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于 “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 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了……


来源:凤凰读书

"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以及中国网文,被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虽然这样的提法,有一定的"戏称",但不可否认,近年来中国网文井喷式发展。最近一

"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以及中国网文,被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虽然这样的提法,有一定的"戏称",但不可否认,近年来中国网文井喷式发展。最近一组数据显示:国内40家主要网络文学网站发表的作品已达1400余万种,并有日均超过1.5亿文字量的更新。支撑上述数字的写作者超过1300万,其中相对稳定的签约作者已近60万人。而阅读网络文学的人数据统计超过三亿五千三百万。
 
这样的庞大的数据,是传统文学千百年来未曾有过的现象。同时,网络文学周边产品,如影视、动漫、游戏等的孵化能力更是不容小觑,尤其是近年来霸屏的影视剧《甄嬛传》、《琅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最早都是以网络文学的形式出现的,并且赢得了一批忠实拥趸。
 
而在这样繁荣的背后,有关网络文学的人文价值的发掘、优秀作品的评价体系,以及文本研究、文艺批评的开展,对新人的培养、挖掘、引导等。与传统纯文学相比,都还处于相对初级阶段。
 
日前,一项旨在奖掖近年来涌现出来的成绩优异的年轻网络作家的"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在乌镇启动。该奖依托于中华文学基金会与桐乡市人民政府原有合作的"茅盾文学新人奖",联手阿里文学,第二届将增设"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
 
启动仪式前,我们就网络文学的相关问题,采访了相关负责人--中国作协原副主席、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中华文学基金会秘书长李小慧、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
 
 

陈崎嵘:互联网+,加得最成功的是文学

 
问:网络文学跟传统文化怎么对接?创造性发展,创新性转化,网络文学还有哪些作为?
 
陈崎嵘:对网络文学我有一个基本观点,网络文学不是横空出世、天外来客,它跟我们传统文化还是有很深的渊源,这一点如果不认识到我们就很难再去阐述第二个问题。
 
因为本身就有联系,它所表达的思想内涵、中华文化的标识,乃至这个作品当中的东方因素,实际上都是中国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的一种变化和创新。其表达方式、文本的结构、语言、悬念等都借鉴了中国原来书本、小说的创作技巧,所以这是一个前提。
 
网络文学的转化和创新还是做的比较好的,我觉得有几点。
 
第一,跟科技。现在互联网+,加的最好最成功的是文学,互联网+文学变成互联网文学,在所有的文化甚至经济和其他各方面将来最成功的,说明我们文学,是能够跟最先进的科技联合在一起的。
 
第二,互联网文学或者是网络文学为什么能够受到欢迎?因为它契合了当代人的精神需求,文化需求、审美标准,乃至欣赏的习惯。这个就是所谓创造性继承和创新性转化的一个表现,它的创造性创新表现在什么地方?就是思想内容的表达和文本结构方面比较符合当下人的需要。
 
第三,网络文学试图走出一条自己独特的发展新路。引领传统文化过渡到现代,引领我们文学走向未来,这方面做了一些探索,这些探索创新我觉得对传统文化来说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在什么地方呢?就说明传统文化的本质内涵、精神因子,对我们现实社会是有意义的。说明传统文化借助一定条件时候,它可以实现某种转化的。
 

陈崎嵘:对网络文学应该放长远之眼,包宽容之心

 
问:要符合当代人的审美趣味,最近热映的《悟空传》,类似这样的转化是不是我们期望的方向?类似《悟空传》这样的作品,对传统文化,对名著的解读是不是我们希望正确路子,是不是有一点对名著误读的感觉?
 
陈崎嵘:这不是你希望不希望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文化需求和习惯改变的时候,我们必须去适应它,而不是喜欢不喜欢,希望不希望的问题。
 
如果具体到《悟空传》,我们对这个作品还是有所保留的,我们不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来解构我们的经典名著,来表达中国人的这种精神需求和审美习惯。但是没有办法,那么多人喜欢,也可以说是一种无奈,我们只能保持适当的距离,比较友好地提醒他。
 
所以我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讲过,我们对网络文学应该放长远之眼,包宽容之心,是对症之策。你不要太多的去责备它或者是苛求它。因为这里面我刚才讲,前提是我们必须要看到这个作品不管怎么样偏,怎么样差,但是为很多人欢迎,不能不重视这个问题。
 
同时,允许作家和读者有一个逐步的认识过程,他自己会做调整,会校正。他会发现这一类作品不太符合我们社会主流价值的需要,或者说不太受到真正的高素质的读者网民的含有,他自己会做调整。
 

陈崎嵘:网络文学和纯文学创作者互相看不起

 
问:您觉得网络文学和纯文学之间的互动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加强?
 
