数目就扔进篮子,但涨价后多出的钱超出我的计算。

 

通货膨胀愈来愈严重了,哪怕是不懂经济的人也有切身的体认。

 

稍微挥霍,买了一件高级的夏季针织衫。

 

这下子今年夏天绝对不逛针织衫卖场了。

 

为什么呢,因为买了以后,万一发现更中意的花色,会很不是滋味。届时会后悔当初为何买的不是那件,隐约拿自己的针织衫出气,说不定穿脱时的动作变得特别粗鲁。我不喜欢那样。

 

万一同样的衣服大甩卖,以特价出售,我会有半日工夫都很别扭很不愉快。

 

不管怎么想都有害精神健康。

 

三个中年女人聚在一起谈论这种话题,其中一人突然说:

 

“所以我才不想参加同学会。”

 

同学会上,以前同桌的男孩也会出席,以前向自己告白过的人也列席其间。当时觉得不过尔尔的孩子王,如今递上有人模人样头衔的名片。

 

“早知道,当年应该选他啊!你不会在一瞬间这么想吗?”这种心情,留在家里的丈夫似乎也能感受到,回家之后,不是格外讨好,就是反过来特别不高兴。那样多讨厌啊!其实说出来不过是根本不值一提的小感触罢了,那个人笑着说。

 

另一人猛点头说,我懂我懂。独身的我,没这种体验,无法一同点头,但我多少可以理解。

 

女人爱买东西,说不定就是为了发泄这种心情。

 

买了“丈夫”这个昂贵的货品,但是,就此罢手太无聊,于是又买把棕刷,拿不定主意该买哪种清洁剂,本来已放进购物篮又放回架子上。这大概是在排遣郁闷吧。

 

 

 您读到的文章发于凤凰读书微信公众号(ID:ifengbook)。了解更多好书、读好文章,请搜索并关注凤凰读书微信公众号:凤凰读书

[责任编辑:危幸龄 ]

责任编辑:危幸龄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