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他剁了妈妈的骨头 | 有故事的人


来源:凤凰读书

华老大喃喃自语着:“我丧了良心,我把我娘给剁了,这都是报应啊!”>>>人人都有故事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822个作品作者:孙晓钟华老大的女儿快不行了,躺在床上

 

华老大喃喃自语着:“我丧了良心,我把我娘给剁了,这都是报应啊!”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822个作品

作者:孙晓钟

 

 

华老大的女儿快不行了,躺在床上等着咽气。女儿才20出头,正是如花一般的年龄,婆家都没有找下,就得病要走了。几个直系的亲友赶过来,帮着料理后事,华老汉蹲在墙根,一根接一根地抽着旱烟,忧愁和苦闷紧紧地将他包围,两大粒黄色的眼屎粘在眼角,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憔悴。

 

两个小时前,医生告知华老大必须赶紧出院了,再不走很可能死在医院,那就必须拉火葬场去火化了。华老大一脸的惊惧,“扑通”一声就给医生跪下了:“你们救救我女儿啊,女儿还没有出嫁呢,女儿她娘也丢了啊……”医生的眼睛也湿润了,可面对这不治之症,医生又有什么法子呢。

 

救护车把女儿拉回家里来以后,女儿突然又清醒了,村上人都说这是回光返照,华老大却不相信,他觉得女儿还能活过来。女儿喃喃地低声言语:“爹、爹,你过来。”

 

华老大把耳朵凑了过去。

 

“爹,我走了,不要把我卖得远远的,就找个近处卖了吧,我想家。”女儿的声音已经很微弱了,喘了口气,歇了歇,又断断续续地低声说到,“卖了钱,先给你买个骨殖……娘的骨头丢了……还了医药费,若能剩下钱,就留给弟弟娶媳妇……”女儿的声音微若游丝,断断续续好久才把意思表达清楚。守在床根的几个亲戚早已泪眼婆娑。华老汉蹲在床根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华老大的媳妇死得早,早早就成为村外田野里的一抔黄土。却不想,死了六七年了,突然有一天,尸骨被盗了。

 

这都怪我们这里配冥婚的陋习。

 

按我们乡下的规矩,活人要娶亲,死人也要配冥婚。那些活着的时候没有娶过亲的、离了婚的光棍鳏夫,死了也必须找一具女尸或女骨一同合葬。一句“对后人好”就令那些子侄们乐此不疲,倘若谁家有老辈男人没有合葬个女人,是一个孤魂野鬼,人们不但会戳着脊梁骂在世的后人们不孝顺,而且会把他们家里所经历的种种不顺,都归集为没有给先人配冥婚的缘故。但如同世间男女比例失调一样,阴间的女尸、女骨也总是不够用,为此就出现了盗女尸、盗女骨的种种匪夷所思的怪诞现象。这都是害人的迷信在作祟啊。

 

女尸比女骨要贵好几倍,偷女尸的常都发生在冬天。冬天里暗夜漫长,人们都龟缩在屋子里睡大觉,盗贼就可以在田里从容地盗坑掘尸了。

 

那年的冬天,盗墓贼就光顾了这个村子。他们开着小型挖掘机,驰骋在村外的田野里,看到是新墓,就找到墓道的地方掘下去,撬开墓门,进到墓室里,忍着尸臭把棺材的细端撬开,把尸体拖出一截来,脱掉尸体的鞋子,鉴别一下是男人脚还是女人脚。若是男人的脚,就弃之不理,若是女人的脚,就和着寿衣拖出来,撂在车上拉走去买卖。

 

那年腊月,村上一下子有8个坟墓被盗贼挖掘了,有5个死去不久的女尸被盗掘了,其中一位还是80多岁的老太太。一下子闹得风声鹤唳,人人大骂盗贼丧尽天良断子绝孙。当地警方很快就介入了调查,却悬了好久也未破获案件。

 

骂归骂,日子依旧缓慢地流淌着,生老病死依旧绵延不绝地在身边发生。但若谁家里有女人去世的,建造坟墓时却要务必更加坚固耐用了,就连墓道里也要塞满大的砖块、大块的预制板碎块等建筑垃圾才肯罢休。

 

华老大女人的坟墓是大盗墓事件后的第二年冬天被盗的。那天上午,天天出村卖米的福贵突然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华老大的院子:“华大叔、华大叔,快去华大婶的坟墓上看看吧,我卖米开着三轮车路过地头,朝里一瞅,大婶的坟上的咋堆了一大堆新鲜的土呢。怕是不好。你快去看看。”