陈崎嵘:这个需要加强的地方实在太多了,现在首要解决传统文学跟网络文学的相互理解和尊重问题,这是一个大问题。现在这些年做了很多工作,但是这中间的隔阂、隔膜、不理解,甚至反感,不信任,评价不高,互相看不起,这个情况还是存在的。
 
我们现在对传统作家来说,跟他们说你一定要正视网络文学存在,不管怎么反对,那么多人喜欢,三亿五千三百万的文学网民,还不加上西欧、北美、东南亚上亿人的欢迎,这是事实,传统作家能够做到这些吗?做不到。
 
传统作家现在比较好的作家,印数都是两三万册,两三万册跟我们几百万,几千万册,甚至上亿的点击怎么比,不得不承认,说明网络文学还是有它独特优势和生命所在,所以对传统作家来说,我们重点讲,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对传统之家来说要千方百计要上网,要适应这个网络时代,不是说作品那么好,那么好,不是说自己充满正能量,不是很有吸引力吗?为什么人家不欢迎你?对不对?你要学习适应互联网时代,像网络作家学习怎么样适应读者。这个不得不承认,不能说网络文学一塌糊涂,网络文学确实有自己的优势,所以跟传统作家来说要逐步上网,然后网上发挥影响力,发挥传统文学对读者的引导作用。
 
对网络作家来说,更多强调什么?强调要向传统文学、传统作家学习。不得不承认传统文学代表了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高地和审美最高标准,网络作品现在说没有哪一部作品能跟传统文学当中最高标准的作品看齐,与《白鹿原》、《长恨歌》、《蛙》这些作品还是没有办法比,应该承认有这个差距。
 
第二条,传统作家关注社会重大问题,关注时代发展进步,表达一种浓厚的人文精神,这是网络作家所欠缺的。
 
第三,传统作家那种谋篇布局,那种精炼优美的文字,那种精巧的结构、伏笔,前后造诣,人物性格描写刻划等等,这些网络作家还是很欠缺的。所以要老老实实地向传统作家学习。把人家本事学过来变成你自己的,结合网络优势就天下独大了,所以说我们得提倡这个东西。那么具体什么做法呢?比如说我们提倡网络作家跟传统作家结对交流,大家一对一帮助你,另外让网络作家参加传统作家的活动,比如说采风、作品研讨,让他们来熟悉了解传统作家,传统文学。
 
另外,当然我们也请一些传统作家,传统评论家来评论网络作家的作品,指出他们的不足,加以引导,这方面工作还是很多。
 

陈琦嵘:网络作家有的不太习惯于我们传统评论方式

 
问:现在传统文学有很多研讨会,网络文学方面可能比较少,您觉得现在网络文学批评、研究这一块哪些方面比较急需的?
 
陈琦嵘:我们也有,但是比较少。少的原因是什么?当然是整个主流的文学,对网络文学还是不够重视,这是不可否认。
 
第二个因素是什么,就是我们网络文学评论家太少,网络文学评论家太少这个会怎么开法,现在能够掰着指头数过来的大概就十多个人,而传统文学那个发展几千年,我们理论评题非常完善。现在全国文学评论家少说,至少几百人。
 
第三个,关于网络文学的评价体系问题没有建立起来,什么样的标准去评论评价我们的网络文学作品,好,好在什么地方?差,差在什么地方?说不清,说不准,这是一个问题。所以有时候网络文学作品研讨会很难开。
 
第四个,当然网络作家有的不太习惯于我们传统评论方式,喜欢有人点击,有人点赞,有人打赏,他认为就够了,我要你评论家,你说好就好,你说好不等于好,网上说好等于好,就是这样一种倾向,这方面需要我们加强引导。所以这个工作以后需要大量加强的。
 

李小惠:培养一个作家,不管是传统作家还是网络作家都是挺对

 
问:我着重问一下茅盾文学新人奖,从去年社会效应来看,在以后的参评范围,评选标准,评选程序方面有哪些调整,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
 
李小惠:茅盾文学奖和网络新人奖还是有一些区别的,一个传统的,一个网络文学的,在社会上读者也好,还是各个年龄层的人都是不一样的,当时设茅盾文学奖的时候也挺艰难的。
 
但是随着网络行业的发展,网络文学这些年也越来越活跃,其实我有一点封闭的人,根本没有接触。之前,我都想过在这个奖项里下设网络文学奖,但是我又参加了作协和中宣部的会,我发现尤其是今年中宣部特别给作家协会一个指令,一定要有实实在在的对网络文学的扶持和对网络文学的指导。
 
网络文学从官方来讲有限制,还是观望。对网络作家也不公平,虽然开了很多会,虽然在专业团体领域也有很多的方法想支持他们,但是他们都不能成为主流的或者是被中国作协政府的机构能认可的。但是这几年慢慢好像让我感觉中央也正支持作家协会这边,开始去用一种真正的投入和网络作家接触了。
 
我觉得应该有机会能够帮一帮这些参与网络作家培养和发展,为社会服务,文学毕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基础,也是一个基石,如果在这方面不下大力量,将来的文学领域就会分裂成很多派系。
 
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契机,如果把茅盾文学新人奖下面设一个网络文学新人组,我当时只是想到设一个组,这样来尝试性的做这个奖。
我们本身基金会就是做公益的,而且是做文化的公益活动,侧重于文学,我做了30几年了,所以我觉得培养一个作家,不管是传统作家还是网络作家都是挺对的。
 

周运:网络文学,终将成为传统文学的一部分

 
问:现在我们网络文学跟传统文学相比很多工作可能开展起来难度更大,阿里文学在这样一个节点上有这样的社会担当,我觉得周总能介绍一下这方面的评论体系。
 
周运:首先我们是一个组织者的角色,但是同时其实长期需要地形,陈主任担当,他组建这个评委会,首先保证了公正,同时过去关于评委给哪本书投票,包括对什么评语,后面都会通过一种格式方式对外公开,接受所有的监督。有一整套的模式,跟互联网做一些结合,来保证我们入选一定是这个行业里面最好的,最优质的作者。
 
问:刚才陈老师也说了,"茅盾文学·新人奖"就是德艺双馨,评的是人不是作品,但是人肯定是以作品为支撑的,然后关于内容方面您介绍一下。
 
周运:我在网络文学行业待的时间很长,网络文学现在声势能够这么大,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创作内容形式非常自如。不像原来传统文学,可能形成了一个固定条条框框。
 
这一点是网络文学特点,天马行空的、非常自由。这种模式,也就是"脑洞化",恰巧能够激发人的创作性,能够涌现出非常优质的作品。
 
所以在某些维度上,在网络文学发展还没有到成年期,就是一个成长期。在成长期的时候不适合去制定一大堆维度规范。
 
而且后续网络文学再在内容、形式上,还要有突破。有可能几年后新的网络文学形态,跟现在又不一样了。现在大家理解"网络文学",一般是要在连载中、每天更新字数比较多、字数比较长的。但是现在我们观察的趋势已经在恰巧发生变化,只是说浮在水面上看的没有这么清楚。
 
所以这些趋势,就不用一定要拿传统文学那套评价模式,直接套在网络文学上,确实不实用。我们确实在实践中观察,用更灵活的方法去评价网络文学的内容的特质。
 

周运:网络小说已出现新形式,也分传统和现代


问:刚才说网络文学现在还是一个成长期,如果到了真正的成年,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周运:将传统文学跟网络文学绝对对立起来,这是有问题的。金庸当初发表小说是在《明报》,上面的小说,要换成用网络化表达,就是网络小说。当时的金老爷子写的武侠小说,其实当时被很多评论家当成主流,骂的简直一文不值。那个时候人看来,那不叫传统文学了,现在看来武侠小说一样属于传统文学中的一种。
 
从长期看,现在大家看到各种乱象的网络小说,我可以下这个断文,我们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应该很快,还是会被大家归到传统中的一种,为什么?再往后还会推陈出新。
 
我们现在已经观察到一些非常新影的形式出来了。比如说二次元小说,很有意思,二次元小说你说是属于网文吗?我们现在有争议的。大家觉得二次元小说不应该属于网文,但是二次元小说现在又非常火,有一点像几年前的网络小说,现在就是那帮年纪特别小的小孩子,可能从上小学到初中,到高中。
 
二次元小说的特点就是脑洞大的不得了,而且人设非常有意思,但是这样的二次元小说不符合对网文的定义,一般几十万字就完结了,而很多网文基本要到百万字以上的。
 
除了二次元小说,后面还有更新的形式,比如说互动性比较强的小说形态,可能你们有观察过,跟读者有深度互动的创作过程,创作出来的小说甚至可能有些小说会根据读者的意见会有分支。
 
要按照现在传统维度定义,这已经不属于传统网络小说,现在又变成网络小说又分传统和现代。所以说我们从发展眼光看,这个没有疑问的,现在所谓的网络小说过几年以后,一定会变成所谓的传统文学中的一种了,又变成传统了,又有新的东西打破它。
 

[责任编辑:唐玲 PN039]

责任编辑:唐玲 PN03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