 

华老大闻听脑袋“嗡”了一声,朝着还睡懒觉的儿子一声怒吼:“龟儿子,快起床,你娘的坟怕是被盗了。”操起一把铁锹就往田里跑。

 

果然是被盗了,坟墓旁边还有车辙印痕。坟墓的顶端被挖开了一个大窟窿,阳光照进了坟墓里边,趴在窟窿口往里一看,一股刺鼻的尸臭扑面而来。华老大皱了一下眉头,往里边仔细一瞅,棺材虽已腐烂,但形状还完好地保留。棺材的盖子被掀在了一边,棺材里空空如也,尸骨连同寿衣都不翼而飞。

 

华老大的儿子赶过来了,村上好事的年轻人也闻讯赶过来几个,有人报了警,警察也赶了过来。大家七嘴八舌地咒骂盗墓贼的丧尽天良,警察做了相关勘察笔录后。华老大的儿子跳进坟墓里,把空棺材重新盖上,大家一起动手帮助华老大一家把坟墓重新填埋好了。

 

然而,案子却是好久都没有破获,华老大的女人就这样丢了,一如前一年村子里丢的那五具女尸骨。

 

华老大喃喃自语地说:“我丧了良心,我把我娘给剁了,这都是报应啊!”那是华老大年轻的时候。

 

华老大小的时候爹就死了。后来,娘改嫁到了邻村,和别人结婚成家过日子了。华老大成人后,给早死的爹配一具冥婚的女尸,就成了心头挥之不去的强烈愿望。但一来缺钱,再者寻找合适的女尸也颇不容易。华老大瞄准了改嫁的母亲。他想,等娘去世了,总有一天要把她的尸体偷回来与父亲合葬。爹是亲爹,娘是亲娘,合葬在一起,那多好!

 

华老大在母亲死后的第七年决定下手了。华老大悄悄约了堂兄弟华新安一起去。这种事去的人多了是不可以的,很容易走漏消息,被警察抓去蹲牢房不说,就是对方那同母异父的子侄们也能把他砸个半死。他悄悄地找华新安商量的时候,华新安答应帮忙掘土望风出力气,但跳在坟坑里弄尸骨的事,新安不管。华老大说够义气,只要肯和我一起去,我就阿弥陀佛了。

 

那是秋后的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华老大带着华新安,拿着锄头、铁锹、斧头、绳索等工具悄悄出发了。母亲下葬时,华老大参加过殡葬事宜的,所以对坟地很熟悉,不一会儿就到了坟边。深秋的午夜已是寒意颇浓,周围一片万籁俱寂。华老大在爱坟前跪下磕了头,低声嘟哝着说要接娘回家去。然后和华新安蹲在坟头抽了支烟,瞅瞅四野一片寂静,吐了口吐沫,咬紧牙关说了声 “挖”, 瞅准坟头中央的位置,抡起锄头开始掘坑了。那时,俩人都是年轻的棒小伙,又长期参加农业劳动,浑身有使不完的气力,加之当时的坟墓大都是小土窑,并没有进行砖砌。个把小时,俩人就在坟墓的顶端掏了一个大洞,直穿墓室。等待墓室的尸臭味飘淡后,墓室里的氧气也充足了。华新安用绳索吊着华老大,慢慢地坠下了墓室。

 

华老大的双脚刚一落在棺材顶,就听见“咵嚓”一声,棺材顶被踩碎了,华老大的脚软绵绵地落在了棺材里的朽衣烂被子上。“妈的,当初埋我娘时,我就吵着杨木棺材不耐烂,叫他们换柏木的。狗日的不同意,还和我吵了一架。”

 

华老大费了好大力气才从腐朽的棺材上跳下来,站在墓室的地板上。墓室里浊臭熏天,华老大屏息敛气,把腐朽的棺材板子捣碎,从一堆腐烂的棉絮衣物中,摸索到了母亲的尸骨。母亲已经腐烂得只剩下大块的骨头了,但骨关节之间的筋还没有彻底腐烂,骨头与骨头之间还连接着。华老大用绳索把母亲的骨头拴起来,低声地唤叫新安往上拽绳子。华新安拉紧绳索,轻松地就将一具骸骨拉出了坟坑。突然,母亲的头骨掉了下来,正好砸在华老大的胸前,吓得华老大毛发倒立,后背一阵发凉,原来是支撑头骨的颈椎骨断了。愣了几分钟华老大缓过神来,连忙抱起头骨,又翻捡了几根碎骨,脱下衣服来包好,清声唤叫华安接了出去。

 

爬出坟墓后,华老大干哕了几下,透透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连忙打开编织袋子,把母亲的尸骨往里放。不料袋子太小,那些连着的筋骨折叠起来也不够顺当,怎么也放不进去。华老大就抡起斧头,顺着关节将母亲的遗骨砍成了几段,装进了编织袋子。然后和华新安把盗挖出来的新鲜土又回填进去。等两人摸着黑悄悄地回了村子,天还没有亮呢。

 

随后,华老大找机会又掘开父亲的坟墓,将母亲的遗骨悄悄地合葬在了里边。虽说圆了自己让父母合葬的心愿,但曾经用斧头将母亲遗骨剁开的举动,却长期困扰着华老大。这么多年来,媳妇的遗骨被盗、女儿又突然罹患不治之症,都令华老大想起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后半夜,那次抡起斧头剁向母亲遗骨的无奈举动。

 

华老大的女儿还艰难地游走在生死的边缘,屋子里的亲友憔悴地守候着,期盼有奇迹能够出现,让这个可怜的姑娘起死回生。

 

华老大家门外的街上,却有几个人焦急异常,盼望着华老大的女儿快点死去,好购买了女尸回去完成冥婚。原来,这邻村一家死了男孩子的家庭,派了人来购买女尸的。邻村那家有个青年儿子,未婚就出车祸去世了。为儿子完成冥婚是老俩口最大的心愿,找个合适的女尸却成了一道难题。听说华老大的女儿快不行了,他们就赶了过来;还有一家子死了一个老光棍的,几个侄儿赶过来也想买女尸。但是,死了儿子的父母亲肯拿钱,出了18万的高价要买华老大女儿的尸身,而那几个侄儿只肯出5万块。不需要怎样艰难地抉择,华老大一家轻而易举就决定把女儿买给这个出钱多的人家。

 

华老大心想,出钱多,住的近,男人也年轻,就这家吧。

 

“18万!”这消息爆炸了一般迅速传遍了村野,“乖乖,现在村子里娶个媳妇才20来万啊,一个女骨殖就18万。怪不得最近老是丢女尸体呢!”

 

华老大的女儿终于撇下恋恋不舍的亲人,满怀幽怨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大家为女儿穿上了寿衣,一阵痛哭之后,看着买家抬着女儿的尸体,抬上农用三轮车,“突突突”地离开了村子,回婆家举办冥婚仪式了。

 

华老大和儿子跌坐在地板上,上气不接下气地嚎啕大哭。有什么法子呢?

 

日子缓慢地流淌着,华老大心头的悲愤慢慢地平缓了下来。

 

半年过后,本村又一家新坟被盗掘时,惊扰了村子里的狗,继而惊扰了人,大家提着手电筒、木棍呼喊着出来抓贼。三个盗贼吓得撂下车辆、工具就跑。派出所民警赶过来调查,根据遗弃在现场的车辆,顺藤摸瓜,轻而易举破获了这个困扰在村子里好几年的系列盗掘女尸、女骨案件。

 

首犯竟然是华新安的儿子。在公安局,他交代说,小时候曾听父亲华新安讲述过年轻时,盗掘华老大老娘骨殖的故事,那时候感觉非常恐怖、非常可怕。长大后没有什么好营生,看到周围村子配冥女骨殖婚价格很高,就萌生了盗掘女尸的想法,与邻村两个流氓一拍即合,这三年来盗掘了十多具女尸体,全部卖了出去。

 

华老大气得晕了过去。混账侄儿,你连你婶子的骨头也盗卖啊。

 

华新安也气得晕了过去。因为警察继续深查,竟然破获了去年一度甚嚣尘上的县城智障女失踪案件,罪犯也是儿子伙同两个流氓干的,为了配冥婚,他们竟然干起了杀人卖尸的勾当。

 

疯狂的冥婚陋习,真是迷信思想害了活人害死人啊!

 

责编:蒙蒙

 

 

本文首发于、版权归属有故事的人,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未经许可转载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阅读更多好故事,请关注有故事的人,ID:ifengstory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